新天堂酒館 泥土的故事 西夏旅館 孿‧城 同班同學 柯基托斯 土地計畫首部曲 膽膽大音樂會
2014委託創作
2014 廣藝委託創作作品
Out of Heaven

某個懸隔在世界一隅的異度空間,兩個待在漫漫時間長河的禮儀師,遇到了三個傷痕滿佈的­亡靈,
他們調侃傾軋,他們嘻笑怒罵,在理想被徹底虛無和典當的社會, 他們不得不誠實逼視自身烏托邦的困境,在酒酣耳熱中,逐步面對了死亡的詼諧,與背後那­巨大空白的沉默。

演出時間.地點
2014/5/9(五)~5/11(日)19:30 台北松山文創園區 多功能展演廳
2014/5/10(六)~5/11(日) 14:30 台北松山文創園區 多功能展演廳

  • 劇情大綱
  • 活的終點站,走出寶藏巖 《天堂酒館》的迷宮!
    《新天堂酒館》在日常的嘲諷中,掀起死亡的幽默感!
               

    我還沒死?不可能!我死了!確定嗎?在哪裡?
    在醒來的地方。哪裡?我醒來了嗎?
    到底是哪裡?無所謂!然後我死了;然後我醒來。我在這裡,我還沒死,不可能,我死了,怎麼回事!我怎麼說話像鬼打牆!
    意外死亡?三具屍體躺在這裡。兩男一女連同身體和靈魂,一起醒在我們面前。 且聽送靈者K哥王子與永遠身上屍味雜陳的洗屍靈媒,怎麼喚醒亡靈的幽幽魂魄;又怎樣訴說東亞這條被淹覆的時間長河。

    他/她們追問:酗酒、過勞與自殺是意外死亡嗎?
    如果是,是怎樣的意外?追問。如果不是,又是怎樣的非意外?追問。
    那麼,他/她們又置身何處?喔!原來,竟是不知何處的何處。
    這該如何是好?一趟未知的旅程,在不同世代的撕扯間悄悄展開。

    差事劇團重新書寫《天堂酒館》的文本,掙脫文字迷宮,回返日常性的對話情境,鋪陳死亡的幽默,全都為了一齣稱作在烏托邦追尋中失喪方位的戲碼。
    圍繞在一個不知如何訴說理想,又或質疑理想主義已被自己或他者出賣的困境中,這裡是地獄、天堂、迷宮、牢房或者只是夏日會飄雪的虛擬世界?何處…?
    這是《天堂酒館》從寶藏巖聚落出走後,在松菸文化園區全新登場的《新天堂酒館》。

  • 創作團隊

  • 製作人:陳憶玲
    導演/藝術總監:鍾喬
    編  劇:鍾喬、高俊耀
    演員:(韓) 田成昊、高俊耀、朱正明、 彭子玲、 王識安
    舞台監督:王少君
    舞台/服裝設計:林欣伊
    燈光設計:黃申全
    音樂設計:鄭捷任、李慈湄
    影像設計:李靜怡
    文宣設計:黃頌華
    燈光執行:趙芳譽
    音樂執行:李慈湄
    舞台製作:許宗仁
    韓文翻譯:延光錫、馮筱芹
    劇照攝影:謝承佐
    演出紀錄:黃鴻儒
    執行製作/排練助理:鍾芸
    行政秘書:易倩如
    助 理 群:方姿懿、張家綾、薛詠仁

  • 導演/藝術總監 鍾喬



  • 導演的話

    寫在<新天堂酒館>的前面



    夜。稍稍又深了一些。出門去,在排練場門前那棵永遠不長芒果的芒果樹下…抽根菸。便又遇上那隻瘦瘦的,縮著像似有些驚恐身軀的野貓,黑白毛色,零亂地在牠軀體上描述著浪跡鬼域的不安!牠一雙眼,倒是銳利地瞧著我…久久不放。於是,讓我在瞬間便默唸起幾些詩行來。我是這麼熟悉地在心底朗讀著:

    他們問我到達天堂了嗎?我只能像骷髏般繼續舞蹈下去……

    我只能像骷髏般繼續舞蹈下去……他們於是跟過來,骷髏如我於是和他們的影子一起跳起了舞。 他們於是跟過來,骷髏如我於是和他們的影子一起跳起了舞,哀傷的,苦痛的,不幸的,憤懣的,一起唱起了一首歌。

    一首被這世界所遺忘的歌。
    在這光明與黑暗當中…
    一起跳起了骷髏一般的舞…唱著那首被這世界所遺忘的歌。
    這是夢,還是夢想……
    既是夢,也是夢想吧……

    這詩行出現在新排練的劇作:<新天堂酒館>中。演員的功課,是在滿佈廢棄酒箱的地下室裡,用身體演繹詩行。然而,身體的形式是有的;然而,身體與詩行的內在靈魂是脫落的!但,或許這樣,我便又從那浪跡而顯得不安的貓眼裡,彷彿深深地看見骷髏如何在衣香檳影的華麗大廳裡,孤獨地跳著無人聞問的舞;又如何在閃身的刈那,朝著華麗的人群們,無聲地吶喊著、抵抗著。那貓眼裡,我也深深凝視著一幅版畫,是前東德版畫家克羅維茲(1)的那幅<戰爭>:那麼顫抖著卻緊緊環扣的一雙雙手,女人、老嫗及孩子,因為,抵抗著包圍而來的迫害,驚恐的眼一致朝向這世界,像也跨過了時間的暗幽門廊,凝視著我們!

    劇場能干預現實什麼?布萊希特的名言:「戲劇,既便是現實主義的戲劇,與其去問美學,倒不如去問現實。」這話說得很到味,特別對於從民眾戲劇出發的劇場而言;然而,劇場外面的現實,顯然失焦於排除性的國族認同,並在面對階級與歷史認同,提不出有力的批判時…。干預,又回到一種黑暗中的抵抗。

    兩男一女,死后來到一處被遺棄的地下室,煙塵、巨網及不知何處仍不斷傳來的的人世喧囂。記憶的追尋,相關的是對跨國資本的抵抗;小而美的生態村,是當代消費革命的踐及屢及;網路虛擬是對生存意義的巨大嘲諷。她/他們追尋著烏托邦,然而,烏托邦回過頭來狠狠地賞了大伙兒一巴掌。誰能為他們打開這地下室的封禁之門?兩通靈的甘草小人物嗎?他們只能搭橋的。因為,他們為別人超度無數,卻只留給自己屍骨不存…!

    悲觀嗎?虛無嗎?或許都有,卻不是決定性的瞬間!那麼,決定性的瞬間什麼?追尋吧!直到死亡以後仍不懈的追尋。在這裡,劇場對現實做了提問;也在這裡,美學有了充份的立足點。


  • 影音介紹

  • 《新天堂酒館》宣傳短片

    《新天堂酒館》導演鍾喬與編劇高俊耀、鍾喬訪談篇
  • 差事劇團官網
  • 差事劇團紛絲頁
  • 精彩劇照


  • (資料來源:差事劇團官網、粉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