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6-19  最後更新

聚光燈下

曾仁義:她告訴我,要試圖成為別人的 reference

【藝術路上,曾經推我一把的女力】
曾仁義:她告訴我,要試圖成為別人的 reference

我在17歲的時候,就立志要當錄音室的吉他手,錄下我的吉他演奏、讓它成為作品,在離世之後留下自己存在的痕跡。後來我如願進了錄音室、參與了幾張專輯,其中還包含獲得金曲獎的。我覺得自己好像已經很了不起,卻在這個時候,製作人陳主惠給了我很大衝擊。 2012年錄製某張專輯時,她在錄音室裡把我罵到臭頭。那次的錄音很不順,我以為自己已經準備好了,可是進了錄音室卻一直彈不好,只能不停地說:「對不起,讓我再重來一次」.....

《媽媽歌星》

【Q表演】
初經來的感覺,妳永遠不會忘記 —— 夜深女子的咖啡time

一句話形容《媽媽歌星》? 「像是經血味道,甜腥又有點鐵鏽的感覺」,編劇魏于嘉說完,點燃眾人高亢的情緒。製作人藍浩之停止攪拌蘋果茶,直接反嗆「後面的人都不用說啦,這太猛了」,身旁導演陳侑汝 (Yulia)狂笑著,大概慶幸自己已答畢。話題跳到這部戲工作人員九成是女性,「那楊景翔呢?」不曉得誰又打趣男角,「叫他夾起來吧 !」 晚上10點多的咖啡店,微醺燈光下展開一場只有女生的聚會。別管店頭音樂......

王茂榛:她給的震撼教育,把我推向不按牌理出牌的路

【藝術路上,曾經推我一把的女力】
劉懿:她的支持,讓我挺過音樂路上的卡關

我會接觸音樂,一開始是為了圓媽媽的夢,年輕時的她,夢想著有一天能夠學鋼琴,但是無法如願,於是希望自己的小孩可以達成。 我從六歲開始學習音樂,起初還算喜歡;中間有一段時間比較無感,音樂對我而言更多的是練習樂器;真正愛上音樂是大學的時候,因為開始懂得如何透過音樂抒發自己,音樂成為了我的一部分。 雖然如此,在畢業之後也曾面臨過幾次嚴重的卡關。當你真的活在音樂裡,所到之處、所接觸的工作......

王茂榛:她給的震撼教育,把我推向不按牌理出牌的路

【藝術路上,曾經推我一把的女力】
王茂榛:她給的震撼教育,把我推向不按牌理出牌的路

我從小念音樂班,原本可以算是一帆風順,對自己有很多的期許,對未來充滿天馬行空的想像,直到我遇見了一位老師,她戳破了我的幻想,讓我頭一次認識到人生的現實。 我從來都不是一個按牌理出牌的人,但她期待學生按照規矩來,這使我們之間產生了衝突,後來還導致了她將我二一退學。她給我的震撼教育讓我體認到,並不是每個人都願意無條件地關照你、包容你的不同。 這個經歷讓我糾結了十年之久,她想要我按照正常的規矩走,但我......

「揮灑烈愛」的旋律,與妳的主題曲

【藝術路上,曾經推我一把的女力】
「揮灑烈愛」的旋律,張愛玲、芙烈達、草間彌生… 與妳的主題曲

舞蹈家羅曼菲、作家張愛玲、法國雕塑家卡蜜兒(Camille Claudel)、美國詩人艾蜜莉(Emily Dickinson)、日本藝術家草間彌生、墨西哥畫家芙烈達(Frida Kahlo),六位不同時代,不同領域的女性藝術家,六月將幻化成美麗的音符,在台北國家音樂廳「揮灑烈愛」。 這是音樂創作者米拉拉向六位女性致敬,也是自我療癒的音樂旅程。 米拉拉的創作跨及流行音樂、劇場、舞蹈、影視、廣告、紀錄片......

羅翡翠:長大是一件不容易的事,幸好有她陪我

【藝術路上,曾經推我一把的女力】
羅翡翠:長大是一件不容易的事,幸好有她陪我

我從小學四年級開始就讀音樂班,一路念到研究所,在台灣的音樂班體系待了17年之久。大學時期開始接觸到劇場創作,在跨領域的過程中,面臨了未知所帶來的自我懷疑,以及現實生活的種種壓力,這一路上,媽媽的陪伴對我來說是一股很重要的力量。 這些年我在台北生活,而媽媽在苗栗老家,即便見面的時間很少,但是偶爾的電話聯繫或回家吃頓飯,在那些很緊縮的時光裡,我們總是會聊聊在各自生活中,看見了什麼、聽到了什麼、無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