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藝交易會
藝術節主題策展
產業觀察 / 平台資料庫
演讀會計畫
人才駐地計畫

首頁 ﹥台灣表演藝術團隊經驗分享 ﹥ 「對對與錯錯」大陸演藝市場現況與兩岸工作前瞻
 
【表演藝術華文地區推廣平台】
「對對與錯錯」
 大陸演藝市場現況與兩岸工作攻略
 文/廣藝基金會副執行長  徐昭宇


大陸的政治社會制度、人們的思考邏輯和價值觀都與台灣不同,以台灣的思維去理解大陸演藝市場是不切實際的,甚至會導致演出的困難與風險。

大陸演藝市場生態的複雜有兩個根本原因,一是市場太大,地域差異性也大;二是演藝市場初興起,規範不足。

「第一個對是動詞,第一個錯也是動詞,對的事情就做,錯的事情就不要做。就是這麼簡單。」徐昭宇說。

在敘述大陸演藝市場運作的各個環節之前,必須先釐清「表演藝術」與「演藝」這兩個名詞的不同內涵,以及「市場」在兩岸的不同概念台灣所使用的「表演藝術」指的是絕大多數的表演團體的創作與演出,只有少數大型且在票房上頗有優勢的節目會被稱為偏商業化的作品,但台灣實際上並無表演藝術的市場規模。因此,不論偏不偏商業,這些作品都並無市場運作的現實甚至亦無市場產值。

大陸的「演藝」內涵要比「表演藝術」寬廣,因為涵攝更多樣的表演類型,如旅遊演出、都市的白領紓壓劇、粉絲戲劇等等這些在台灣還看不到且真正運作商業手法運作的「表演藝術」品類,「演藝市場」絶大部分指的就是這些純粹商業導向的作品。


大陸的「演藝市場」vs.台灣的「第二市場」
大陸與台灣類同的表演藝術作品也很豐富,但政府資源取得不易。演出成本又高的情況下,生存比在台灣更為困難,這類作品在大陸龐大的演藝市場裡只居於邊陲。也因為如此,大部分這樣不具備市場性的作品在運作上也很自然地具有市場思維,也以市場運作為唯一生存之道。

由此觀之,大陸的「市場思維」是極為普遍及明顯的。相對的,台灣並沒有「表演藝術市場」的現實,概念裡的「市場」是小規模、少場次,以收支平衡為目的的演出,與大陸商業化操作、企圖製造產值的「演藝市場」是有區別的。因此,就台灣表演藝術作品的運作現實而言,「第二市場」這個名稱應該是比較合適的。「第二市場」在大陸也具有相當的體量,各個地方的藝術節與展演季非常多,受邀或自辦巡演,雖然場次及規模有限,但運作得當,生存是有可能性的。

哲騰文化《你好,瘋子!》於2016兩岸小劇場藝術節打頭陣,創下完售佳績。你好,瘋子》的電影版2015年已經開拍,金士傑、劉亮佐也在卡司入列,2017年1月1日也即將在中國首映。

大陸演藝資源豐富,卻集中在政府手中

2012年完成轉企改制之後的院團仍占全大陸演藝產業的80%,政府的資源也有至少80%是支持這80%的國有院團,但餘下的20%資源和民間資本的投入,這個市場的量體仍然是驚人的。

以大陸的政治體制,資源很自然地成為內容導向的控制工具。2014年開始運作的國家文化藝術基金及2016年啟動的北京市文化藝術基金對整體市場生態產生重大影響:
1. 資源大量集中至已轉企改制但仍屬國有的院團,因為只有此類院團符合申報條件。
2. 院團創作人才不足,吸納大量民間人才,影響民間創作活力。
3. 被資助作品「自體繁殖」的結果是破壞了市場規律,票房萎縮,少見有創意的藝術作品。

在此同時,當然也不能忽視民間頑強的生命力,當下大陸不乏具國際觀與眼界的藝術家,只要注入適當的資源,發展出與世界同步甚至更具特質的藝術流派並非不可能。

2016兩岸小劇場壓軸,法國亞維儂藝術節演出戲碼《吾愛至斯》


善用自媒體,和審批機制打擦邊球

審批制度是大陸人人厭惡,但極可能恆久存在的機制。同時,它也不太可能由下至上改變,因為大陸整體的氛圍是群體壓制個人,個人意志是被放棄的。審批機制的影響除了制約了創作力之外,最可怕的是極度影響了演出規律。在沒有拿到演出許可之前,不准公開宣傳,自然也不可能售票。更可怕的是審批機制的不透明,包括評審機制、批覆時間、甚至修改重審等等,送審者處於完全被動的地位。

但是,天總是不會絕人之路的。尤其是在這人治的社會裡,不可能的事也是有可能的。

大陸網路的自媒體極度發達,且仍在不受管控的範圍內,是演出宣傳及售票最佳的第二管道。好處是可以實際試驗並驗証網路上日新月異的行銷手法,沒有售票系的售票提成,可以按原訂的宣傳行銷時程推進工作。比較起正式管道,第二管道簡直是天堂,但好景常不常,端看大陸對於網路的規範使上什麼力度,或是境外節目是不是比較容易被盯上。

審批的結果及因應之道有三種:正常通過,按正常程序演出;通過但逾時,以第二管道後加正式管道演出;不通過,取消演出或以內部觀摩名義不售票演出。


保利院線:中央廚房式節目分配,獨步全世界

「市場思維」影響了演出市場的所有環節,對演出者極端不利。

大陸的場館絕大多數都屬於公部門所有,但也絕大多數都自負盈虧,因此場租居高不下。場租高的原因除了成本之外,最重要的是場館經營管理的理念仍以市場為導向,外租是最省事最有利可圖的作法。

大陸的演藝市場有全世界獨一無二的劇院院線,其中最有效能的是保利劇院院線,成立至今13年,目前已擁有52家劇院,遍布大陸各地。保利院線以中央廚房式的節目分配方式獨步於全世界,加上優質的劇院管理系統,因此能夠真正做到院線節省談判及經濟成本的效益。

2013年保利劇院管理公司共組織演出超過4200餘場,接待觀眾超過500萬人次,2014年預計組織演出4800餘場,接待觀眾將超過600萬人。

但保利院線至今並未完全融入大陸演藝市場,原因有四
1. 節目選擇以名氣及價格為原則,國內作品能入選的不多;
2. 封閉式經營,與市場連結不深;
3. 劇院位置大多位於郊區,觀眾培養不易;
4. 以管理制度知名,但受市場思維制約,劇院個性受限。院線概念蔚然成風,但有實際效益的仍只有保利院線。

製作的現況是,在整個演藝產業鏈裡,只有演員和劇場技術人員能夠穩定地賺取應有的酬勞,編劇、導演、設計者的收入比較依賴資源的多寡。大陸市場資源龐大,製作費用也相對水漲船高,而且高低幅度很大,相對於台灣可能是以倍數計。


檯面下火熱的售票系統

票務的部分就表面上看,兩岸的售票系統就「售票」這個功能來說沒有兩樣,大陸的售票系統都不是單純的售票系統,都是演藝相關產業的集團,有的從售票起家發展出來,有的則是不同行業跨足票務。

大陸的票務複雜而無序。撇去國家大劇院這種殿堂級且有自己獨立售票系統的場館不說,一般演出市場上登記有案的合法售票系統至少有十個,不論是跟哪個售票系統簽下總代理,演出票券總會分銷在多個不同售票系統。總代理與分銷是演出票務檯面上的結構,節目經過審批拿到演出許可後,才可以光明正大地在售票系統上宣傳、售票,這種遊戲規則簡單易懂,容易操作。

但也因為審批制度的不透明,影響節目宣傳行銷的排期,很自然地就形成了多種檯面下的售票管道:
1. 文青聚集的豆瓣網,不需要演出許可,售票提成只要5%,比正式售票系統動輒15%以上要俠義多了,況且目標對象要更精準;
2. 專銷學生票的學生戲劇聯盟之類的組織,用便宜的價格包售學生票;
3. 微信上的自媒體,方興未艾,自媒體不但可以自己掌控全局,不需演出許可,沒有售票提成,微信功能的強大,使用方便,好處多多。黃牛則是大陸演出市場上的一景,黃牛的票券價格總是比票面價格要低,但也總是有利可圖。黃牛的存在必有道理,某些特殊情況,它也成為售票管道之一。


地大人廣,宣傳不易

問題的關鍵仍是地大人廣,宣傳行銷自然不容易。具體而言,有下列幾個困難:

1. 沒有統一的宣傳管道。以北京為例,沒有台北兩廳院的《藝文指南針》一樣的整合資訊,也沒有像兩廳院售票處可以放置各個演出宣傳品的地方,想要知道一週內有多少演出,什麼演出,可能得查。

2. 傳統媒體的式微。這可能是好事,因為記者領出席費的陋習有機會逐漸根除。但因大陸媒體都歸國有,媒體的形式只是在新舊之間轉換,公部門仍掌握絕對的媒體資源,對演出主辦方不利,這也是自媒體如此盛行的原因。雖然微信自媒體目前尚有些自由空間,但未來趨勢仍待觀察;

3. 新媒體的影響。微信是目前自媒體最主要的載體,方便好用,功能強大,而且使用者眾,商業模式層出不窮。只是目前仍在分食的階段,主流模式尚未成形,效益難掌握;

4. 宣傳行銷與票務綑綁。正式的售票網站除了售票之外,通常也包線上及線下的宣傳行銷活動,有效果,但收費高,低成本的節目無法負擔;

5. 有效的宣傳行銷當然是鋪天蓋地,一網打盡,但在大陸市場上實踐不易,只能調配資源,傳統媒體與新媒體並進,線上線下同行。效益問題,端看個案。

2016兩岸原創劇本讀劇計畫:《旁觀者》


兩岸表藝工作攻略

「表演藝術華文地區推廣平台」最重要的目的在於將台灣優質作品推至大陸演藝市場,但除了雲門舞集以崇高的國際聲譽在大陸演藝市場上待價而沽,表演工作坊深耕大陸,成為一方之主這兩種無法複製的模式之外,對於台灣中小型團隊,第三種模式仍然在摸索之中。

台灣作品的困境在於:
1. 成本競爭力不夠;
2. 創作偏自我表達且自由,總需修改才能接地氣且過審批;
3. 資源及人才緊缺,檔期問題嚴重;
4. 對大陸演藝市場的心態,目前的狀況是需要一起努力為台灣這個招牌打基礎,尚未到分食市場的階段。因此,以下是對於未來兩年階段性任務的期待。


對大陸演藝生態的了解必須再加強。不僅是表演藝術工作者,包括與兩岸表演藝術相關的政府單位,都應對大陸演藝生態有深度的了解。唯有了解,才能去除進軍大陸市場的心理及實務障礙,也才能擬定市場生存的有效策略。
具體作法:駐地藝術家計劃、實習工作計劃。


兩岸表演藝術工作者溝通再加強。最好的溝通方式就是一起工作,在磨合中取得因不同生長背景所產生歧見的同情與諒解。
具體作法:兩岸讀劇計劃(劇作家與對岸導演及演員合作)、合創合製計劃、開放兩岸小劇場藝術節作為兩岸藝術家及藝術行政工作者合作的平台。


兩岸表演藝術生態的交流再加強。雙方對於對岸生態的溝通與了解極為不足,影響實際操作層面甚鉅,應加強互訪的深度、力度與廣度。
具體作法:訂定主題,以小型參訪團的形式至大陸有台灣作品市場可能性的城市做主題深度考察,一年至少四次。同樣的,訂定主題,組大陸小型策展參訪團至台灣深度拜訪,增加合作可能性,每年至少兩次。


擴大台灣作品在大陸曝光範圍。表演藝術作品必須實地感受才能達到最大效益,台灣作品要在大陸市場占據一席之地極為困難,必須有耐心地分階段實踐。首先是必須有機會曝光,最有效的方式就是借力使力,先打入大陸的第二市場。
具體作法:與大陸現有的藝術節或展演季合作,殖入「台灣單元」,以此作為展示的平台,尋求未來市場的可能性。例如2016與上海話劇藝術中心的當代戲劇節及江蘇省原創小劇場戲劇雙年展兩個藝術節合作,以三戲三城的模式成功進行。2017年希望以同樣的模式擴展到不同地區不同城市。


交易會主題展示。大陸演藝交易會很普遍,水準參差不齊,且參加交易會的實際效益不大,但對於台灣表團或作品的確是曝光的一種管道,同時也是認識大陸同行最好的機會,對進入這個市場有絕對的幫助。
具體作法:選定中國演出行業協會年度交易會及道略演藝北京博覽會,精選節目,以台灣主題方式呈現;同時與道略演藝產業研究中心合作,在大陸不同城市以不同方式辦理台灣作品推介會。


「台灣表演藝術的未來出路在大陸」,這是現實,也是我們認定的實踐方向,但520之後,兩岸政治情勢每況愈下,連帶著影響民間交流的順暢。官方單位如果不能在意識型態及所謂的「平等、尊嚴」問題上智慧地處理,民間只能盡量減少大型活動,把資源及力量投入基礎工作,等待兩岸情勢的好轉。實事求是,在舉起南向大旗的同時,不應偏廢已有基礎的西進事實,雙向並行,對於台灣表演藝術的出路更有實效。





» 更多...台灣表演藝術團隊經驗分享
 



國家文化藝術基金會 廣藝基金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