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藝交易會
藝術節主題策展
產業觀察 / 平台資料庫
演讀會計畫
人才駐地計畫

    ----------------------------
首頁 ﹥產業研究報告 ﹥不靠國家補助,如何實現戲曲市場長盛不衰

不靠國家補助,如何實現戲曲市場長盛不衰

文/隗瑞艷
 
“我們守住自己的本事,對戲劇生態提出建設性意見,按照自然生態的理念去對待文化生態,真正把本事拿到手,戲值得看,誰都願意買單。”中國戲劇家協會主席濮存昕說。
今年是國際戲劇大師莎士比亞、湯顯祖逝世400週年,很多戲劇界人士以各自的方式紀念兩位戲劇大師。 3月30日,由中國戲劇家協會、保利文化集團股份有限公司、廣東省戲劇家協會、深圳市南山區委宣傳部(文體局)主辦的“時代·環境·語境·戲劇人”戲劇大講座系列活動在深圳保利劇院舉辦。與會人員圍繞如何構建良好的戲劇生態環境、積極發掘戲劇人才、廣開戲劇創作角度、堅守戲劇的品格等話題熱烈研討。



沉下心來,打磨好戲
在多元文化共生的時代背景下,戲曲文化容易在市場中被逐漸邊緣化、商業化。 “戲劇人要隨著時代、環境、語境的變化來選擇自己的生活方式、生產方式、生存方式,最重要的是絕不放棄——不放棄我們的戲劇理想、藝術追求、歷史使命、肩上責任。”戲劇評論家黎繼德說。

“為什麼很多觀眾喜歡看傳統戲、經典戲?因為沈下來的東西越看越有味道。”廣東省戲劇家協會主席倪惠英建議,吸引觀眾需要戲曲界沉下心來,去除浮躁,不斷打磨好戲,而不能排了一部戲後不再細磨就又趕快排新戲,只忙著爭取政府資金支持或只顧著爭獎項。

“戲曲要發展,必須在藝術、行業、觀眾三方面下功夫。”香港演藝學院戲曲學院院長毛俊輝觀察到,現在年輕人學習戲曲很強調學技術、技巧,卻忽略了戲曲背後文學、美學這些寶貴的東西。他認為,行業要有好的機制,才能把行業的各個環節銜接起來。戲劇人有責任創作好戲給觀眾看。

北京戲劇家協會副主席楊乾武認為,戲曲怎樣培養跟時代互動的能力、跟當下觀眾對話的能力是個難題,戲劇人要敢於直面問題,回到傳統智慧中,創作出中國當代藝術。這需要資源開放,調動和激發全社會的力量。



守住根源,鼓勵創新

“粵劇是人類口頭非物質文化遺產,但至今沒有一套完整的表演理論體系。這幾十年,為迎合市場、培養觀眾、院團生存,粵劇界同仁在努力創作,但很浮躁,好像不知道什麼才是我們的根。”倪惠英說,建立表演理論體系才能固化粵劇的根源。時代在變,觀眾在變,但無論怎麼變,守住根源,粵劇的特性就不會變,要在傳承中鼓勵不斷創新。
“為什麼崑​​曲到現在沒有一套完整的表演理論體系,因為它很多是靠感受、表情來傳情達意。”上海崑劇團演員沈昳麗認為,崑曲的第一屬性是文學性,之後才是拿來聽和看。
台北新劇團當家人辜懷群用“逆流而上”形容她的戲曲事業。 “新劇團一年演200場,到現在14年,針對觀光客演傳統的東西並不商業,但盡量按商業運營。”辜懷群說,中國傳統戲曲是每一個炎黃子孫的文化盛宴,值得拿出愚公移山的精神去做,逆流有逆流的刺激,讓人成長,並更加認識自己。

努力探索,回歸本體

“環境、時代、語境都是客觀的,戲劇人是主觀的,無論時代怎樣,戲劇人都要按照藝術規律辦事。”北京人藝一級編劇郭啟宏說。

上海話劇藝術中心導演雷國華說,10年來湧現出大量戲劇獨立製作人和製作團體,還出現了大批網絡戲劇。 “中國在進步,戲劇環境在變化,戲劇回歸本體是一個自然成熟的現象。觀眾文化審美層次的提高遠遠超出了我們的想像。”

“十幾年中,我的工作室沒有靠國家一分錢,做了幾十部戲,我覺得要堅定不移這樣幹。戲劇人不能放棄對這個時代的看法,我們需要一種正能量,否則這個舞台沒有必要搞戲。”雷國華說。

青年編劇、導演黃盈認為,儘管生活節奏在加快,但無論是國有院團、民營劇團,還是群眾自發組織的劇社,也無論是否做商業戲劇,都不要著急,要堅持戲劇本體,堅守內心的戲劇理想。




“20年前,我們想接世界知名劇團演出要先問東京,10年前是首爾,而現在是要先搭著北京、上海演出路線走。中國劇場的建設速度讓歐美國家驚嘆,但它們戲劇的普及化、觀眾的參與度和市場化,確實值得我們認真學習。國際化交流是一個勢不可擋的趨勢。”保利文化集團公司副總經理郭文鵬說,觀眾群怎麼培養,需要有推廣藝術的市場化營銷。保利劇院院線可發揮資源作用,參與戲劇創作,製作出好作品。 (本文來源:中國文化報)




國家文化藝術基金會 廣藝基金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