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bo 表演藝術論壇

 找回密碼
 會員註冊
查看: 2092|回復: 1

《戰馬》中文版 北京駐地觀摩總結報告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6-1-5 15:56:14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戰馬》中文版 北京駐地觀摩總結報告
文、圖/楊淑雯

《戰馬》:一個關於「友誼、愛與分享」的製作

不知道是誰在最初定調《戰馬》是個有關於「友誼、愛與分享」的製作。從2007年英國國話首演開始,這不僅是劇本的主旋律,也是英方整體製作的核心概念,甚至是中英雙方交流中英方的中心價值。

在英國巡演演員(含4組馬組演員)共34位;從最初設定,每一位演員都演多重角色,比如馬組演員不只是馬的操作者,也同時會是村民、英軍、德軍等。這不全只是費用上的考量,根據中文版的英方執行導演Alex的說法,這也是一個讓演員學習分享的一種設計,大家一起同心協力的完成一段歷史、一場演出!

除了演員角色分配之外,舞台上各設計也是彼此配合。舞台上顯眼如畫本撕下的紙片景,不但是景的作用同時也是投影幕。而為了塑造舞台「自然音」的音源,聲響設計緊臨著弧形投影幕後面,掛上四只音箱,讓觀眾聽覺感受一切都是從舞台而來。然而為了讓聲音不被布幕反射並能傳遞得清晰,投影幕後結構便增加了層吸音棉。而燈光設計也必需就這塊弧型投影幕的角度,或從上或從下,左切右切,艱難的完成效法自然的燈光設計。

從事技術劇場的人就明白,為了這樣的彼此配合,需要緊密的跨部門討論,與彼此為別的部門著想的同理心。景片的高度位置、質料、顏色、透音率都需要時時討論,這一切的一切,在在都顯示出,部門間共同圓滿同一台戲的決心。


戰馬中國團隊的技術總監王樸老師,他從戰馬項目開動以來,天天練畫馬。裝台期間天天最早到,最後走。北京首演之後,他在自己的微信留下這樣的畫與字句

戰馬留給我最珍貴的禮物是友誼與信任,
感謝所有英方團隊無私寬容的幫助!!!

圖:戰馬記憶

戰馬中文版是再製製作

《戰馬》中文版為英文巡演版的再製製作,所謂「再製」就是根據原始劇本、設計,如實再做一遍。不過演出中文版,比如實搬演的難度又再增一些,因為語言轉譯本身就是個大工程。文字的信雅達、台詞的流暢度、唱詞的轉韻,這些都是考驗翻譯者的大難關。就本次製作來說,劇本翻譯先從英文翻譯成中文,再從中文翻譯回英文,交給英文版編劇審查。開排之後,中英導演會根據排練狀態,討論劇本的調整;同時中英雙方協同音樂設計又會根據演唱的音律進行調整歌詞的討論。劇本、歌詞就在中、英雙方的劇本翻譯、導演、協同音樂設計之間,翻來倒去。這項偉大的翻譯工程始於2014年初,但直到試演前一週最後一首歌詞才真正拍板定案!

戰馬中文版所有的角色名稱為原文中文音譯,並未在地化。而所有的演員也都是中國人,除了馬偶演員之外,他們全說中文。馬偶演員說的是「馬語」:嘶鳴、噴氣、喘氣等;他們是跟著英國國話提供的馬聲音檔學習。應該是英國馬語吧~

戰馬是齣「有機製作」,
戰馬的英方協同音樂設計Matthew Gough如是說。

2007~2015年《戰馬》共歷經9個版本國話原始製作,英國駐場版,英國巡演版,美國林肯中心版,美國百老匯巡演版,北美巡演版,荷蘭巡演版,德國駐場版,澳洲巡演版;3種語言英語、德語、中文。

每一次的再製版本,(英國國家話劇院製作公司允許協同導演在不違反核心精神的前提下,協同導演與編劇可根據演出當地特色,調整場景次序、甚至角色特性來貼近當地觀眾。比如在英國的演出,英軍講英文,德軍講德文,法國人講法文。但到了美國,美國製作人覺得這樣的演出方式,美國觀眾會搞混,就全部以英文表達,僅以口音作區別。而目前版本改變最大的是德文版,劇名從《戰馬》改為《同志們》,因為這齣戲是第一次大辣辣的將一次世界大戰議題搬上德國舞台上演出,因而導演與編劇認為可以以另種德國人民角度來看第一次大戰。劇中除了原本的英格蘭曲調之外,還加入了更能激起德國民心的德國民謠(Ballade)。除此之外,劇中原本令人覺得該死的德軍軍官角色,轉為堅守為國家而戰的德國戰士,並加強他與另一位軍官惺惺相惜的戰地情誼。

本次的戰馬中文版,則部份場次做了前後順序的調動,讓整齣戲的節奏更為緊湊。英國技術總監與幾位協同設計一致覺得,經過這樣的場景更改,與倫敦駐場版相比,中文版的情節推進快速許多,他們比較愛這版的節奏。節奏改變、演員改變,也意味著原本的設定需要改變,因此戰馬巡演版的協同設計們或從裝台期間,或從技術彩排期間就配合著導演做必要的更改。比如因為是中文演出,因此歌曲的背景合唱混音便需要在中國對正式演員進行錄音。協同音樂設計Matthew Gough 對錄音音場有所要求,他不喜歡排練場的封閉音場,也不喜歡錄音間的純淨聲音,最後演出錄音是在舞台上錄製。他覺得舞台的環境空間與演出時的擴音空間一致會增加現場的說服力。


試演場的後期,原始設計也陸續到場進行最後的檢查與必要的內容修正。比如聲響設計Christopher Shutt到場之後,還花了兩天時間就某些音樂段落的內容做了比例上的調整,讓劇場聲響更層次分明。而最後一場試演便是此版本的技術凍結」之日,至此之後不得再做任何劇情、演出上的修改。

戰馬中文版的技術挑戰

英國國家話劇院(NT)從戰馬首演的大成功之後,第一輪演出結束,便將之後的演出交由英國國家話劇院製作公司(NTP)製作。NTP是以長期演出營運模式來思考並規劃戰馬的後續演出。中英雙方的合作戰略協議,戰馬中文版是一項可以長達五年的合作案。因此整體組織與器材規劃也是循這邏輯打造。

2013年底的中英洽談會議記錄可知,當時英方提出:中方可就戰馬的原始設計精神,提出可能的技術作法,與英方原始設計一同討論確認。不過因為種種因緣,直到2014年下半年,中方技術團隊才正式組成。並且時機巧合,戰馬中文版首演剛好在英國巡演版及澳洲巡演版結束之後;中方幾經衡量,便決定佈景、道具買自英國;服裝、道具則從澳洲購買。至於燈光與音響的器材則綜合了英國與美國巡演版的器材清單,在中國租借或採購。器材採買是容易的,但按著長期演出營運模式所需:好使用、好打包、好運送、省時、省人力搬運與拆裝……等條件來配線與組裝系統機櫃,就不是件容易的事。

在中國,大部份供應商覺得與其花錢訂製不知品質為何的線材,還不如買真材實料原料,自己加工。為了確保線材品質與節省費用,2015年戰馬招募的燈光技術人員,自加入就從做線接頭開始。而後期加入的英方燈光與音響技術人員也從交接工作內容轉為系統設計與監工,這中間雙方的心情轉折與磨合壓力,不在話下。回溯當時臉書的記錄:

7/26
跨國合作肯定是辛苦,因為是兩種不同思考邏輯的撞擊,更何況期待的是兩種制度的密切交融,又有死線在前。高要求的長期巡演器材規劃從簡單的規格機櫃安排,到多條電源線多種訊號線的線材、線材標示……半年多的規劃與準備,器材、線料持續追加中(有些是設計更改,有些是器材不到位必需替換),這些都是壓死駱駝的鋼樑。


《戰馬》製作單位為了保護器材,以及巡演的方便,所有的燈光、音響、服裝都有特製的機裝箱,按門分類。各部門線材也歸類分色編號。

圖:等待裝台的後台機裝箱:黑色是吊裝馬達,藍色的是燈光器材,綠色是音響
  
圖:燈光與音響機櫃的訊號線多如盤絲洞,但每條接頭都貼有編號,多而不亂。

戰馬的服裝質材都是貼近一戰時期,因此劇中英軍、德軍的毛呢衣服都是真材實料,但也厚重因此在英國便在每個服裝櫃上設計了小風扇,不但可循環服裝區的空氣也可加速吹乾服裝;另外每個服裝櫃內部都安裝LED燈,照亮櫃內的每個隔層,每的櫃子帶有輪子,輸送時,櫃門一關就可上路,極為方便。當然中國也就延用了這實用的方法。

圖:技術彩排中的後台服裝區,英方暱稱之為服裝村落wardrobe village。為了演員換裝不弄髒衣物,舞台組在服裝櫃中間加鋪了塑膠地板。截自warhorse FB。

戰馬中文版對中國國話的意義

在2015年7月中國舞台美術學會一篇訪問稿當中,中國國家話劇院院長周予援直言,中文版《戰馬》的意義,早已遠遠超出了中國國家話劇院與英國國家劇院兩個國家級劇院關於一部作品的合作。「我們希望通過一個劇碼,真正與英國國家劇院建立長期的合作關係;通過一個劇碼,全方位地吸收、借鑑、學習國外劇院先進的經驗、理念和技術,從而培養自己的團隊,鍛煉一支隊伍,以至影響劇院整體的創作,也為今後全面實行專案制做好準備。」

從戰馬中文版北京站開始到現在的上海站,從多方面都可看見中國國話從英國國話「全方位學習」的運作軌跡,舉幾個最明顯的例子:

1.    宣傳方式

文化與商業活動的結合。在過去的中國商業活動上,顯少見到藝文表演的置入性演出,此次在許多重要文化場合與商業活動場合,Joey的出現都為活動方與演出方彼此帶來極大的宣傳加乘效應。凱迪拉克是戰馬中文版的戰略夥伴,在11月的2015廣州車展,Joey便出現在車展現場,為凱迪拉克CT6站台:「雷霆戰駒」vs.「現代豪華座車」,藝術與科技面對面。

圖片來自「舞台劇戰馬」微信

2.    「英國國家劇院現場」(NT Live)的引進

世界各地劇院視網路直播為未來世代演出的推廣重點。中國國話對外合作中心主任,也是戰馬中文版的製作人李東先生在某次談話中就提及,中國國話演員裡眾多明星,好劇目也多,因此非常有潛力可以循此路徑錄製劇目。他希望透過引入「英國國家劇院現場」影片,先試試此類影片的市場水溫,並同步建立影片的通路管道。未來則計畫進一步讓相關拍攝人員到英國培訓。

3.    戲劇教育的推廣

英國國話對於戲劇教育非常重視,甚至設有專門的組別特別為演出撰寫「戲劇教育包」。從作者、導演、設計們,演員的話,到劇情背景介紹,再到針對不同年齡層學童設計的劇本改寫。另外還有給老師的教綱,面面俱到。對此,李東也組織了一個戲劇教育小組,他們研讀英國國話的「戰馬戲劇教育包」,到排練場觀賞戰馬的彩排,再進一步的規劃一系列的「戰馬藝術教育體驗課」,開始翻轉中國戲劇教育。

圖片來自「舞台劇戰馬」微信

4.    技術人員教育計畫

此次戰馬中文版與目前大陸引進其他國外演出製作最大的不同點在於,中國國話引進《戰馬》的主要重點是放在技術的引進與人才的培養。《戰馬》的全體演員及工作人員都是中國人,兩國國家話劇院也以此為目標簽訂兩年短期、五年中期標的時間表,逐漸培訓。短期內,藉由北京、上海演出,透過英國技術團隊詳盡的說明與示範,中方團隊在北京先接下所有的演出運營工作;移地上海場,則是檢驗拆、裝能力。未來則有安排相關人員到英國國話接受進一步訓練的計畫。

我看戰馬中文版

自從2005年參與中國電影百年《電影之歌》首演版,初次接觸中國技術劇場至今,深深覺得此刻的中國技術人員不論是技術上或是對演出概念都較當初有長足的進步。但兩個有著截然不同文化思想的國家,要藉由一齣戲交換一套行之有年的系統作法,絕對是個大挑戰!!!自9月北京首演以來,中國團隊經歷北京51場的演出,目前正在第二場地上海進行為期60場的演出;動盪的人事組織結構慢慢的落定,整體格局逐漸形成;而文化轉移的課題也逐漸浮出。

1.    技術轉移與工作核心的掌握

戰馬中文版非購買自英文版的製作,而是英國國話與中國國話的技術轉移合作。在專業領域裡,如果是技術水平對等的團隊,轉移只是主要核心概念的分享與轉接;但如果雙方實力差異太大,加上文化面的不同,這樣的轉移計畫無疑就需要往系統技術教育的方向來思考。

自2015年2月中英雙方開始對談,就發現彼此系統制度上的不同。「複製模仿」是中國國話所採用的思維作法;中方逐項寫下英方所有的職務並填上工作說明,逐一尋找適合的對應人選,希望透過英國團隊學習在英國行之有年的劇場製作系統。如果完全複製英方的系統,按部就班的學習他們的作法,進而掌握核心精神,問題就不大。然而中國國話在初步理解英方架構之後,幾相權衡,改採以中方組織運作方式為思考核心,英方職務為架構的對應作法。這樣的作法,非常務實,但也引發了中英雙方許多觀念與實際執行上的問題。最主要原因在於:英方劇場組織背後有著200年的歷史成因,組織的形成跟文化背景密不可分;中方只看到他們的組織作法,但卻沒確實掌握到主要核心成因。因此組織看似完整,每個職務都有人員,事情也都做了,但對工作的理解層度卻很淺薄。總的來說,是知道怎樣做事,但不知道事情為何這樣做。這樣的團隊,複製出來的經驗也就如手工藝時代的匠師,需要再多些時間,等到他們實際明白事情的本質與核心才能夠出師;不然就只能是依樣畫葫蘆的學徒。

2.   「應標準流程之間的平衡

在中國有句順口溜:計畫趕不上變化,變化比不上領導的一通電話!這反應了大陸瞬息萬變的大環境狀態。而在全世界做長銷性演出的《戰馬》聲名不墜的主因,靠的就是一套細密的標準流程:挑選場地有一定的條件,固定的器材,固定的裝台步驟,甚至演員輪替都有一定的規則。其中演員輪替又與服裝、化妝、音響部門環環相扣。因此在英國系統裡,照著步驟走,不用多想,各部門的環節是扣緊的,出錯的機率不高,也因此許多巡演的製作成本也是固定可以預知。這是行業化的根本基礎。

但在「應變」是「常規」的中國,標準流程」是變動的參考值,許多事務為了能靈活應變,便不得不更改。而更改標準流程」是否會鬆動機器的螺絲,造成機器的損傷?這在目前是個大哉問,因為一切經驗都還在積累當中。就目前所知現下帶傷演員,平均比例是高過其他地區巡演狀況來說,這是因為演員輪替方法更改所造成?還是演員本身的舊疾?還是除了演出之外的諸多「外務」造成?還是是綜合以上種種原因的加總?要明白獲得答案,就需要更精準的數據追蹤與專業能力來判斷了。不過,就目前來說,知道確實答案是否重要?這似乎是未來的議題。

「應變」與「不變」這兩者之間如何取得平衡,實在這需要大智慧來面對。


(編按:本文中所提「英國國話」、「英國國家話劇院」及「英國國家劇院」皆指英國National Theatre,為尊重作者之行文,予以維持原樣。)


國藝會X廣藝基金會
搭台展藝:表演藝術華文地區推廣平台
製作人才駐地計畫──楊淑雯
駐地實習單位:中國國家話劇院《戰馬》中文版團隊

發表於 2016-1-7 11:33:45 | 顯示全部樓層
[分享]《戰馬》中文版精彩照

圖片來自:  战马中文版官方网站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會員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小黑屋|廣藝基金會|Qbo 藝文頻道FB|廣藝 Qbo 表演藝術論壇  

GMT+8, 2018-9-20 06:44 , Processed in 0.188085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