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bo 表演藝術論壇

 找回密碼
 會員註冊
查看: 1090|回復: 0

[活動] 朱宗慶:沒道理看戲嚴肅得要命,好像自己是樂評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5-12-4 15:18:38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朱宗慶:沒道理看戲嚴肅得要命,好像自己是樂評
上海市演出行業協會看台灣表演藝術:很敢!

文/李佳真


「沒想到台灣竟有個科技企業,會在自己公司的心臟蓋了個劇場」
「不能再說什麼科技宅男了,他們是『科藝型男』」
「原來開發科技的思維,也可以開發藝術!」

這是12月1日那天,26位上海劇場經營先鋒踏進廣藝廳的驚嘆。他們是由上海市演出行業協會召集的「上海市劇場中高層管理幹部赴台培訓班」團員,包括上海文化廣場、上海城市劇院、上海東方秀小劇場、上海蘭心大戲院...等當地代表性劇場藝術團體,參與由廣藝基金會承辦,台灣知名劇場製作人吳季娟老師規劃的三日研習行程。除了廣藝廳,也參訪淡水雲門劇場、華山藝文園區、兩廳院等指標性空間。

「這裡有種熟悉,又不會太熟悉的感覺。」這張照片的下一刻,他們像鑽進北京胡同裡,把每個廣藝廳的收線架、貨物升降梯、舞台插座規格...每個角落細節都看到骨子裡。

空間解嚴—我們來拆圍牆吧!
如果說這趟行程有個共同觀察目的,他們最想看的是台灣劇場怎麼讓創意解放,輻射似的遍地開花。「從今年開始,上海開始針對功能和運行機制角度做小劇場。上海未來可能會產生和美國百老匯一樣每天有100多場的演出。儘管現在還不行,但是不遠的將來,小劇場也起來了,就完全有可能」上海市演出行業協會韋芝會長充滿信心地說。

台灣劇場經營的解放,朱宗慶老師是第一人。在這課程之前,可能連台灣民眾都不甚清楚國家兩廳院是怎麼從一個「衙門」變成「遊樂園」。早期的兩廳院由公務員管理,並非劇場專業人員,管理心態就是「民眾沒事不要來,看完趕快走。」看完戲若是過了公務員下班時間,劇場外全是暗的,觀眾要摸黑才能找得到路。那時真有人在兩廳迷宮院裡走失兩小時,最後受不了乾脆報警請警察救他出來。

朱宗慶所有朋友都勸退他「那是官衙門,什麼都不能做。」早期台灣的劇院經營,和大陸現狀有幾分相似,說到底還是彌漫一股官味:「沒有說可以的,就是不可以。」偏偏朱老師的人生哲學剛好相反「沒有說不可以的,就是可以。」從沒有一位藝術行政人像他這樣,激動了死水一潭的台灣劇院。從看戲不用唱國歌、拆圍牆、降低櫃台高度、到引進誠品等藝文生活商家,每一個當初引起政府陣陣騷動的的政策,最後都讓兩廳院成了人人都想走進去的地方。「誠品當初來設點非常擔心賠錢,是在門口一個人次一個人次按馬錶嚴格評估。這個點從開設到現在沒有賠過一次。」

就這樣,兩廳院從政府附屬的教育機關,變成行政法人機構。後續出現的台中歌劇院,也附屬在這行政法人下。「拆圍牆」不只是拆圍牆,更是拆了體制衙門,直接擁抱民眾。

朱宗慶老師在廣藝廳和上海團員分享國家兩廳院的解放過程。「當初朱宗慶被請去做主任,把兩廳院給嚇死了。」雲門舞集,創新事業部門劉怡汝經理,也是當年朱老師的「兩廳老戰友」說的。

咖啡店請開到午夜12點,觀眾看完戲要聊天
如果你最近將到兩廳院看戲聽音樂,可以做個實驗:看完戲,想在現場沉浸多久,都不會有工作人員來明示、暗示你該回家了。你以為晚上10點多兩廳院要關門,沒想到轉角還有個咖啡廳可以讓你混到午夜。這幾天的研習下來,兩岸劇場面臨的挑戰很相似:「我們共同的敵人,就是觀眾。」劇場,原本就是讓人在生活中碰到否則無法碰到的藝術。兩廳院一切的解放政策,歸因營運的核心價值「我們可以過這樣的生活...」

隨時,只要有空,都可以在兩廳院找到一齣好戲
或一場值得聆聽的音樂會

節目散場了,還不急著回家的人
不必趕著離開,可以就在迴廊露天咖啡座
和親朋好友一起品嘗咖啡,直到午夜...

原本兩廳院的周邊商店是有正常營業時間的,為了滿足觀眾的「看戲心理」,特別商情露天咖啡店在演出當晚必須營業到午夜,不趕客人。劇院經營者可以在這個空間聽到所有最真實的讚美與抱怨。這項政策讓原本「衙門管著兩間廟」的兩廳院,成為藝文愛好者的「粉絲集散地」,一年有45萬人次來看戲,藝文廣場更是有上千萬人走動。這樣的人潮,對後來蓬勃而生的小劇場營運不僅有啟示效果,更是目標觀眾觀察指標,甚至是直接來源。

一個劇場如果只有停車場功能,那就不要辦了
多數劇場營運初期,幾乎75%的節目都以邀請外部劇團節目為主。「如果沒有自有品牌節目,等於是一個停車場,誰要開進來都可以,那乾脆不要辦。」兩廳院開始提高自製節目比例至每年50%,開發民間不做,但藝術價值高,又廣為民眾喜愛的節目。如「夏日爵士音樂季」,受歡迎程度像「春天吶喊」一樣,是許多觀眾每到夏天就會期待的節目。

裡裡外外的改革,藝術真正回到了普羅大眾:「沒道理讓觀眾看戲嚴肅得要命,好像自己是樂評一樣。」朱老師說這句話時眉頭緊皺,非常嫌惡的樣子讓在場的團員們都笑了。研習中,看到了達康.Come的「白話式相聲」的搞笑演出片段,上海文化廣場的代表們印象十分深刻。「上海的觀眾口味很刁的,若是節目沒有推陳出新,劇場老是一個樣,那是很難生存下去的。」上海文化廣場的場地經營管理代表翁元博說「當你沒拼命地想到觀眾,觀眾就輕易地不要你了。」

三天的行程下來,團員最直接的衝擊是「台灣的表演藝術人才,比中國大陸多。」上海東方秀小劇場管理公司湯峻總經理非常誠懇地說出這句話。「台灣人才多,但沒有市場。中國大陸是市場潛力夠,但人才還不到位。」中國大陸經濟快速發展,人們對藝術活動的精神嚮往也增加。「現在中國大陸整體的品味很兩極,不是一種主流的安全牌節目,就是像小蘋果那樣的惡搞洗腦的次文化,還在一種青黃不接的狀態。」兩廳院的革命,是讓對岸朋友羨慕的:

天氣好的假日,如果不想待在家中
兩廳院的藝文廣場上
總有適合全家共賞的戶外表演活動

至於無法親自到場觀賞演出的人
大開電視或收音機,一樣可以看到或聽到
兩廳院精彩節目的實況轉播

於是,可以不必再羨慕別人有維也納歌劇院或林肯中心了
因為我們有兩廳院

                —朱宗慶 朱宗慶打擊樂團創辦人暨藝術總監


上海市演出行業協會會長韋芝,也是促成這次研習團的主要推手。從1988年開始就長期和台灣劇場圈落地交流,對台灣劇團的認識可能都比在地中生代要早。



下載QboApp,隨時瀏覽大師Insight: www.jay.bo/qbo/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會員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小黑屋|廣藝基金會|Qbo 藝文頻道FB|廣藝 Qbo 表演藝術論壇  

GMT+8, 2018-5-26 04:49 , Processed in 0.215783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