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bo 表演藝術論壇

 找回密碼
 會員註冊
查看: 967|回復: 0

【30劇場】用劇場和這個世界溝通 – 狂想劇場 廖俊凱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5-11-13 12:08:50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30劇場】用劇場和這個世界溝通 –狂想劇場 廖俊凱

20歲,我們充滿理想、義無反顧、一路向前、對於前途沒有懷疑;
30歲,我們經歷了一些、獲得了一些、成長了一些、但不確定也多了一些;
於是,我們開始回顧、開始整理、開始思考,下半場的劇本將會如何寫下去。

------------------------------------------------------------------------------------------------------------------------------------------------

文/CW      圖/取自狂想劇場 官網、FB

近年來備受矚目的幾位導演中,狂想劇場的廖俊凱氣質是最不一樣的,沒有刻板印象中藝術家的憂鬱,也不是那種古靈精怪的樣子,他帶給人一種木訥憨厚的感覺。如果「學院派」是一種類別,那他肯定就是光譜另一端的「苦功實作派」,沒有閃亮亮的外國鍍金學歷,廖俊凱反而比較像無數從中南部北上打拼的遊子,同樣經歷過技職學校、重考、自學與半工半讀,比較不同的是這一路上都有藝術陪伴著他。出生在以醬油和拳頭師聞名的雲林西螺,為了升學,加上對於畫畫有些天分,廖俊凱國中畢業後報考了重視術科的台北復興商工,再從廣告設計科之後又轉到了美工科,到目前為止仍看不出來他和表演藝術會有任何關係。


高中時期廖俊凱剛好碰到華山推動為文創特區的運動展開,他跟著跨界藝術家張鶴金(張忘)同時進行創作並擔任素人演員;不同於視覺藝術,廖俊凱發現表演是一種更直接與大眾溝通的方式,而且還具備了改變世界的能力。「一幅畫完成,你很難知道觀看者心中的想法;但表演是一種現場的溝通,透過觀眾的表情、眼神、態度,你馬上了解他們已經接收到你傳達的訊息。」這樣的特質,深深吸引不善言詞的他,之後的每個階段他都把自己和表演緊緊扣在一起。大學重考期間,他選擇補習班的標準,就是能否配合他參加劇團排練為準;2001年廖俊凱如願成為臺灣戲曲專科學校劇場藝術科第一屆學生,他知道自己並非表演底,所以認真地把握每一個機會,白天在木柵學校學習舞台設計與技術,晚上則趕赴淡水金枝演社團訓,學校豐富多元的課程加上劇團訓練的實作,兩年下來的南北奔波奠定他扎實的劇場功力。

專科二年級時,父親因意外驟逝,頓失經濟支柱的廖俊凱重考臺藝大戲劇系夜間部,開始半工半讀;為了生活他幾乎什麼工作都做,雖然辛苦,但這樣的經歷卻成為他日後創作的重要養分。一邊賺錢餬口,廖俊凱也開始積極進行自己的創作,不善對外表達的他一直很喜歡思索人與事物內在狀態,這樣的特質反而引發他在導演方面的成就,精確掌握劇本故事中要表達的意涵,成為廖俊凱的特質。2006年發表《夢的解析》就獲得劇樂部主辦之第七屆青年才俊藝術節導演等七獎項,畢業後與製作人曾瑞蘭,在沒有任何補助資源下獨立製作《哥本哈根》,他的才華開始受到注目;退伍後就將狂想劇場立案成立,但或許是上天要他增加更豐富的社會歷練,狂想成立前兩年一直沒有足夠資源進行創作,現實考量下,廖俊凱如同大學時繼續投入不同職場工作賺錢。

《夢的解析》,陳少維攝影

2011年似乎一切都水到渠成,狂想受到皇冠小劇場邀請,開始製作廖俊凱思索兩年的作品《賊變》,並幸運地邀請到影后陸弈靜擔任演出,這齣探討社會獨居老人問題的作品,符合了廖俊凱思索人心變化的特質,並從人心內在拓展到對整體社會變遷的投問,該作隔年即入圍第十屆台新藝術獎十大表演藝術節目,著重於社會人心的關懷成了狂想創作上的特色,廖俊凱豐富的社會歷練更增加了議題表現上的深度;後續的《逆旅》、《I'm the man》、《寄居》以及即將推出的新作《解》,都圍繞著現代人與現代社會變遷所出現種種問題的思索。另外,多元的藝術背景也讓廖俊凱喜愛不同的創作媒介,包含與編舞家周書毅聯合編導《北方意念》;以荒木經惟為靈感與攝影師合作的《台北日和》,以及讓四位表演者在北投老旅館聯合創作的《洗》,與融合傳統京劇的《夜奔》。

《賊變》李欣哲攝影

《洗》,李欣哲攝影

2015《解》,李欣哲攝影

成長的過程必然伴隨著痛苦,一路走來的浮浮沉沉雖成為廖俊凱現在的創作養分,但期間他不斷的經歷好幾次自我懷疑的過程;詢問他是否有想過要放棄,他直言常常都在想,但再詢問為何堅持到現在?他的回答就很有趣了。「其實,不是我們選擇要不要劇場,而是劇場選擇要不要我們。」當他在高中時發現表演藝術可以和大眾溝通時,他就選擇了劇場;當兵時看到那些軍官雖然坐領高薪卻活得不快樂時,他就更堅定了要選擇自己相信的事,但真正支持他走到現在的是,他感受到他的作品有人關注,他表達的議題依舊有人關心,所以他應該繼續留在這,如果有天這些作為都不再有人關注,那就是劇場不再選擇他的時候,他自然就會離開。

廖俊凱與曾瑞蘭受廣藝台灣藝術家北京駐地計畫邀請,於北京夜奔客棧

我們不能畏懼做夢。我們不能讓我們的腳步,被名為「效率」及「便利」的喪犬們追上。我們必須以堅定的腳步成為一個不斷前進的「非現實的夢想家」。人終有一天會死亡,消失。但是人性(humanity)會留下來。它將永久地被傳承下去。我們首先必須要相信這股力量。」這是村上春樹在加泰隆尼亞的得獎感言中的一段選文,也是當日訪談俊凱最後分享的結尾;這句話一直深深烙印他的心中,十幾年來他沒有忘記高中時發現「藝術可以和大眾溝通,可以改變世界」的那種感動。有人覺得藝文工作者常常都是在作夢,對廖俊凱來說「創作,就是醒著作夢」,而只要這些夢想仍舊可以保護一些信念、傳達一些想法、分享一份感動,他就會持續的創作,持續的用劇場和這個世界溝通。

狂想劇場官方網站:http://www.fantasytheatre.tw/ 

下載Qbo App,掌握各項表演藝術精選好文;下載連結:http://www.jay.bo/qbo/
----------------------------------------------------------------------------------------------------------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會員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小黑屋|廣藝基金會|Qbo 藝文頻道FB|廣藝 Qbo 表演藝術論壇  

GMT+8, 2018-5-27 03:55 , Processed in 0.103209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