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bo 表演藝術論壇

 找回密碼
 會員註冊
查看: 595|回復: 0

【盜火夫妻駐京日誌7】「身體」做為一種表達的重要收發器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5-7-30 10:52:10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2015北京南鑼鼓巷戲劇節「新生」單元
《下站》+《30》+《神聖戰爭或等著我吧》

時間:2015.07.11
地點:北京 蓬蒿劇場

文/謝東寧

對於一個初次體驗北京劇場生態的我來說,觀賞南鑼鼓巷戲劇節「新生」單元,很好奇本地對於「肢體劇」的熱衷。就一個戲劇節的節目類型分布來說,「新生」單元中跟肢體有關的戲,所佔的比例很高,這現象的「潛意義」似乎表示,「肢體」是(實驗、前沿、未來、新…)劇場發展的主流。

新生劇場創作者對於肢體探索的高昂興趣,也代表著不滿現有劇場注重語言、缺乏身體的一種反叛。語言和身體是兩種相當不同的表達,語言由思考(文字符號的認知)構成意義,屬於「大腦」的作業,身體主要是視覺與氛圍的感受性表達(當然還是有共同符號的辨別),屬於「心」的感覺性活動。在進入當代意義碎片化、多視窗重疊、表現類型混沌化的表演藝術,「身體」的確是一種表達之重要的發射與接收器。所以,很高興在此看到各種藝術家,利用肢體劇、舞蹈劇場、詩歌劇場、啞劇、行為藝術…等等,意圖突破劇場文字文本的拘束,探索可能的「後現代劇場」。

也在南鑼鼓巷戲劇節的同時,國家大劇院正熱鬧進行「第三屆北京國際芭蕾舞暨編舞比賽」,從官方微博發布的圖片看來,無論是「古典芭蕾舞組」還是「現代舞組」,強調身體「力與美」的意識,還是佔著身體表達的重要關鍵。我認為,這樣的身體美學觀,基本上還是用「腦」在思考身體,思考著人類身體的完美與超越。於是,我想表達的是,身體雖然是未來劇場的一個重要表達趨勢,但如何使用身體,及身體背後所透露出的訊息,應是創作者可以多思考的地方。

(第三屆北京國際芭蕾舞暨編舞比賽。圖片源自網路)

《下站》

非常抱歉記錯時間,只趕上了尾戲十分鐘,跟導演要了視頻,可惜旅館網速太慢一直卡,又只看了十餘分鐘。所以以下文字,不代表全劇觀後感想。

這戲由兩位女演員以肢體與念白,配合舞台複合裝置(影像、多個鬧鐘、懸吊的黑塑膠袋),來表達一個年輕創作者,對於自我、他人與環境的思考。題目很詩意――人生的《下站》,我很喜歡導演對於肢體、空間與物件的實驗,包括其演員身體的運用,整個劇組散發著誠摯與用心。導演程文明是一個相當可以期待的創作者,若能放大視野去觀看自我以外、美麗與醜惡混雜的現實世界,相信有更豐富的題材等著創作者去發揮。

(圖片源自@芸微博)

30

北京房價特高,都不知道這些辛苦的新生劇場人,在哪找地方排戲?相信進劇場裝台、採排的時間也肯定不多,戲劇環境是絕對影響戲劇作品的。不過年輕人創意多,有其靈活的應變方法,《30》這齣戲只用兩個演員,採戲中戲的方式,敘述他們趕排,明天就要上演的戲。特定的情境設定製造了緊張感,戲就要上演了,可是找來的演員亂出餿主意,東拼西湊著明天要演的戲,於是瘋狂的想法、誇張的演法製造了不斷的笑料。

不過這笑料,還是屬於劇場圈的梗,哈姆雷特或者馬克白的劇情,只有知道的人才能明白舞台上的經典KUSO。一齣演員演技、即興能力主導的戲,一個劇場性十足的小品,演員能量十足,但如果能引出某些背後的意義,就更加完美了。

《神聖戰爭或等著我吧》

童道明老師充滿二戰俄羅斯情懷的史詩劇,以合唱團(希臘歌隊)大規模編制,配合投影及現場音樂伴奏,表演者拿著劇本,或朗誦、或表演、或歌唱來完成整場演出。無論劇本、燈光、演員表演、演出的進行,都是一絲不苟的精準與流暢。全劇充滿二戰時期的俄羅斯,人民抗戰的豐富史料與故事,特別強調的,是藝術家加入戰場,並影響出來的文學與音樂之創作。神聖戰爭或等著我吧!或許「愛」,才是消弭人類戰爭的最大力量。

圖:謝東寧與中國著名戲評家、劇作家童道明@蓬蒿劇場
(本駐地計劃由廣藝基金會資助)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會員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小黑屋|廣藝基金會|Qbo 藝文頻道FB|廣藝 Qbo 表演藝術論壇  

GMT+8, 2018-4-25 20:14 , Processed in 0.169756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