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bo 表演藝術論壇

 找回密碼
 會員註冊
查看: 143|回復: 0

無聲的音樂家—— 揭密指揮藝術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9-2-11 16:23:17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Qbo小編 於 2019-2-11 16:33 編輯

無聲的音樂家—— 揭密指揮藝術



陳樹熙




揮舞木棒的那雙手

在音樂世界中,指揮是一個獨一無二的工作。想想看哪有一個行業只憑著揮舞一根木棒就能上任(當然也有人空著手);更不用說比起其他動輒以萬元計的樂器而言,這根木棒大概算是世上最便宜的樂器了。 指揮不同其他音樂奏唱者在於,他是唯一一個在演出時不出聲音的人,他的樂器是人,而不是真的樂器,他必須透過被他領導的音樂家才能實現他的音樂。而被他帶領的團體也先天就有高下之別,經過短期的合作,他或許可以使得一個三流樂團的演出結果,聽來與二流相近,或是使得二流的聽來近似一流,但是除非他重新招兵買馬,有資源網羅一流的演奏家,否則他總有一天會面臨樂團無法提升的瓶頸,若他的音樂才氣超過於當下的環境,他將有機會高升到更大、更好、更重要的樂團,讓他能夠進一步實現他的理想,倘若他已經看來不行了,那麼後起之秀將取而代之,畢竟「名將」不是天天有,古往今來打敗仗的平庸將領則比比皆是。 除了是一位音樂家之外,指揮家更是將軍、CEO、政客、商人與藝術家的綜合體;要成為偉大的指揮家,不但上述要素皆不可缺,此外他還必須具有獨特的個人魅力與明星氣質,這一切少一環便弱一分,若是少到只剩下政客的這環要素,那就有點可悲了;也不幸的很,不少指揮最後都淪為不入流的政客,將一己的利益置於音樂之上,不再是因為受到偉大音樂的感召挺而領導眾人,以求為俗世開啟天國之音;反正「假如我無法立足的話,那麼又怎麼會有天下呢」!





三階段任務 兩類型呈現


指揮的工作分為三階段:讀譜、排練、演出,每一個階段的工作內容與需求都不同:讀譜需要各方面的音樂能力與知識並用,除了讓指揮清楚各樂器聲部的演奏細節之外,更須對聲部平衡、色彩混合與變化、力度結構、樂曲的整體與內容意涵有更深入的體會,並且構思如何排練,如何以指揮動作帶動音樂,表達出他關於這首樂曲所感受的一切;排練是指揮唯一可以用語言溝通的時刻,他的語言溝通表達能力、尋找問題核心判斷狀況的反應速度、解釋問題的方式、音樂基本能力在此發揮作用,讓所有成員清楚的知道自己在某特定時刻的工作為何,應傳達出的聲音(音高、節奏、力度)、音色、氛圍為何(有道是魔鬼藏在細節裡),將複雜無比、需要幾十個人分工完成的樂曲,組織的井然有序,準備好端上桌。演出則只剩下指揮的動作與樂音存在,能不能以他的個人魅力以及如獲天啟的高昂心神狀態將樂團帶入至高無比的藝術神祕境界,或是促使觀眾興奮熱烈、興致昂揚,這就是指揮最終的神祕之處,也是激起潛藏在所有人類心中被領導、被啟發的慾望,使自己融入古往今來的洪流之中。


▲ 指揮家阿巴多(Claudio Abbado)


因此指揮大致可粗分為「訓練型」與「演出型」,能夠結合兩者當然是上上選,但是經常二者不可得兼,例如馬捷爾(Lorin Maazel)就是「訓練型」的指揮,演出與排練大同小異,但是他卻是少數練得動柏林愛樂的指揮之一(柏林愛樂的團長Helmut Stern親口跟我說的),不過演出時就是似乎少了點什麼,不夠扣人心弦。相反地,阿巴多(Claudio Abbado)就是「演出型」指揮,他的排練無聊無比,不過上場時人來瘋,演出效果十足。


說實在的,指揮技術與動作對樂團有相當大的影響,愈是音樂能力不行的樂團,會愈需要仰賴指揮明確的手勢,以便能夠統整合一,不過一流的樂團需要的並不是指揮提示拍子,而是需要指揮帶領音樂。隨著樂團基本音樂能力的變化,指揮的手勢與領導方式也必須調整,畢竟遇到能力愈高的部屬,領導的人就必須更有能力與智慧才行,何時該提示、何時該暗示、何時該明示、何時該鼓勵、何時該申斥,這些都會因為指揮面臨的團體其能力與文化而異,不過不變的鐵律是自治能力、自發性愈高樂團才是一切的根本,天天等待英明領導者的樂團,只是無法起身而行、推諉責任的空想者。




卡拉揚的維也納愛樂調教法


說了這麼多關於指揮與樂團的觀察點滴,最後我將以一個我在維也納親身經歷的小故事作為結尾,點出指揮處事的奧祕。卡拉揚(Herbert von Karajan)在一次與維也納愛樂音樂會的排練過程中,與波哥雷里西(Ivo Pogorelich)在排練柴科夫斯基的《降B小調第一號鋼琴協奏曲》時,因為兩人對樂曲速度的見解不同而取消此曲的演出,使得維也納愛樂做了一次有史以來最短的音樂會演出──全場只演出柴科夫斯基《羅密歐與茱麗葉》一曲而已。話說在排練此曲的過程的當中,近樂曲結束處,也就是在再現部結束音樂只剩下沈重的低音旋律之後,音樂進入嘆息般的間奏時,定音鼓手把拍子弄錯了,將短音符打在後半拍而不是正拍上,試了兩三次都合不在一起,指揮時經常是緊閉雙眼、彎腰向下的卡拉揚抬起身來張開雙眼說:「這怎麼回事?」接下去發生的事更是匪夷所思,樂團首席Gerhart Hetzel(1940-1992)突然開口說:「定音鼓錯了!拍子弄錯了!」卡拉揚轉頭對定音鼓手說:「知道了嗎!」然後又若無其事的繼續練習下去。


當時我大吃一驚,一首他已經只過上百次的樂曲,這麼明顯的錯誤,怎麼會指不出錯誤所在呢?難道卡拉揚是浪得虛名,大騙子一個嗎?多年後我了解到,他的做法其實高竿無比,真的是個一流的領導人才,他不可能不知道哪裡出錯,但是他故意將問題丟給樂團,問樂團有沒有人知道問題出在哪裡,假如樂團沒人知道,那才是真的匪夷所思,畢竟他們是維也納愛樂哪!首席的回答正確直接,顯示他的確不僅技藝超人,他對樂曲的掌握度也與指揮不相上下,是百分之一千稱職的首席,卡拉揚拿他的話去剁定音鼓手,更是暗指定音鼓手無知不稱職,連這個都不知道,一方面足足讓定音鼓手在團員面前丟個大臉,另一方面也捧了Hetzel一番,更強化了維也納愛樂本身的自律與自尊;小小一個舉動,處理人際關係的手段高竿無比,實在已達領導的最高境界。


指揮──實現完美之夢

上課時,蕭滋曾告誡我說:「完美只存在你的心中,但是外在條件未必能夠讓你有機會實現你的完美夢想。不過你還是要不斷的磨練,以免有一天你手中真的有個能夠具有實現這可能性的樂團時,卻因為你沒有準備好而無法達到它。」也就是這個夢想促使得許許多多的音樂家要成為指揮,但是最後會成為偉大的藝術家或不入流的政客,一切都只有等到結局降臨才可蓋棺論定,其間所經過的一切不過是人世的過程而已,世界是否真的將為之而震動或轉動,那就要另當別論了。


本文選自《MUZIK古典樂刊》No.35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會員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小黑屋|廣藝基金會|Qbo 藝文頻道FB|廣藝 Qbo 表演藝術論壇  

GMT+8, 2019-2-19 15:14 , Processed in 0.103133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