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bo 表演藝術論壇

 找回密碼
 會員註冊
2019藝思塾 劇場技術人才培訓班 開始接受報名
查看: 524|回復: 0

【假鳳虛凰之外】王靖惇 劇場創作中的性別軌跡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9-1-17 15:17:53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假鳳虛凰之外:性別倫理與戲劇藝術論壇】


王靖惇
劇場創作中的性別軌跡

講者/王靖惇(動見体劇團核心藝術家/臺中歌劇院駐館藝術家)
記錄編輯/洪瑞薇 圖/中山大學劇場藝術學系提供


劇場編導王靖惇的作品裡常見同志角色的身影,可一直以來,他並不覺得自己特別關注性別議題——在創作劇本的時候,他並不是很有意識的「要寫個同志作品」,而是自然而然地,把這樣的角色寫進了故事裡。當他回顧一路以來的創作,反而隱約看出當時的自己看待相關議題的態度,同時也發現,觀眾們在觀看這類作品時與時俱進的轉變。

編導王靖惇(照片出處:A.PARK不分類藝術品牌經紀部門|攝影:羅元成|造型:何明諺)

2009年的《魚》,描繪的是一對人生不斷反覆重來的小夫妻,他們試圖在每一次的重置當中調整關係、改寫結局。其中的一輪是丈夫有了外遇,且對象是個男性(這是「哲翔」與「台生」的第一次登場,這對男同志情侶在往後的近十年裡,反覆出現在王靖惇的作品中)。王靖惇讓兩男在頒獎典禮式的頌樂中,深情款款地當眾接吻,引發了現場觀眾的歡聲雷動。在當時,這仍然還是個驚喜。劇中以外遇的形式包裹同志樣貌,對映的是當時社會中,相關議題仍然難以檯面化的處境。

2011年的《屋簷下》,哲翔跟台生再度以同志情侶之姿現身。對媽媽隱瞞了同志身分的哲翔,在一個意外狀況下被出櫃,不料媽媽僅回以「我早就知道了」輕輕帶過。與之相對,當哲翔向媽媽吐露另一個心底積藏許久的祕密:失業的窘境,竟惹來媽媽驚天動地的嚎哭。「觀眾發現,原來失業問題比同志問題更重要,有口飯吃比我兒子是GAY更重要……」刻意營造這樣的對比,王靖惇希望讓同志的角色或現象,在戲劇裡可以成為一種很日常的事情。

《屋簷下》末了,母親接受了兒子的同性戀情,甚至幫助他們成婚。兩男再次上演接吻,仍有觀眾驚呼,不過相較於兩年前稍有減退,更多的是感動的眼淚。短短兩年間,社會上所累積的同志議題,似乎也更前進了一些。

2015年,多元成家討論正炙的時刻,王靖惇在《想像的孩子》裡,假想了一個多元成家已經合法化的時空。哲翔與台生一登場便是一對已婚「夫夫」,同樣來個接吻,可這回台下沒有任何聲音。王靖惇當下開心極了:「觀眾不再覺得,這是一件了不起的事情,我離讓同志現象和角色成為日常的目標,又跨進了一小步。」2017年,《想像的孩子》再製「新生版」,演後沒多久,同性婚姻釋憲案通過,王靖惇於劇中假想的時空,可望成真。

動見体2017《想像的孩子》新生版,攝影陳長志

從《魚》、《屋簷下》到《想像的孩子》,哲翔與台生之間從禁忌之戀、得到家人成全,到成為一對夫夫,「我覺得某個程度是社會上觀念的改變也不斷在推進我去做這樣的設計。」

2017年與戲曲中心合作的《狂起》,是他首次碰觸女同志議題,借用了《牡丹亭》中的角色與橋段,他讓杜麗娘夢到的不是書生柳夢梅,而是已經羽化成蝶的祝英台,且是一隻雌雄同體的蝴蝶。最初是希望祝英台能掙脫性別枷鎖,於是讓他以男裝現身,到後來,王靖惇的念頭再轉,是男是女好像已經完全不重要:性別應該是流動的,關於性別特質的種種標籤也應該是不存在的。

除了去標籤,他在處理性別題材時,也一貫不採悲情的訴求,而是談論問題及解決的可能。他將「去性別化」做為自己創作中的一個重要態度,「我覺得最重要的還是,我們可以先丟掉性別,去認識到性別底下,個人化的人格特質的差異。」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會員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小黑屋|廣藝基金會|Qbo 藝文頻道FB|廣藝 Qbo 表演藝術論壇  

GMT+8, 2019-7-24 13:04 , Processed in 0.127659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