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bo 表演藝術論壇

 找回密碼
 會員註冊
查看: 597|回復: 0

關於指揮的10 個大哉問:有請指揮家瓦格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9-1-8 15:28:14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關於指揮的10 個大哉問:有請指揮家瓦格

文/ 連士堯
指揮,在管弦樂團演出中,是愛樂者最重視的角色,但也可能是最容易被誤解的職業。「指揮不就是指拍子嗎?」「為何指揮要用指揮棒?」「指揮究竟在做什麼?」⋯⋯對於沒有樂團演奏經驗的人來說,關於「指揮」這件事,有太多太多的疑問,在本期受訪的各個指揮給予不同面向的回答前,《MUZIK》先邀請剛剛交棒臺北市立交響樂團首席指揮一職的指揮家吉博.瓦格(Gibert Varga),來為大家一一解惑!


Q.0 在正式發問前,瓦格大師想特別先強調一事⋯⋯


指揮方式千千百百種,每一個指揮面對問題的解答也有所不同。在這邊的回答只是我個人的觀點,提供給大家參考,千萬不能把它們當成唯一解!



Q.1 指揮就是在樂團前打拍子嗎?

當然不是。而且我可以說,「指揮動作」是指揮工作裡最簡單、最不重要的一部分!


指揮這份工作,最重要的是回歸樂譜,你要熟讀這些譜,了解作曲家想表達什麼,然後再轉化到帶領樂團。「為音樂服務」才是我們最重要的工作。觀眾在音樂廳裡看到我們在舞台上的動作,只是指揮這份工作當中「最基礎」、「最微小」的一部分。


我要再特別強調一次,「指揮動作」跟「指揮技巧」不能直接畫上等號。「指揮動作」只是簡單的技巧,任何人受訓幾個月都能掌握,但「指揮技巧」遠遠是在這些比劃之外的事,重點是「為音樂服務」。


Q.2 身為愛樂者,我要怎樣看得懂指揮給的拍點呢?

就像我一開始說的,指揮的方式千百種,即便我今天在這裡一個動作、一個動作分解示範了,也只是我的方式。只要換另一個指揮,就有可能有不同的方式。


對我而言,我偏好「有機的」指揮動作,比較柔軟、有彈性的,但當然,有些曲目本身個性十分強烈,譬如巴爾托克的《奇異的滿大人》序曲、或是穆索斯基的《展覽會之畫》最終樂段等,就不能用這樣的方式帶領樂團。就像剛剛說的,要「為音樂服務」,一切都是音樂優先,再去考量用怎樣的方式表現。


如果你真的沒有樂團演奏經驗,但又很想要知道到底如何分辨「指揮動作」在幹嘛的話,有一個法則應該是完全不變的:每小節或是分段的第一拍永遠是往下,而最後一拍永遠是往上收回來。只要掌握這點,中間不管拍子多麼複雜,應該都可以看懂指揮給的拍點在哪裡。


Q.3 為何有時會看到指揮完全收手、停下動作,但樂團還是可以繼續演奏呢?

永遠要記得一開始講的,「指揮動作」只是「指揮技巧」的其中一部分。而指揮棒的動作,也只是指揮動作的一部分。除了指揮棒,指揮也會運用左手、臉部表情、身體動作,甚至是眼神來表達自己的想法。而這樣的想法只要能順利傳達給樂團,即便他停下所有動作,樂團一樣可以依循他的意志,往下演奏。


但不論如何,要特別謹記的,是要維持這些表達方式的「一致性」,你不能第一天排練時用A方式表達某一小節的「突強」,結果第二天又用B方式表達同個地方,這樣只會讓樂團感到疑惑,不知道要如何跟隨你的指示。


當然,「一致性」不代表永遠不改變。像我已經從事指揮工作幾十年了,我現在的指揮方式,跟年輕時一定有很大的不同。因此這個「一致性」,至少要維持在一週內,跟同一個樂團排練及演出時,能找到兩邊都能溝通的平衡點就好了。


過去五年半以首席指揮身分成功帶領臺北市立交響樂團的指揮家吉博.瓦格。


Q.4 為何有些指揮會用指揮棒,有些又不用呢?

這點也是因人而異。如果用「教科書式」的說法,那麼你會得到「使用指揮棒的右手給予拍點,沒拿指揮棒的左手給予情感」的答案。但這也不是指揮棒唯一存在的目的,很多優秀指揮是不拿指揮棒的,但他們依然能同時表達出兩者。


以我而言,年輕時曾經也為了這個問題考量很久,最後我與另一位指揮朋友決定做一個實驗,就是我們輪流以「使用指揮棒」跟「不只用指揮棒」來指揮同個樂段給對方看,彼此討論接收到了什麼,最後決定還是使用指揮棒應該是比較適合我的指揮方式。


但就像先前說的,我們最重要的工作是「為音樂服務」,如果今天我碰到一個曲子,覺得不使用指揮棒時,比較能達到我與樂團的溝通時,那麼當然就不會用,像是巴伯《弦樂慢板》就可能是這樣的例子。


Q.5 為何指相同的曲目,有些指揮看起來很激動,有些則非常冷靜呢?

再強調一次,指揮是「為音樂服務」。如果今天這個指揮覺得此曲目要表達的是激動的情緒,那他自然會竭盡自己的力量,傳達出激動的感覺。此點也自然會從樂團反應出來。


因此,同樣的曲目,會有不同的表現方式,完全取決於指揮自身對於這份音樂的詮釋,只要指揮對自己是百分之百的誠實,那麼詮釋方式沒有所謂對錯,只有聽眾喜不喜歡、能否接受而已。最不應該的,是人云亦云,採用其他人的演出模式,那麼一切都會變得很人工,完全不誠實。


但是,這份「誠實」,得要在不違反作品背景的原則之下,才能成立。譬如你不能用演奏巴爾托克的方式,去演海頓交響曲,反之也不能用海頓的方式指揮巴爾托克,畢竟「為音樂服務」是我們最重要的目標。


Q.6 要如何分辨「好」指揮呢?

好的指揮一定要能夠「維持自我」,發現自己的想法, 而不是一味模仿別人。我不是其他人的複製體,我只能是我自己的最大值(I'm the maximum of myself)。


此點也很容易展現出來,樂團團員其實很容易區分:這人究竟是很具權威感、完全信服自己的觀點,還是他只是在模仿別人?如果站在指揮台上,被大家識出你毫無想法,純粹只是在複製別人的話,那麼團員就不會把你當一回事。


從指揮的角度,其實也很容易分辨出樂團是否認真對待你,他們或許會討厭你,但會完全尊重你。我想指揮是一個相當幸運的行業,大家付我們酬勞,是想讓我們在舞台上忠實呈現自我,全然做自己。


Q.7 如果不能只是模仿,指揮要怎麼學習呢?

在學習指揮的初期,模仿當然是必要的,如果你覺得能被自己的老師或是什麼樣的指揮詮釋說服,那當然可以先藉由模仿他們起頭,但最終一定要找到屬於你自己的方式。這跟孩子的成長很像,所有小孩小時候都一定都是從模仿父母開始學起,但慢慢地就會產生出自己的思考方式,發展出自我的人格。學習指揮也是一樣的道理。


我覺得現在有個比較可惜的現象,是很多表現很棒的器樂演奏家,開始從事指揮工作,這件事沒有不好,但他們往往沒有投入心力去經歷最起初的「指揮學習」,就想直接開始指揮,其實會造成無法與樂團溝通的問題。就像我說的,學習「指揮動作」真的不難,它不像學提琴或是小號,需要經年累月的練習,指揮動作的運用,大概幾個月就可以上手了。可是這些擁有非常高超音樂性的器樂演奏家,卻往往忽視這項技巧,導致他們站在指揮台上無法給出明確的指示,進而難以帶領樂團,此點真的相當可惜。



Q.8 最能影響指揮功力的要素是什麼?

以我的觀點,是「時間」。時間可以讓一個人成長,變成熟,同時也能增加人生經驗。剛剛說我們要「為音樂服務」,找出作曲家想說的話,其實就是在分享作曲家的人生經驗,如果你沒有嚐過失戀的痛苦、沒有失去至親的難過,或是沒有感受過新生命誕生的喜悅,你要怎麼去詮釋貝多芬、舒伯特、布拉姆斯⋯⋯這些作曲家用音樂傳達出的人生經驗呢?


在幾十年以前,其實職業指揮家多半都是年紀很大的人,他們在飽嘗了人生風霜後,才能擷取這些經驗,與音樂產生共鳴,並且透過樂團表達出來。現代則不同,常常看到許多年輕指揮已經在指揮台上了,可能只有18、20歲之類,其實真的很難知道他們真的能有這些人生經驗嗎?他們的人生才正要開始而已,到底要怎麼連結到這些作曲家的音樂中呢?


當然,也是有人會質疑,指揮家的人生經驗,真的就等同於作曲家的經驗嗎?我只能說,我們得要從樂譜中努力尋找,找出我們認為是作曲家經驗的地方。譬如我現在正在準備海頓的交響曲,我知道他在這首曲子裡呈現出痛苦,可是這痛苦是從第一小節就開始嗎?還是應該是從第八小節才開始?這就是要靠指揮家從樂譜當中擷取,與自我生命經驗連結,產生讓人信服的詮釋。


Q.9 作曲家、曲目與指揮詮釋之間的關係是什麼?

很多時候我會被問到, 作曲家在寫這首曲子的背景,是否有影響我的詮釋等等,基本上是沒有的,我認為作曲家想要表達的事情,通通都寫在他的樂譜裡了,我要做的是從樂譜中探尋這些蛛絲馬跡,呈現出作曲家的想法。拿柴科夫斯基的《悲愴》交響曲來說好了,很多人都說這首曲子因為寫在他去世之前,所以充滿了死亡的預感等,但難道可以說某個樂章的某個音就一定是代表死亡嗎?如果用這種方式,在邏輯上其實不通。我記得托斯卡尼尼也曾被問到類似的事情,他回答就是:「對我而言,這就是慢板。」當然,以樂迷欣賞的角度而言,透過這些背景故事,更認識作曲家,是沒有問題的。只能說以我個人身為指揮這個身分來說,通常我不會特別去探尋這些「創作故事」。


相對「創作故事」,我覺得「古樂研究」對我的影響比較大。大概50年前,古樂研究家開使用古樂器演奏時,其實我這個世代的音樂家多半是抱著嘲笑的心態看待,但慢慢地我開始去聽這些演出,他們與戰後巨匠的「全然浪漫觀點」完全不同,其實真的引發了大家去思考這樣「厚重」的古典、巴洛克時期音樂是對的嗎?也漸漸影響了音樂界的詮釋。當然,我覺得這也帶來一些壞處,像當今樂壇,似乎沒有現代管弦樂團會常演古典或巴洛克時期以前的音樂了,因為他們可能認為那是古樂團才能演的。


Q.10 您會如何形容指揮生活呢?

寂寞(lonely)。這不只是因為指揮家要四處客席、奔波而已,而是「指揮」這個職業,自然地會跟「樂團」產生一種「主從」關係,好像指揮是老闆、樂團是員工一樣,此點在獨奏家比較不會發生,因為獨奏家會跟樂團成員一起演奏,很快就打成一片。而且獨奏家通常只會待個兩三天,不像指揮家一待就是一、兩個禮拜,這也代表你不在家的時間更長了,大多時候是覺得有點孤單、寂寞的。


不過就像我講的,這是一個很幸運的職業,可以完整地做你自己,而且創造出許多美好的音樂。我很喜歡用一個比喻,今天你看一本描繪自然美景的書,心裡應該會去想像那條河是什麼樣子、那座山又是什麼樣子,或是那片花田是多麼漂亮⋯⋯如果今天你突然得到了魔法,可以把這些想像的美景,全部實現在眼前,是不是會深深受感動?其實指揮工作就像如此,「樂譜」就是我們的那本書,我們可以把我們閱讀樂譜時,腦中聽到的聲音,透過樂團實現在眼前─這真是一份棒透了的工作!


本文選自《MUZIK古典樂刊》No.138,欲見更多內容請見:2019.1、2月號 No.138【指揮】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會員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小黑屋|廣藝基金會|Qbo 藝文頻道FB|廣藝 Qbo 表演藝術論壇  

GMT+8, 2019-3-26 18:06 , Processed in 0.116836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