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bo 表演藝術論壇

 找回密碼
 會員註冊
查看: 203|回復: 0

溫度:黑膠之愛經年而得聞——彭明輝的音樂大餐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8-10-9 13:57:28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Qbo小編 於 2018-10-9 12:43 編輯

溫度:黑膠之愛經年而得聞——彭明輝的音樂大餐



MUZIK編輯部



「聽盤帶就像吃頂級的黑鮪魚生魚片,聽黑膠有如料理與品嚐乾煎黑鮪魚,聽 CD 則像是取食鮪魚罐頭。」——彭明輝對自己常用音樂載體的評述。

朋友,還是老的好

走進政大歷史系教授彭明輝家中,首先映入眼簾的,是一張鋪著灰色短毛氈的大桌,這習字作畫者的標準配備,點明他與筆墨紙硯的相近相親。待行至桌旁,方得見桌前正對著座位的,才是他更老的朋友:黑膠唱盤兩部,它們與其它聽音樂的裝備,包括拔地而起的一對揚聲器、前級與後級擴大器、CD 唱機、最新入手的老傢伙 TELEFUNKEN M15 盤帶機等一字排開,也映照著他自青春年少以至天命開外的數十寒暑。

回顧自己與黑膠唱片的初識,彭明輝憶起了幼年在花蓮家鄉的農村生活,那時的花蓮自然原始,彭家連電都沒有,讀小學高年級時,他們的日常生活才迎來「電」,隨之從收音機開始,邁入以電發聲的時代:「我家的第一部黑膠唱機還是有櫃門的,母親平日就用它聽聽戲曲唱片。」彭明輝也在國中時期與同學一起進城看電影的機會裡,買下生平第一張黑膠唱片:電影《我的太陽》原聲帶,從此開始了與黑膠為伍的生涯。

提起這段日子,他不忘感謝自己的領路人:先有國、高中美術老師、後成為雕塑大師的廖清雲及名教育家吳英長,邀學生到家裡聆聽古典音樂唱片;後有高中音樂老師、名音樂家郭子究,一邊以專業方法訓練學生視唱、認識節奏與旋律,一邊在音樂教室中準備了一套音響,作為輔助教學之用,加上彭明輝從小學開始吹長號,高中又學習過笛子與洞蕭等管樂器的習樂經驗,由是開啟了接觸古典音樂唱片的大門。

但當彭明輝一九八三年服完兵役歸來,音樂載體也吹起新調,才問世一年的 CD 強勢襲捲市場,促使他從一九八六、八七年間投入 CD 的懷抱,並於此間開始擁有自己的音響系統,這段與 CD 相好的日子長達十年左右,從碩士班一路持續到博士班畢業,「那時相信流行的謊言,認為 CD 不會磨損、沒有雜音,比黑膠好用又方便」。未料實際上 CD 紀錄的信號不但無法常存,還在第一個十年就拉他落入聽覺的深淵:「有一天,我發現自己聽不到『音樂』了,CD 唱機一如往常的唱著、擴大器開著、喇叭響著,但沒有音樂!」就這樣納悶了一兩個月,幸賴友人大方出借自己手上的 Technics 唱盤,雖是一般的家用器材,卻讓彭明輝因重溫黑膠而拾回了「音樂」。


**百言,不如一聽**

對於生在 CD 面世之後、把玩著卡帶長大,從未與黑膠共同生活的筆者而言,這種載體的最大意義,似乎就在於可以聽到歷史錄音了。

身為愛樂人的彭明輝深諳此道,直奔主題,拿出筆者以往從未聽過的克萊斯勒(Kritz Kreisler)小提琴錄音開道,雖然是一九二、三〇年代的單聲道老錄音,在他的系統上聽起來,卻頗現那一代大師演奏的風韻,而且比筆者習慣的、在 CD 上能夠聽到的那個時代的錄音要有氣勢得多。接著他挑選了自己從未在其它載體上找到、難得的伊莉莎白.舒曼(Elizabeth Schumann)聲樂錄音,同樣讓人驚嘆,完全超過了筆者對黑膠與單聲道老錄音的想像!

而這樣的感受,並不僅限於一九五〇年代以前,接著彭明輝又選出了吉利爾斯的兩首貝多芬鋼琴奏鳴曲,這是一九八〇年代數位錄音的產物。筆者一向對於數位錄音不抱好感,可是今日用「類比」的黑膠聽「數位」的錄音,卻沒有以往熟悉的那分高音不透、低音瘖啞的生分。滿頭問號的筆者隨著主人走近黑膠架前,再請出兩套巴洛克音樂:一是蘭道芙斯卡(Wanda Landowska)用大鍵琴演奏的巴赫《平均律》:用大鍵琴而非鋼琴彈奏《平均律》、沒有音量大小的變化,是鍵盤音樂家的一大考驗,可是這張黑膠唱出的大鍵琴聲,卻有一股生氣,讓蘭道芙斯卡指下本就不俗的琴音更加鮮活起來。再是古樂前輩名家李希特(Karl Richter)的《彌賽亞》,與筆者手上他的 CD 版《馬太受難曲》相比,李希特指揮倫敦愛樂的音樂與人聲,都不及他帶領慕尼黑親兵的表現,然而這套唱片展現出的包覆感與立體深度,卻都非筆者印象中、手頭上的任何《彌賽亞》可以比擬,讓人不得不將好奇集中到了「黑膠唱片與唱盤」的身上!



眼前所見的系統,一部為一九七〇年代英製 Garrard 401 唱盤,裝載於深坑精密加工廠開模製造的銅製底座,搭配 Morc DR-6 及 Triplanar no. 4 兩支唱臂;另一部是臺灣合笙的 TS-6500CU 唱盤,搭配一長一短的 Ikeda 唱頭快拆式唱臂,分別滿足立體聲與單聲道唱片的需求:「用立體聲唱頭讀單聲道片會有零震,好似把竹子唱成了松樹,要使用單聲道唱頭,才能唱出有光輝、有皮有節的真竹子。」兩部唱盤的四支唱臂分別裝上 von den Hull 的草蜢(grasshopper 4)與黑美人(blackbeauty)唱頭,加上多年來諸多「壞朋友、前輩」的教學相長,包括帶他進入 Garrard 唱盤的陳正雄;教他 Ikeda、von den Hull、Decca 諸家唱頭學問的蔡政達與許國隆;豐富他音樂與音響內容知識的張繼高、戴洪軒等,塑造出今日彭明輝出色的獨門搭配與調校,而這也正是他樂於黑膠之所在:可調式唱臂與唱頭,有超距、水平循軌角、針壓、抗滑、垂直循軌角(VTA)五大控制項目,前兩者按不同產品的標準數據調整,後三者則端賴使用者的巧手慧心,圍出一個「好聽」的三角型範圍,因此同樣的唱片、一致的裝備,卻能人各有音、變化無窮,也是聽 CD 或盤帶無法兼有的趣味。




現在的他,盤帶、黑膠、CD 都聽,但與當年不同的是,他已然瞭解 CD 削去中間音,只剩旋律沒有細節的扁平化缺點,也知道盤帶好音源的得之不易。一路行來,如今彭明輝依然堅定地說:「如果音樂對於你的生活很重要,那麼黑膠就是聽好音樂的基本門檻,總不能都求方便,天天吃鮪魚罐頭。」除了聲音本身的深度與立體感,黑膠容許他做出「自己想要的音色」的可塑性、保存耐久,加上從一九二〇年代使用至今累積的錄音多樣性,都是它無可取代、仍然吸引著愛樂人的獨家特色。

經過一個下午的黑膠教學,原本對這門學問一無所知的筆者,也走到了這座寶山的入口,只是猶疑著不知如何踏出第一步,也不知道要有多少「物質實力」,才能負擔這趟新的探險。此時彭明輝提醒道,當年幫助他再聽黑膠的,也只是一部很普通的 Technics,真想聽的話,只管入手一片黑膠,自然就得開始啦!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會員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小黑屋|廣藝基金會|Qbo 藝文頻道FB|廣藝 Qbo 表演藝術論壇  

GMT+8, 2018-10-19 12:28 , Processed in 0.087364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