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bo 表演藝術論壇

 找回密碼
 會員註冊
查看: 251|回復: 0

美國現存最老樂團 喜慶雙百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8-9-3 16:40:03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Qbo小編 於 2018-9-3 16:40 編輯


美國現存最老樂團 喜慶雙百


文/MUZIK AIR編輯部



美國波士頓的Handel and Haydn Society(一般簡稱 H&H),是繼1789年的海軍樂隊之後,最早在美國成立的私營樂團,也是美國現存歷史最悠久的、仍在持續演出的樂團。以往作為一個成熟的清唱劇演出團體,他們曾經是威爾第安魂曲、巴赫馬太受難曲在美國的首演者。除了資格老,從1986年以來,這個擁有管弦樂團與合唱團的團體也是美國最優秀的古樂團之一。

H&H的前身來自一場慶祝1812年(拿破崙)戰爭結束的和平慶典,當時一群音樂家演出了《創世紀》與《彌賽亞》樂段,引起報紙上一片好評以及「想要聽到更多歐洲音樂」的呼聲,於是44位歌唱家與演奏家在1815年4月13日成立了H&H,今年正是這個團體滿兩百歲的大壽之時。

H&H成立後的第一場處女秀是1815年的耶誕節目,當時100位男女歌者與男、女高音及13位樂手演出了《創世紀》的第一慕與韓德爾合唱作品選集。那時他們排練的機會不多,所以三年之後的1818年12月才終於能夠演出全本《創世紀》與《彌賽亞》,這也是兩劇在美國的完整初演。在這種狀況下,除了帶給音樂人一些啟發之外,其音樂表現的水準可想而知,當時的聽眾和樂評都不看好他們的表現,債臺高築的H&H在1820年決定開始印行宗教歌曲集,像是Lowell Mason編纂的《波士頓H&H的教堂音樂集》,由此掀起美國基督教音樂由William Billings等作曲家原本的「民歌風格」,轉向韓德爾、莫札特、海頓音樂「歐洲風格」的浪潮。

Lowell Mason於1833年創立波士頓音樂學院、將音樂教育引入公立學校,在南北戰爭前已逐漸打造出當地的愛樂氛圍,但H&H並未在第一時間跟上這股潮流,他們仍將重點放在《創世紀》、《彌賽亞》,加上Sigismund Neukomm的《大衛》、韓德爾的《參孫》、孟德爾頌的《以利亞》與《聖保羅》、羅西尼的《摩西出埃及》等,單憑這些曲目根本無法與已成氣候的交響樂、室內樂和歐洲來的樂手們爭鋒。1852年波士頓大音樂廳落成時,門前立著的可不是韓德爾的雕像,而是貝多芬。

直到一批歐洲德裔年輕移民到來,這種頹勢才被扭轉,這群樂手1848年的演出風靡美國東岸,他們後來在波士頓落腳,並參加了H&H 1852年的韓德爾《Judas Maccabaeus》及1853年貝多芬第九號交響曲在當地的首演。大提琴家、指揮Carl Zerrahn於1854年執掌H&H,其領導長達40多年。其時該團漸漸走出宗教色彩濃厚的傳統框架,並開始與波士頓交響樂團合作,也把觸角伸向本土新英格蘭地區的作曲家如Horatio Parker、John Knowles、Paine and Amy Beach的作品,儘管如此,這些作為卻沒有為H&H的表演帶來更多人氣。

1965年,波士頓環球報(Boston Globe)樂評Michael Steinberg對該團《彌賽亞》的評論中,針砭H&H使用厚重、不符作曲時代的樂團與合唱團進行表演,成了這個老團150歲生涯中的重要轉捩點。這次巨大的失敗促使他們「改頭換面」,在1967年聘請有「巴洛克音樂英雄」之名的Thomas Dunn出任指揮,Dunn以較為輕簡的職業合唱團改變了H&H的風貌,其曲目上自蒙台威爾第,下至史特拉汶斯基,甚而還有Conrad Susa、Dominick Argento、Daniel Pinkham等當代作曲家的作品。1980年代之後,波士頓成了巴洛克音樂實驗的溫床,Boston Camerata、Banchetto Musicale (現為 Boston Baroque) 、Boston Early Music Festival等團體引領風潮,此時連不願使用古樂器取代現代樂器的Dunn都被認為「過於保守」。H&H則於1986年「跟上流行」,聘任英國知名古樂學者Christopher Hogwood坐鎮,並在1989年換上了古樂器。Hogwood一方面為該團重新發掘了久遠之前的器樂曲,另一方面也搬演韓德爾、莫札特、普賽爾、葛路克等人較為古老的歌劇。

H&H的現任藝術總監是2009年上任的英國合唱指揮Harry Christophers。他們每年的預算約為5百萬美元,雖然財源主要依靠捐助,但財務狀況安穩,在迎來兩百歲前,他們甚至還得到了一些盈餘,所得贊助也增加到760萬美元。

不過在這種穩定的背後,其兩百年樂季的安排則又一次顯得保守:曲目幾乎不出巴赫、韓德爾、海頓、莫札特、貝多芬的圈圈,對這個在1815年成立之初就以兼顧古(Handel)新(Haydn),還在1823年委託貝多芬創作的樂團來說,現況不啻過為侷限,畢竟用古樂器演奏不表示放棄當代作品,更不用拋開H&H團史上諸多其它像是Amy Beach的大彌撒曲那樣的經典。不過改變也有可能「從基層開始」,五月中就有七位團員參加了在美國最老的黑人教堂(波士頓的African Meeting House)的節目,演出Bobby McFerrin、Sydney Guillaume的當代音樂,這除了比《創世紀》要「現代」很多,也為這個跨過雙百的樂團與在地居民的連結提示了一種新的可能。


Harry Christophers解說韓德爾《參孫》終樂段詠嘆調



文章來源: The New York Times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會員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小黑屋|廣藝基金會|Qbo 藝文頻道FB|廣藝 Qbo 表演藝術論壇  

GMT+8, 2018-11-16 13:47 , Processed in 0.091064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