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bo 表演藝術論壇

 找回密碼
 會員註冊
2018新北市原創音樂劇節 (9/7 - 9/23)
查看: 491|回復: 0

【假鳳虛凰之外】一個關於謝雪紅的創作起點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8-7-2 17:21:31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Qbo小編 於 2018-7-12 13:46 編輯

【假鳳虛凰之外:性別倫理與戲劇藝術論壇】

詹傑:
一個關於謝雪紅的創作起點

講者/詹傑(舞台劇暨影像編劇)
記錄編輯/洪瑞薇 
中山大學劇場藝術學系於2017年11月17日舉辦「假鳳虛凰之外:性別倫理與戲劇藝術論壇」,在主持人許仁豪的邀集之下,多位劇場學者與創作者齊聚對話,分享他們的學術研究或藝術創作與性別的關係。會中之內容節要,即日起將於「Qbo藝文頻道」陸續刊載。


「這個戲如果沒有做出來,我大概已經在做別的事情了。」

這說的是《逆旅》,詹傑在北藝大戲劇所的畢業劇本,因為拿到台灣文學獎劇本金典獎、被創作社做成了戲,他的編劇路才有了開展的可能。

《逆旅》以謝雪紅為軸,串起三代女性對自我生命的追探。詹傑坦言自己並不是一個很政治的人,會發現謝雪紅這樣的人物,起初是因為指導老師提議,要不要寫點關於台灣的故事。他接受了建議、四處打撈材料,而後在公共電視的《台灣百年人物誌》這套紀錄片中,驚見了這號奇女子。

《逆旅》劇照。創作社提供,陳又維攝影

「右派也罵她,左派也罵她,大家都很討厭她,因為她沒讀書、脾氣又暴躁,對人也不好。看完覺得說,太棒了,怎麼有這麼討人厭的人!很吸引我。」

男性主場中的一個獨特存在

翻開台灣歷史,政治從來都是男性的主場,而謝雪紅是一個很獨特的存在。

謝雪紅原名謝氏阿女,早年在一場街頭遊行中,見到一張俄國「十月革命」的照片,抗爭者的鮮血染紅了雪地,令她深受震撼,決定以「雪紅」做為自己的新名。

她在1901年出生在一個貧困的家庭,12歲時父母雙亡,被賣到台中當童養媳,飽受虐待,一度企圖自殺。後來離家出走,結識了霧峰林家的親戚張樹敏,成為其妾。隨著這位大戶人家之子前往日本、中國期間,見識到農民與學生抗爭,喚醒了她的政治意識與對知識的渴望,一步步地走向革命的道路。

一個人爬上日本領事館的旗竿,把國旗扯下來撕毀;跳到餐館桌上怒斥全場的客人,國家危難之際竟還在此享用高級料理;她激烈的舉動,吸引了當時還很微弱的共產黨的注意,竭力吸收栽培,安排她進入上海大學、再保薦至莫斯科留學,接受思想與軍事訓練。

那之後,她回到上海參與台灣共產黨的籌組,再返回台灣繼續其革命志業,不僅一次次遭逢外來的重大打擊,在以男性為主的組織內,也不斷面臨許多的質疑。1931年的台共大逮捕中,她堅不認罪而被判刑多年;二二八事件期間,當仕紳們還在思考如何進行談判時,她率先起身領導武裝抗爭;後半生逃亡香港、中國,在文化大革命期間挺過多次嚴酷的批鬥,最後在1970年病逝於醫院的過道上。

與觀眾連結的編劇策略

在這樣劇烈起伏的人生中,究竟是什麼推著她一直往前走?這是謝雪紅的故事最觸動詹傑的部分。

紀錄片中的一段訪談,也讓詹傑深有所感。即使是這樣居處革命前鋒的女子,當人們談及對她的記憶,仍然是以「那查某足水,體格足好」(那女人很美,身材很好)為重點,很難擺脫她作為女性的刻板認知。

做為編劇,詹傑希望自己的作品是與觀眾有所連結的,因此他沒有選擇直接編作一齣謝雪紅的生平大戲,而是交叉描繪三個不同世代的女性,揭露她們各自迎臨的生命課題:謝雪紅面對的是做為各方面弱勢(女性、貧民、文盲、被殖民者)的不同層次的革命;深受謝雪紅吸引、甘冒風險為她作傳的曹海安,是個富有學養、但卻更加地受困於家庭,被媽媽與妻子角色禁錮的女性;最年輕一代的Vivi,投射的則是詹傑對自己同輩人的觀察,性別之外,對於身分認同有著更普遍性的焦慮。三代女性迥異的生命課題中,其實有著共同的指向是:我是誰?我要去哪裡?我要怎麼成為我自己?

詹傑對謝雪紅充滿感激,不僅是因為劇作生涯因她而得以延續,同時他也藉由這個創作,第一次把目光投回台灣,開始看見創作與自身土地連結的可能。在編劇路走了十年以後的現在,他仍然希望自己的作品不只是述說一個故事而已,而是一個拋向觀眾的提問:「當你走出劇場的時候,帶著我的問題走,回到家去問問你自己。」

性別倫理與戲劇藝術論壇,講者詹傑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會員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小黑屋|廣藝基金會|Qbo 藝文頻道FB|廣藝 Qbo 表演藝術論壇  

GMT+8, 2018-9-22 16:54 , Processed in 0.133612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