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bo 表演藝術論壇

 找回密碼
 會員註冊
查看: 175|回復: 0

真正的女性英雄,是勇敢做自己。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8-6-19 17:22:00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Qbo小編 於 2018-6-19 17:21 編輯

真正的女性英雄,是勇敢做自己。
從米拉拉談音樂的性別議題

文/楊忠衡

不久前有個轟動全球的新聞。一架從紐約飛往達拉斯的美國西南航空公司客機,途中引擎爆破,在機長沈著駕駛下,飛機安全降落在費城。後來人們發現這位被稱為「鋼鐵意志」的機長,竟然是位女性~譚美.周.舒茲(Tammie Jo Shults)。不久更多資料曝光,人們發現Shults原來是美國最早駕駛F-18艦上戰鬥機的女飛官,她因此一夕爆紅,早年事蹟都被當成傳奇。


如果這位機長是位男性,事情會這麼轟動嗎?(男性飛官轉任民航駕駛很多,並非新聞)女性因性別受到矚目,該欣喜還是不以為然呢?

在一片褒揚Shults的文章當中,有篇文章拿老布希總統夫人(主張傳統女性價值)做對比。作者認為,人們對於「女人能做男人的事」普遍讚揚,把它當成女權伸張的表現。就人權來說確實如此,但就人的價值來說,未免是種偏頗。比如,擔任一個戰鬥機駕駛員,真的比做一個好母親更「偉大」嗎?

這個問題丟出來,相信會引起無止境的辯論。我只是想藉此點出兩性價值觀的不同。

很多人說,男性和女性的差異,大到有如「外星人」。我很同意這個說法。過往由於種種歷史因素,人類社會的外表成果,大都由男性建構。政治、軍事、文學、藝術…無不如此。人們經常提到,古典音樂裡的首要作曲家,完全是男性天下。原因是女性才華不足?還是人們對「偉大」的認定,向來就是偏頗?

回到最頭先的問題,如果一個戰鬥機駕駛員被視為比一位母親優秀,那麼,不管女性如何努力,都無法得到優勢。因為,這個標準是男性制定的。同樣,如果貝多芬音樂是偉大音樂的標準,那麼感性訴求的、不注重結構的、有時完全不遵循(男性)邏輯的音樂,永遠搬不上檯面。除非,人們接受用這地球的另一套價值觀來審視。

也許在那另一部份人眼中,貝多芬充滿浮面的衝動,布拉姆斯的音樂就是無聊的堆積木,整個俄羅斯音樂都是酒後躁動…。她們心目中的音樂應該是…(我不知道,我不是女性)。

是的,由於生理結構,戰鬥機飛行員永遠比較適合男性。這只是一種客觀狀態,不代表男性比較了不起。女性能開戰鬥機當然很棒,但這不必是普遍女性都該追求的目標。實際上,現代科技大幅降低男性體能優勢,許多領域兩性關係正在翻轉,我們愈來愈能接受,所有事物都存在多元立場和價值。

女性作曲家要偉大,不見得要跟隨男性作曲家那一套,不必做音樂界二等公民。她們要大膽建構一種不同的觀念和體系。就歷史階段來說,這是很大一塊未開發的處女地。甚至,音樂史可以開啟新篇章。

「廣藝」從2013年開始,就推出第一場女性作曲家音樂會《愛是蜜糖吐司》,今年(2018)也將推出兩場女性作曲家音樂會。其中米拉拉的《揮灑烈愛》更以六位女性:「羅曼菲、張愛玲、卡蜜兒、艾蜜莉、芙烈達、草間彌生」為題材,譜寫成六大篇章,從形式到內涵對女性做完整的探索。米拉拉創作這些作品期間,也經歷嚴酷的健康考驗,使她對女性生命加添深刻的內視與感知,這是非親身經歷無法具備的。



她的音樂,我避免用既有古典樂評人的角度去評析,理由如上。基本上,確實和我過往習慣的作品很不相同,不儘手法不同,我認為也要有不同的感知角度(就像不能用古典的耳朵去聽爵士一樣)。我認為一種新格式正在形成,觸動現代,也攪動了未來。

無論如何,我相信未來是多重標準和體系並存的時代,各有起伏發展,但不會對立排斥,而是彼此欣賞和相互影響,也肯定造就更豐富而精彩的未來文化。

不管是女性還是男性,歡迎大家放下傳統感官觀念,來聆聽一種全新的語言、訊息與視野。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會員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小黑屋|廣藝基金會|Qbo 藝文頻道FB|廣藝 Qbo 表演藝術論壇  

GMT+8, 2018-7-19 17:51 , Processed in 0.097118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