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bo 表演藝術論壇

 找回密碼
 會員註冊
查看: 283|回復: 0

「令每日不枉過」--郭昱辰導演專訪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8-4-25 17:09:43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Qbo小編 於 2018-4-25 17:08 編輯

「令每日不枉過」--郭昱辰導演專訪

民眾新聞網 /高安妮

郭昱辰導演,今年2月份畢業於臺灣藝術大學應用媒體藝術研究所,有著陽光男孩般的開朗性格,隨身攜帶的筆記本裡,滿滿都是自己的手繪畫作及許多具啟發性的勵志名言,渾身充滿藝術家的氣息,是個十足的文藝青年。
作品《雲消霧散》因為運鏡到位、意象鮮明,得到2017由金馬影展協辦、 LEXUS.tw主辦的 「第三屆 LEXUS新銳影展」最佳導演獎的肯定,除獲得獎金外,還取得進入金馬電影學院的門票,擁有與國際大導演學習的機會。

郭昱辰 導演

爸爸的相機 開啟了影像創作的路程

郭導從小就愛畫畫,有著豐富的想像力,常對這世界有許多好奇的提問,小時候就唸美術班,素描、水彩、國畫、水墨畫…都難不倒他,除了繪畫外也很喜歡做些手作設計。

國中時會接觸到影像,是從拿著爸爸的相機隨便拍、隨便錄而開始的,直到高中時有個交通安全的短片比賽,就抱著好玩的心態參加,沒想到結果居然得到第一名,於是就漸漸有了興趣。

「我不想被框架限制住只能做影像這件事,所以大學時唸了材質創作與設計系,這是個比較綜合、能讓我接觸到更多媒材的創作學系,我覺得任何創作都是可以達到你真正想要找的東西,沒有限定要用什麼形式,就像賈樟柯-《賈想》書裡說的,未來影片世代會成功的人,並不是本科系或拍電影的人,反而是非本科出身的人,因為他們有更多沒被學術知識侷限住的想像力。」

悲劇往往令人更刻骨銘心

任何作品都是有了體會、有了想訴說的故事後,才會開始去創作,「《如夢是夢》是我個人對愛情價值觀的闡述,我們都希望愛情能停留在最美好的時侯。」昱辰導演說。

「我以前拍的片子不外乎都是關於愛情、友情…,因為那些都是很貼近、影響我自己的,未來想嘗試去體驗別人的故事,這是我現在正在進行的努力。大部份我會用愛情來包裝想說的故事,整個劇情會走向比較悲情的氛圍,因為我覺得悲劇較會令人刻骨銘心,喜劇大家看完笑一笑就忘了,但悲劇帶來的震撼會永遠留在心中。」

郭導的每部作品都會有個”符號”去貫穿整個劇,例如《如夢是夢》裡的玫瑰花、《雲消霧散》的蝴蝶、以及最早的第一部片是用青蘋果來代表青澀的愛情…,這是他獨特的創作手法。

最欣賞的導演-中島哲也

「我最愛的導演是中島哲也!拍廣告出身的他,敘事手法相當俐落、不拖泥帶水,《告白》、《下妻物語》、《令人討厭的松子的一生》…都是他的代表作。中島哲也的畫面很豐富、強捍,總是用歡樂的語調闡述著很悲戚的故事,就是這樣的強烈反差,讓電影更添悲傷意味。我很喜歡《令人討厭的松子的一生》,看完這部片,不自覺地讓自己陷入劇情裡久久不能回復,希望自己也能有這種說故事的能力。」郭導說。

《如夢是夢》幕後花絮

由於非本科系,每一部片的資源取得都很不易,演員班底全靠好友挺力相助,「當我的朋友很可憐,常被我臨時召喚,跟著我拍東拍西,雖然拍完自己也不知道會不會用到,哈哈!」郭導笑著說。

「拍《如夢是夢》時,全劇組就我自己再加上2個朋友而已,自己刻苦的身兼數職(導演、製片、編劇、攝影、剪輯、美術…),這部戲共拍了3次,拍第一次時沒有先場勘,敲定了朋友的家裡就直接開拍了,等到拍攝完後才驚覺這場景太突兀、不切實際;第二次的場景,我選了間旅館,沒想到友人住宿當晚就傳出鬧鬼驚魂事件,半夜一直聽到隔壁敲牆聲,我趕緊連夜奔到現場把朋友救出來,隔天一早回到原地準備開拍時,相機一直出問題…整個磁場都很怪,跟旅館反應後,還好幸運的換了間更大的家庭式的套房,允諾下次再讓我們來拍。」郭導說著拍片時的艱辛與趣事。

不能讓感性凌駕於理性,但也不能讓感性完全消失

郭導看過很多的劇本,發現劇本只會教你按照三幕劇的結構、要有起承轉合…,「這並不是我要的!」回想去年(2017)參加金馬電影學院的時候,導師分享的話:「台灣普遍把拍短片當作是拍長片的跳板、把長片壓進短片,明明短片有自己方式、風格、結構,這是很吊詭的事。國外能把短片拍得很精緻,是因為把它當成短片在拍,有個專職在。」。

昱辰導演是個相當感性的人,拍片時沒有在寫劇本,他是一個鏡頭接著一個鏡頭的拍,「我是用回到最初、用視覺化來構思創作,想好如何敘說故事之後,就開始畫著我想要的畫面,因為從小學美術的關係,所以我對影像畫面的美感相當要求、有著很強的控制慾。」

那些畫面全都會在郭導的腦海裡,即使在拍片現場也能清楚的知道接下來要做什麼。「我有隨身帶筆記本的習慣,可隨時把一些有感覺的moment記下來。大學老師曾說過『當你突然有了一個靈感,但一回到家馬上就忘記了,那代表著那不一定是個好的idea,因為一個好的靈感,是會深根在你的腦海裡,永遠不會忘掉它。靈感初乍現時是很表面的東西,當它再次出現時,是經過內心的轉化才是更好。』 」。

郭導常靠感性的想像力在創作,「但當有天沒有了”感覺”該怎麼辦?不能讓感性凌駕於理性,但也不能讓感性完全消失,要學習在創作中尋找兩者間的平衡,當感性不見時,還是要想辦法堅持用理性繼續去感受你的創作。」這是一位石雕藝術家曾對郭導說的話,也是郭導正在努力學習的目標。

期盼作品得到更多肯定 與家人分享榮耀

郭導從大二時開始影像創作,截至目前約有10部作品,但都沒上傳到網路。「我是個很懶的人,不喜歡推播,不單是因為覺得經營網路會干擾到創作,讓我容易分心外,同時也是怕作品公開後,會很在乎點閱率。」但卻又期盼影像作品能被人看見,郭導總是不斷地在內心上演矛盾的拉址戲碼。

頒發「第三屆 LEXUS新銳影展」最佳導演獎時,郭導因為某些因素無法參加,成了史上最神祕的得獎者,「想起之前教授看著我的《雲消霧散》,直說『你這樣不行ㄝ,這種作品怎麼能得獎…』,雖然後來獲得獎項得到了些安慰,但其實長這麼大我沒有真正感受過被大大肯定的感覺,心裡一直有塊小空洞。」

所以昱辰導演得到最佳導演獎的肯定時,並沒有向家人報喜。

「我的姐姐是位資優生,從小父母知道我對唸書比較沒興趣,就讓我發展畫畫的長才,從事影像創作以來,家人對我是默默支持,等到我想把作品放上網路的時候,希望是能讓家人感到榮耀的時刻。」想與家人共同分享榮耀的心情,才是郭導真正低調的原因吧!

上海交流營 開始彼此過命的交情

回想去年(2017)到上海參加交流營,郭導剛到大陸時辦了新門號,手機遇到一些問題,「大陸導演林煜聖、傅藝超就坐在我後方,看來較和善,於是我轉過頭向他們求助,『你們可以幫我嗎?』就這樣開始彼此的情誼。」。

之後2-3天的混組自由拍攝,郭導也是和林煜聖、傅藝超一組,在上海開始瞎拍,完成很棒的作品,雖然最後不受主辦方的青睞,「但我覺得過程比結論重要,我和伙伴們相處的很開心,整個活動結束之後,過了一個月,我剛好有機會到大陸,就順便又飛去上海找他們,今年他們也來台灣參加一個影展,還特地過來找我。」。

8天朝夕相處的交流營,營員們收穫的不僅僅是知識和經驗,更有友誼的萌動。目前昱辰導演正在籌拍的新創作短片,就是和去年參加交流營的大陸導演林煜聖與傅藝超、台灣導演陳奕帆一起合作。

專注於創作,能入圍就是肯定

「我拍影像從不是為了比賽!創作目的很簡單,就是單純做我想做的事情。」郭導說。

「蔡明亮是一位非常親力親為的導演,在校園裡常會看見他本人來宣傳、賣票…,曾聽蔡導說過『我年輕時會非常在意拍的片子有沒有人看、積極參加比賽,期待與失望反覆交錯著,已記不得自己投了幾次作品,有天突然收到得獎消息時,已能用平常心去看待,瞭解專注於創作就好,能入圍就是種肯定,得獎與否都是命運與機緣,因為會得獎有時是端視評審口味及運氣的問題,就算沒得獎,還是要好好創作,忠於自己』」。

這些話讓郭導很有感觸,有機會時就投件比賽,得獎與否在其次,能在過程中磨練心志與技藝,好好專注於創作,才能讓影像作品更具內涵、脫穎而出。

電影《鐵達尼號》(Titanic)傑克給蘿絲的小紙條上寫著” To make each day count.”(令每日不枉過),這是郭導用來激勵自己的一句話,每天都要讓自己過得很充實、都要有新的學習,明知創作是條艱辛且漫長的路、總是無數次的質疑自己,郭導還是不後悔,死黨朋友們的全力相挺,也是昱辰導演能一路走來的重要力量。

期待郭導的優秀作品能帶給觀眾更多深刻的感動,早日在國際上發光發熱,理直氣壯的站上台與家人分享榮耀。

郭昱辰 導演作品《La vie en rose 如夢是夢》


《延伸閱讀》

■We愛•第二屆兩岸青年短片大賽徵稿啟動:http://www.mypeople.tw/article.php?id=1597852

■相關報名資訊請洽活動官網:http://www.shxfuture.com/taiwan/newsinfo.aspx?id=102

■活動官方粉絲頁:https://www.facebook.com/CSYSFC/


















收藏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會員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小黑屋|廣藝基金會|Qbo 藝文頻道FB|廣藝 Qbo 表演藝術論壇  

GMT+8, 2018-9-22 22:55 , Processed in 0.121256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