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bo 表演藝術論壇

 找回密碼
 會員註冊
查看: 39|回復: 0

小山重疊本嫵媚 - 溫庭筠和他的花間詞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8-1-6 23:30:58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朱玉昌 於 2018-1-6 23:32 編輯

【漢坊聽詩語】 舊愛新歡‧之二十八
小山重疊本嫵媚 - 溫庭筠和他的花間詞
作者:朱玉昌(元智大學中語系兼任助理教授‧漢光教育基金會顧問)


認真看過電視劇《後宮甄嬛傳》的朋友,很少不被姚貝娜所演唱的插曲〈菩薩蠻〉所吸引,歌曲動聽外,詞境綺情豔麗,帶有濃郁的閨怨氣息,曲是現代人譜的,歌詞則早在一千年前即已寫就,如果你是個唐宋詞的偏好者,那麼,肯定會知道,歌詞是出自唐末詞家「花間派」老祖宗溫庭筠之手。

溫庭筠被後世文史學家公認為第一個致力於「倚聲填詞」的詩人。所謂倚聲填詞,就是拿坊間遍傳的流行曲調,依著節拍韻腳,重新填上可以輕鬆傳唱的歌詞(即曲子詞),由於溫庭筠填就的詞風「溫軟」而「香豔」,猶如「男子作閨音」而被冠上「花間派」創始鼻祖的稱號。

「花間派」起因於流行歌曲,而「靡靡之音」的雅俗共鳴,正是取得大眾文化領導地位的捷徑。就因為溫庭筠所形塑的文字含有強烈地情欲性和具象式感官風格,逐漸匯集成一股新的文風,自他之後,舉凡作詞人題材涉及女性生活日常,詞帶妝容嬌媚,內容偏屬豔情、離緒、溫婉、閨怨者,多半歸併「花間」行列,這就是「花間詞」的濫觴。

「花間詞」之所以應運而生,某種程度是唐末、五代部分讀書人刻意將女性陰柔離怨的題材直接注入到民間流行歌曲內,再逐步轉化和提升為更具細膩的文學創作形式,這種文體變化兼具著「詩」過度到「詞」的橋樑角色。在整體表現上,藉由華麗詞藻去鋪排意象,在洗練文字下著重音韻的講究;在創作體制上,以五十八字內的小令為主,且不設題目,並依附在詞調名稱底下。

溫庭筠花間「豔」詞寫得出「色」,好似米其林大廚,端出來的菜餚必定「色香味」俱全,多種口感食客不宜囫圇吞棗,需慢慢地咀嚼才能嘗出真正的鮮美。眾所周知,好廚師是經過淬鍊的,溫庭筠擅寫「閨情」同樣其來有自,他除了有顆溫潤細緻的文筆之心外,幾乎與他生性風流,喜好尋花問柳,經常流連歌樓妓館的人生經驗有關。

閱覽五代後蜀暢銷書《花間集》,總編輯趙崇祚共蒐錄溫庭筠作品計六十六首,從書本編排順序上,開篇置頂的就是溫庭筠依詞調〈菩薩蠻〉所填寫的十四闋詞作,其中最為世人熟知的首闋〈其一〉「小山重疊金明滅」,即為《後宮甄嬛傳》所選用的插曲版本。

小山重疊金明滅,鬢雲欲度香腮雪。
懶起畫蛾眉,弄妝梳洗遲。
照花前後鏡,花面交相映。
新貼繡羅襦,雙雙金鷓鴣。

就字面看來,詞意講述一個物質不缺的女人慵懶地起床後,做著梳妝打扮的例行瑣務,動作之下微微地帶著點欲言又止的「揪心戲」,但是不是揪心,字面沒有交代,只能任由讀者自行意會。

值得注意的是,這闋詞在「詞史」上定位為「香豔詞」的巔峰代表,仔細探究溫庭筠落筆一個動作銜接一個動作是帶著劇情的,畫面、氣味、聲音極其豐富,遣詞用句看似四平八穩,幾個相對華麗的詞藻,也多是古代常用的生活化語詞,多數讀者憑一句「鬢雲欲度香腮雪」來滿足「香豔」的感受,但似乎又嫌單薄了些,事實上,這句不過是「小山重疊金明滅」的延續性動作。

「小山重疊金明滅,鬢雲欲度香腮雪。」

日光穿透紙窗驅走了一室灰暗,經過一夜的纏綿,在光源襯托下,她的雙峰色澤明暗有致,她一個翻身,一頭黑潤如雲的秀髮鬆鬆散散地滑過細嫩的肌膚,髮絲飄飄然似掩非掩般覆蓋了白皙的粉頰,此刻,床笫上的她愈發顯得丰姿嫵媚。

「懶起畫蛾眉,弄妝梳洗遲。」

她醒了,雖慵懶捨不得起身,卻有感室內光度似已日上三竿,不得不嬌弱地下得床來,款款挪步一旁慢慢梳洗,她坐在妝奩前,拿起黛墨蘸水輕描細眉,然後勻粉點上胭脂,再眉貼花鈿,最後慢條斯理地梳裹秀髮,並插上金步搖(髮飾)。

「照花前後鏡,花面交相映。」

從鏡匣中取出一柄小鏡子,她對著妝奩前的銅鏡不停地前後左右對照著,認真端詳著剛剛插戴好的頭簪與髮飾,檢查是否完美點綴在平衡的位置上,她的容顏與貼在眉間的花鈿,以及頭上的簪花飾物,在前後兩鏡的交相反射中輝映著奪目的彩光。

「新貼繡羅襦,雙雙金鷓鴣。」

剛下床時,隨手套在身上的那件貼身又華麗的絲質短襖,襖面上是用金色絲線所精繡出來的一對對鷓鴣鳥,而她身穿鷓鴣圖騰的含義,無非期望所愛的人不要就此遠離。

「新貼繡羅襦」一句,新、貼、繡三個字在此各有單獨的字義,依序作為副詞、名詞和形容詞使用,「新」代表不久前、剛才的意思,「貼」是指穿著貼身的衣衫,「繡」則純粹作為華麗精美解釋。

回到這闋詞長久以來釋義的難圓之處,拜時代開放之賜,得以正本清源,原來「小山」指的是女人的乳房。當女人平躺時所隆起的雙峰,在不同視角下會衍伸出不同的「重疊」影像,而「金」亮般雙巒疊映的橙黃膚色,就在光源烘襯中,順著向光與背光的原理而反應視覺上「明滅」的自然差異。

「小山重疊」雖不似「鬢雲」、「香腮」直描女人身體來得具體,但尾隨形容膚色的橙黃「金」與嫩白「雪」浮現,上下兩句連成一動一靜、一黃一白的精妙組合,這也才還原溫庭筠這闋「花間豔詞」的用心之處。

或許過去礙於限制級因素,後世詮釋觀點皆避重就輕,以致造就了「小山重疊金明滅」的「遠山」、「屏風」、「畫簾」、「香枕」、「眉毛」、「髮飾」等幾種難以飽和豔詞畫面的說法,總之,高手寫情欲不需赤裸裸,一切點到為止,若再基於純樸民風迂迴下筆,這種「只能意會不能言傳」的本事,就得仰賴作者與讀者心照不宣的默契了。


-------------------------------------
【詞人簡介】

溫庭筠,本名岐,字飛卿,晚唐太原祁人。文思豔麗,精通音律,工於小賦,喜押官韻作賦,每每八叉手而八韻成,時號「溫八叉」。又其貌不揚,有「溫鍾馗」之稱。個性恃才不羈,經常出語諷刺權貴,故屢舉進士不第而放浪形骸,終日沉迷聲色狎妓豪飲,其詩辭藻豔麗,多寫閨情,是第一個專力「倚聲填詞」的詩人;其詞著重文采和聲情,被譽為「花間詞派」鼻祖。詩與李商隱齊名,並稱「溫李」;詞與韋莊齊名,並稱「溫韋」。現存詞七十餘首,六十六首蒐錄於《花間集》外,後人輯有《溫飛卿集》與《金奩集》。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會員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小黑屋|廣藝基金會|Qbo 藝文頻道FB|廣藝 Qbo 表演藝術論壇  

GMT+8, 2018-1-24 11:57 , Processed in 0.144481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