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bo 表演藝術論壇

 找回密碼
 會員註冊
2018剧院管理人才舞台技术培训班 招生中
查看: 6009|回復: 0

【劇場育兒經】 葉名樺 揹著娃娃照樣舞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7-6-21 16:41:47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Qbo小編 於 2017-7-3 16:48 編輯

【劇場育兒經】

葉名樺    揹著娃娃照樣舞

文/洪瑞薇 採訪/洪瑞薇、曾琬婷 圖/葉名樺提供


我有點不太確定葉名樺究竟是什麼時候跑去生小孩的。

要不是因為這個訪問,做為一名還算勤勞的劇場觀眾,我幾乎感覺不到這位亮眼的編舞家╱舞者曾經離開過。

就像她在結婚(與同是台灣現代舞圈中堅的陳武康)之後沒多久立刻孤身遠赴挪威駐村創作三個月,就連生孩子這等顛覆身心的大事,也與她的舞蹈工作幾乎無縫接軌。

婚後不久便獨自飛往挪威駐村,名樺從北歐冰雪帶給她的、對自然的震懾出發,創作了《寂靜敲門》。松山文創園區提供。


2015年年底,她在松菸LAB用長達3小時的《寂靜敲門》,領著觀眾體驗北歐冰雪所帶給她的、對自然的震懾,討論度還未消退,驫舞劇場的《兩對》便接力上演,宣傳的熱點總說這是她與武康這對舞蹈伴侶相識多年以來第一次嘗試雙人舞。直到後來的後來我才曉得,那其實是場「三人舞」,當時他們的女兒Ganesha已經來到名樺的腹中,和爸媽同場共舞。

驫舞劇場《兩對》上演時,媒體均稱這是名樺與武康這對舞蹈伴侶的首次雙人舞,事實上,這是他們和女兒的「三人舞」。攝影陳藝堂

一邊跳舞,一邊當媽

終於在驫舞劇場的辦公室見到當了媽以後的名樺,剎那間明白為什麼好多人說她「可以當這年頭鼓勵生育的說客來著」。

一手摸著鍵盤、一手安撫才幾個月大的女兒,笑稱自己「事業心很重」的她,看不出新手媽媽的那種慌忙無措,氣色甚至好到發亮。隔著一塊大玻璃窗是在排練場上忙活的武康,得了空檔便過來接手,一副超級奶爸的模樣,讓人幾乎連結不起來,傳說中那個在排練場上會踢飛學弟的霸氣編舞家。

名樺坦言自己也不是一開始就這麼自信充滿,懷孕的前三個月,解不開的煩惱是「我自己在做、想做的事情,將來有了她該怎麼辦?」直到朋友給她送來了一本育兒聖經,書上傳授如何為大人和寶寶制定嚴謹的生活節奏,大家一起照著規矩來,「天呀真是太好了,這就跟劇場一樣!什麼事情都照著schedule來,這個我OK。」

姑且不論後來其實真的很難狠下心來照章辦事,做為一名表演工作者為她的孕兒生活帶來的幫忙還包含了,比較能夠敏感的覺知到自己身體的變化,好比說,早早就因為「骨盆似乎變寬了」而察覺自己懷孕,或者是,在懷孕期間依然繼續跳舞、演出,但知道如何在動作上做出適當的調整;最重要的則是在生產的關鍵時刻,能聽得懂助產士和醫生的指令、做出正確的反應。

一般大概會覺得,平日裡運動量特大的舞者「肯定很好生」。一位雲門女舞者澄清過這樣的迷思:「我們的腹部肌肉練得比一般人硬,很難放鬆,生的時候很辛苦。」

名樺則面臨了另一種難(連醫生都說行醫十多年不曾見過),早早就選定了溫柔自然的水中生產,可熱水儲了又涼、儲了又涼,如此反覆了好幾輪依然沒能用上,使進了招數無法順產,不得已只好轉進產台。

這對舞蹈夫妻在產房裡的表現,簡直像是又一支雙人舞。「怎麼生真的很複雜,我覺得其它的孕婦也很厲害,假如沒有受過身體訓練、還得做這些的話。譬如最痛的當下,你要馬上放鬆;或是你得一邊吐氣、一邊往下用力把寶寶推出來,但同時又要有個力量把肚子往上頂開。我們在產房裡超好笑,有時是我躺著、武康讓我踩,或者他在我上方,然後我使勁把他的手推開。過程中還得一邊數拍子,到後來又痛又累,只好用唱的,一…、二…、三……像唱歌一樣把拍子數完。」如此煎熬了43個小時,才終於見到了親愛的Ganesha。

生產的複雜度在於,每個階段都有相應的身體動作,而名樺即使痛得亂七八糟,至今仍可以把那些步驟細節描述得非常清楚,像在說舞一樣。「我在很痛的時候,體認到有一句話就是:『人身難得。』真的,人的這個身體真的很難得。」

人身,還是人生?「都可以,都是。」

脫胎換骨以後,重新起舞

身體經歷了懷孕生產的大事件,不僅結構、尺寸發生明顯的變化,能力也有所不同:「真的是脫胎換骨!本來劈腿可以180,生完之後大概只剩90度,腰呀橫隔膜等都有某種撕裂感,整體的重量也覺得不再輕盈……」

觀察女兒的成長,給了名樺不少編舞上的靈感。葉名樺提供。

為了早日「復原」,還在坐月子的時候,就每晚偷偷做瑜珈(同時送了好幾件創作企劃、申請案)。滿月的頭一天,便立即衝到排練場。「身體很想動,可是沒那麼容易,只能慢慢慢慢……,常常會有一點擔心,我自己評估至少要一年半,但就算花一年半,也不可能回復到生產以前的狀態。」

身體的能力大不如前,可是在質感上,武康倒是有些不同的觀察。「他覺得我在跳舞的態度上更自在了,他覺得這樣非常好。以前可能會斤斤計算說,怎樣比較好看、或力氣要達到多少,現在的態度則比較舒服。我也發現自己變得比較沉穩,過去因為受芭蕾舞的訓練、加上體型偏瘦,所以跳舞的質感比較輕,但我一直都蠻羨慕那種比較grounding、比較沉穩的舞者。」

生產完不過三個多月,便為新作《十七年蟬》舉辦了創作中呈現,有觀眾在其中讀到了她為人母後的感思,名樺說,女兒確實給了她不少編舞上的靈感:「我真的把她當作一個project在研究,從她還不會翻,到她第一次試著把屁股抬起來……,那些觀察太有趣了,我也沒有機會從別的身體上看到。那個作品裡的確有很多動作元素是從她的身體給我的啟發。」


跳舞或者當媽,都想用力做好它

Ganesha每天跟著爸媽到舞團上工,小一點的時候,被武康揹著一起上芭蕾早課,如今大些,能夠自己在偌大的排練場爬來爬去,遇上了把杆就開心的舔起來。驫舞劇場一掛未婚青年男女通通練就了育兒好身手,除了無法供應母奶,誰都可以隨時接手照應這小娃。

          
編舞家伴侶名樺與武康的奶爸媽日常。葉名樺提供。


常駐舞團外,Ganesha也隨著爸媽出門開會、甄試、進劇場,飛到橫濱參加TPAM(Performing Arts Meeting in Yokohama)的舞蹈競賽,還跟媽媽一起進駐北師美術館,做《寂靜敲門》的展覽版。

「我覺得我比一般上班族媽媽幸運很多的是,我們的工作時間比較自由,環境也相對友善,要不然我應該無法那麼開心。況且我本來就是一個很拼的人,做創作或者生養孩子,都希望用盡所有的方式做好它。」

可是,不覺得辛苦嗎?這位育兒推廣大使開懷地說:「的確時間會被切得很短、很碎,可是唯有你真正擁有的那一天,你才會感受到那種……很純粹的喜悅。人生有什麼事情可以試,我都會想要試一下,試試看真正的感覺是什麼。因為身為女生,才有資格經歷這一切,不然你永遠不會知道說,天呀,胸部還能這樣、肚子還能這樣……。我真心這麼認為。」

當了媽依然要繼續「作夢」。圖為名樺獲選北師美術館「作夢計畫」的《一個人的美術館 — 寂靜敲門》,開拓展演的新想像。北師美術館提供,攝影黃湧恩。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會員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小黑屋|廣藝基金會|Qbo 藝文頻道FB|廣藝 Qbo 表演藝術論壇  

GMT+8, 2018-6-20 08:10 , Processed in 0.196467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