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bo 表演藝術論壇

 找回密碼
 會員註冊
查看: 769|回復: 0

《慾望城國》:一場燃燒30年的年輕衝動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7-4-28 14:10:30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Qbo小編 於 2017-5-19 15:00 編輯

《慾望城國》:一場燃燒30年的年輕衝動

文/馬雋           圖/當代傳奇劇場提供

2016年,平安夜,當代傳奇劇場創團30週年系列演出「傳奇三十」的重頭戲《慾望城國》在台灣戲曲中心上演。30年前,也是12月,改編自莎翁名劇《馬克白》的《慾望城國》作為當代傳奇劇場的「開山之作」,首演於台北城市舞台。

突破傳統戲曲程式的表演方式有力展現複雜人性

30年後的這場慶生演出,大半是當年原班人馬。流光不相待,戲台上卻仍是當年光景。剎那間時空交錯疊映,伴著劇中迷霧般的人心糾葛,竟叫人有些「乍見翻疑夢」的恍惚之感。

30年前的吳興國或許不曾想到,一點年輕的衝動竟開啟了一段因當代而傳奇的「慾望之旅」。

要麼改行,要麼冒險
上世紀70年代以來,隨著台灣社會文化觀念的轉變,傳統京劇與當時社會脫節的現象日益明顯,逐漸失去年輕觀眾和生命活力。而原本承擔「勞軍」、「思鄉」文化功用的軍中劇團,亦因整體文化語境的轉向而逐漸衰微,一度幾乎裁撤。與傳統戲曲行業的低迷態勢形成鮮明對比的,是現代劇場領域的欣欣向榮。百老匯、現代舞、小劇場……各類新興藝文形式的大量湧入,在當時年輕人中間掀起熱潮,亦在無形中侵蝕了傳統戲曲的生存空間。

正是在這樣的環境中,吳興國開始敏銳地思考個人與整個京劇的未來命運。復興劇校坐科8年,保送文化大學戲劇系,加入雲門舞集……一路走來,舊底子裡浸淫多年的視野逐漸打開,吳興國很快意識到,他趕上了新舊時代交匯的轉捩點,命運攸關,要麼改行,要麼拿出勇氣做點什麼。

劇末敖叔征戰敗一景借用電影慢動作鏡頭的節奏感。李國政攝影

傳統戲曲本來就是多元的,唱唸做打、詩詞歌賦,海納百川的溫潤質地,沒有一點不可以走進當下的時代。

讓京劇走進當下,這或許是當時台灣京劇人共同的抱負。在吳興國之前,郭小莊的「雅音小集」已率先開始嘗試──老戲新編,劇本的敘事性增強了,加上現代劇場舞台效果的引入,讓年輕人也走進劇場看起了京劇。可吳興國看來,西皮二黃與燈光佈景的簡單拼貼還遠不足矣,京劇的寫意特質與寫實的舞台設計之間也還存在許多值得思考的空間。

怎麼辦?唯有鼓起勇氣打破頭去,尋找更大的可能性。

孤注一擲,藝術越界
沒有錢,沒有場地,全靠一股拼勁,抱著做最後一齣戲的決心,一鼓作氣,孤注一擲。吳興國一通通電話打給各軍種軍中劇團的年輕演員──「這是沒有錢的工作,但這關乎我們共同的命運」。就這樣,一群懷揣相同理想的年輕人開始了幾乎不可能的創排過程

要突破,要蛻變,乾脆來個「藝術越界」,誰說京劇演不了莎翁劇本。詭誕的寓言、移動的森林、洗不掉的血手印,這意象化的表達方式與傳統戲曲何等契合,更何況那人心底裡深埋的慾望糾葛何嘗不是萬古同心。吳興國有扎實的武生底子,又拜過老生名家周正榮,能唱能做,演將軍馬克白再合適不過。大學生李慧敏創作了劇本,幾乎完全是莎劇本来故事,卻重置於中華文化的語境之中,傳統走進了當下,東方遇上了西方。

寫意的舞台設計既合乎戲曲藝術特質,又滿足超現實的劇情需要

如何將這雙重碰撞搬上舞台是重點亦是難點。條件太拮据,全靠製作團隊情義相挺。布條、米袋噴上綠色就是森林,寫意地營造出迷幻詭譎的舞台空間;現代舞出身的服裝設計幾經摸索,將漢代裙裾風格與劇中人個性巧妙融合。唱唸身段大抵仍是傳統的,表演也還帶著戲曲范兒,卻借用電影慢動作鏡頭的節奏感,融入些許寫實的肢體語言,再加上從現代劇場演員身上學到的忘我投入與感染力,京劇程式化的表演方式變得豐厚而有力度,莎劇複雜深刻的人物內心呼之欲出。

首演結束,台底下炸了窩。大幕一落,整台人抱頭痛哭。從小坐科吃過的苦,沒有趕上的黃金時代,一切都太艱難,好在還有夢想和盼望。戲外年輕京劇人的孤寂與決心,和戲裡敖叔征難以壓抑的慾望與野心,竟構成奇妙而吊詭的相似相映。年輕的內心衝動毀掉了敖叔征,卻成就了一齣《慾望城國》。

京劇≠西皮二黃
任何「破格」的嘗試都可能受到「離經叛道」的指責,走得越快,爭議越多。當代傳奇劇場由《慾望城國》開啟了貫通傳統與現代、東方與西方的京劇創新道路,卻亦始終不乏質疑聲音,矛盾焦點大多集中在「京劇主體性」問題上。

敖叔征與孟庭將軍的身段設計汲取了戲曲武生行的表演精華

2015年底,當代傳奇劇場在北京演出《李爾在此》,評價兩極分化。「這還是京劇嗎?」,有京劇本位主義的觀眾這樣問。「這些批評者真正懂京劇嗎?」,吳興國可沒在客氣,眼神裡隱約帶著點桀驁不馴,「這是西方符號化的思維方式,京劇本身就是多元的,別把京劇看得太小了。」

在吳興國看來,傳統藝術在面對市場之時勢必要出新,否則是留不住觀眾的。而京劇本就是民間藝術,具有豐沛的生命力和包容性。麒麟童嗓音沙啞,衰派老生照樣唱火;梅蘭芳也是青衣花衫兼擅、古裝時裝皆演。「不唱西皮二黃也未必不是京劇」,無論放入何種外殼,只要吃透了傳統再出發,便能守住傳統的精神內核。

2016年,當代傳奇劇場成立「興傳奇」青年劇場,一批二十歲上下的年輕人已在舞台上嶄露頭角。作為老師的吳興國,一直試圖把這群從小受傳統戲曲訓練的年輕人的腦袋「解開來」。在他看來,時代更新,視野該就更廣闊,墨守成規只能成為博物館裡的古董──「但假如把做古董的手藝拿來做現代的東西,那能量就不可估量了。」新舊之間,本就不是那麼非黑即白,二元對立的。

全劇服裝設計以漢代裙裾為藍本

吳興國從來是有「慾望」的,從京劇到現代舞,從武生到老生,從軍中劇團到當代傳奇,從當年鼓起勇氣打破頭尋路,到拋開形式將自我生命經驗揉進作品之中。一路走來,最內裡始終是那顆命中註定帶著年輕衝動的心。而《慾望城國》似乎總能喚起他年輕的衝動和表演慾,就比如2016年的那個平安夜,六十三歲的他穿著厚底,帶傷從兩米多的高臺騰空翻下,驚壞了側臺的妻子林秀偉。

吳興國的表演充滿戲劇張力與感染力

「吳興國就是一個瘋子!」謝幕時她無可奈何地說。

而他卻說,「那個當下,我必須要面對我自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會員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小黑屋|廣藝基金會|Qbo 藝文頻道FB|廣藝 Qbo 表演藝術論壇  

GMT+8, 2017-6-28 18:27 , Processed in 0.163406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