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bo 表演藝術論壇

 找回密碼
 會員註冊
【觀戲指南】2017廣藝委創作品 火山大噴發
查看: 303|回復: 2

[舞蹈] 北方芭蕾舞團 《悲‧慾》- 2017 KSAF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7-4-10 16:01:20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演出公告
節目名稱: 悲‧慾
演出單位: 北方芭蕾舞團
演出日期: 2017/04/15 - 04/16
演出地點: 高雄市至德堂
網站 / 購票連結: https://goo.gl/M2UgwR
備註: 2017 KSAF
2017 KSAF

北方芭蕾舞團 《悲‧慾》


精神X軀體

複雜X純粹

18位全裸舞者解放演出,振動人心深沉共鳴

法國亞維儂藝術節與舞團聯合製作

巡迴全球14國



像是被打一巴掌的,挑戰不同的文化與意識形態,敘述肉體在大歷史中的變化與茫然,如尼采「悲劇的誕生」:在歌詠與舞蹈中,人進入更高的連結,學會走路,說話和跳舞,飛入空中用手勢說出他的巫術」。人受困於身體之中的歷史長河,「悲.慾」選擇了一種最直白白的樣態,喚起你我對身體的記億:在肉體與慾望耗盡之後,才看得見人的靈性。

                                                    —  雲門2 藝術總監 鄭宗龍 藝術總監


看這個演出,大概很難不冒出幾個、甚至好多個「為什麼」,為什麼不穿衣服?為什麼無論男女老少、豐腴或是膚色,都可以如此不介意的以最真實的身體面對觀看的眼神?為什麼光是走路就看到了人生百態?…有趣的是,90分鐘以後,所有的「為什麼」都會消失,每個人的心裡,應該都會像這群極為專注的舞者們,找到了可以凝視人生、可以繼續走下去的理由,以及對所有「為什麼」的解釋!

                                                    —  舞蹈空間 藝術總監 平珩 藝術總監

2014年台灣87位舞蹈人,加上320多位由其他35個國家的舞蹈學者以及表演創作實踐者,參與了在法國安謝城(Anger)舉辦的三大洲世界舞蹈聯盟(World Dance Alliance Dance Alliance)舞蹈節與會議。舞蹈節最經典,最被稱道的便是北方芭蕾舞團奧利佛. 杜柏 (Olivier Dubois)的節目《悲. 慾》(Tragedy)。

奧利佛在此舞作中讓不同皮膚人種全身赤裸,以簡單的動作,傲氣的走向觀者。他們群體邁步次序前進,猶如高高在上的模特兒,要展示他們的肌膚服裝,又如同勇往直前的戰士,迎向世界接受生命的挑戰。《悲. 慾》赤裸的不只是身體,而是深深擊中在座的觀舞群眾,直接的表述出人性中最裸露的解析。


                                                    — 國立臺北藝術大學舞蹈學院  王雲幼 院長


2017 地表最強、最具靈魂和撼動人心的舞蹈,即將在高雄春天藝術節與您相遇!還記得2015年親臨法國現場觀看時的震撼,18位舞者挑戰體力與耐力的極限,窺探人性和慾望的底層。在此誠摯向您推薦,由法國北方芭蕾舞團帶來享譽國際的編舞家奧利佛‧杜柏 (Olivier Dubois) 的經典巨作《悲‧慾》(Tragedy) ,絕對是今年度會讓您眼睛為之一亮的作品,也將是一場最值得關注的演出。

                                                    —  張婷婷 美國加州大學河濱分校舞蹈博士


2011年獲《歐洲舞蹈》雜誌選為世界25位最頂尖的舞蹈藝術家之一奧利佛‧杜柏,是一位不斷在擴展自己眼界的藝術家,多次獲得亞維儂藝術節邀請發表創作,其中《牧神》於維也納獲得歐洲花園獎第一的殊榮。

肢體的能量是一張無言的口,觸動人心底最深沉的感知。《悲‧慾》18位全裸舞者,從重複性的機械動作到爆炸性的解放演出。

奧利佛‧杜柏以人類原始狀態呈現壓迫卻又激情的舞作,在不斷輪迴的重覆、衝突、激烈摩擦中,為所有觀眾開啟了集體宣洩的出口。

《悲‧慾》是一齣極具哲學性的作品,它呼應尼采《悲劇的誕生》,在原始與文明、肉體與精神之間不停地反思,反覆揭露人們心中複雜且深沉的情節,本能的產生人類感傷。


--------------------------------------------------------------------------------
編舞家簡介

奧利佛‧杜柏(Olivier Dubois)在2014年1月1日被任命為北方芭蕾舞團(Ballet du Nord)的導演。他在2011年被《歐洲舞蹈》(Dance Europe) 雜誌選為世界二十五位最頂尖的舞蹈藝術家之一,並獨特地擁有橫跨舞蹈、表演和教學等多種經歷。

生於1972年的奧利佛‧杜柏在1999年創作他的第一個獨場秀—《隱藏》(Under Cover)。他在倍受讚揚的舞蹈家和導演底下演出大量的作品,像是蘿拉.席米(Laura Simi)、克琳.沙伯塔(Karine Saporta)、安琪蘭.普蕾羅卡(Angelin Preljocaj)、夏爾.史雷安奇(Charles Cré-Ange)、太陽馬戲團(Cirque du Soleil)、楊.法布爾(Jan Fabre)、多米尼克.博伊文(Dominique Boivin)和莎夏.瓦茲(Sasha Waltz) 。

自2005年,奧利佛‧杜柏開始編排一系列成功的原創作品。接著因為他和克莉絲汀.科迪,在聖艾提安的濱海藝術中心劇院演出雙人舞—《殘暴》(Féroces),他獲得法國戲劇作家和作曲家協會(SACD)和亞維儂藝術節(Festival d'Avignon)邀請,為「光明單元」(Sujets à Vif)系列中的《世界上所有的黃金》(Pour tout l’or du monde, 2006)編舞。在2007年6月,為了讚揚《殘暴》和他至今的演出事業,他獲頒法國評論家聯盟(劇場、音樂、舞蹈評論家)的評審團特別獎。在2006和2007年,奧利佛‧杜柏呈現了一個雙主題的計劃:《寂靜》和《彼得潘》(BDanse: En Sourdine and Peter Pan)。而在2008年7月,他為亞維儂藝術節創作《牧神》(Faune(s)) (該表演受Vaslav.Nijinsky的《牧神的午後》的啟發),並於同一年在維也納贏得歐洲花園獎(Prix Jardin d’Europe)第一的殊榮。

2009年,奧利佛‧杜柏在法國國家舞蹈中心設列為期一個月的展覽,獲得了更多大眾的關注。他隨後被任命為蒙特卡羅芭蕾舞團的《幽靈》編舞,並在2010年4月1日首次登場。接著到九月,他將另一個創作—《大西洋的人》(L’homme de l’Atlantique)帶到里昂雙年舞蹈節,《大西洋的人》是以法蘭克.辛納屈(Frank Sinatra)音樂創作的雙人舞表演。

奧利佛‧杜柏是一位不斷在擴展自己眼界的藝術家。2009年一月他為在里爾、南特和里蒙的歌劇院演出,由貝紅杰.詹妮爾(Bérangère Jannelle)執導的,奥芬巴赫的《拉佩.麗肖爾》(La Périchole)作舞蹈編排。

在2009年11月,他開始著手一齣三部曲:《對錯視畫的評論性研究》(Étude critique pour un trompe l’oeil)。三部曲中的第一個作品是《革命》(Révolution),它在巴黎的玻璃動物園音樂廳首次登場,第二部是單人舞:《紅》(Rouge),首演於2011年12月,而第三部曲《悲.慾》(Tragédie)在2012年7月23日於亞維儂藝術節首次公演。


奧利佛‧杜柏一邊做編舞和表演的工作,一邊教導多個國際的舞蹈團體或學校和舉辦工作坊,這些單位包括維也納歌劇院、雅典的國立舞蹈學校、開羅的歌劇芭蕾舞團、楊.法布爾的劇團(Troubleyn/ Jan Fabre)、普雷約卡日芭蕾舞團(Ballet Preljocaj)及摩納哥的美術學院。在2012年,奧利佛‧杜柏因為這些貢獻,他取得舞蹈教學的國立學位證書。

在2011年3月,奧利佛‧杜柏率領了120位非職業的舞者,在埃朗庫爾(Élancourt)的棱鏡音樂廳(Le Prisme)表演《逃避又面對一切》(Envers et face à tous)。

奧利佛‧杜柏也為國立馬賽芭蕾舞團創作《輓歌》(Élégie),作為馬賽2013歐洲文化都市節的表演。他以《悲.慾》和《革命》,被提名為2013 Danza&Danza獎的最佳編舞。

他最新的作品《靈魂》(Souls),由六位來自不同非洲國家的舞者組成,於開羅和達喀爾彩排後,《靈魂》在2013年12月首次登場。

2015年1月,奧利佛‧杜柏斯為加蔓.阿考妮(Germaine Acogny)創作單人舞 《我聖潔的黑色選民#2》(Mon Élue noire Sacre # 2),接著在6月又創作一個新的無題的單人舞,內容是關於領主或消失的人的回憶。





---------------------------------------------------------------------------

主要創作群

創作/編導Creation and choreography  │ 奧利佛‧杜柏Olivier Dubois
指導助理Assistant  | 西里爾.阿科西Cyril Accorsi
樂曲Music  │ 法蘭索瓦.可婓那François Caffenne
燈光設計Lights  │派屈克.李奧Patrick Riou
舞台監督General stage management│ 法蘭索瓦.米紹戴爾François Michaudel
燈光控制 Light engineer │ 以馬利.加里Emmanuel Gary

演出長度 : 90分鐘
主製作  : COD
聯合製作  : 亞維儂藝術節、巴黎104文化中心、里爾市中心阿斯克新城國立風中玫瑰劇院、國立馬貢劇院、蒙特卡羅芭蕾舞團/摩納哥舞蹈論壇

* 本演出內容除謝幕外皆為裸露,並有炫光、極大音量等特殊效果,請自行斟酌入場。進場將驗證,並簽切切結書。
* 本演出非親子節目,未滿18歲觀眾請勿入場,並不適用爸媽樂優惠套票。




 樓主| 發表於 2017-4-10 16:03:38 | 顯示全部樓層

《悲‧慾》-中山大學哲學研究所副教授 楊婉儀

《悲‧慾》
中山大學哲學研究所副教授 楊婉儀


在奧利維‧杜柏(Olivier Dubois)的《悲‧慾》(Tragédie)中,身體不再是物質而顯示為力。奧利維‧杜柏從這一向度詮釋身體,揭示了在日常生活中被物化的、被衣物所遮蔽的、人們羞於談論而不敢直視的身體之赤裸,正是生命力本身。

赤裸的生命力一反其被遮蔽的命運而於舞台上袒露自身,上場的既非某種身份的扮演,也非某種形象的代言,而是剝除了這些社會價值之後,單純赤裸的自身。舞台上的身體各自差異,這一差異不再是身分地位的差異,而是生命力形塑自身的意志與行動之差異。舞台上眾多的身體以其各自的力量,行走出屬於自身的循環,彷若時時刻刻凝神專注地活出自己的存在,為自己的生命塑形。而在這各自獨特的韻律間,卻又與他者的韻律交錯出某種旋律,每一次與他者錯身,都顯示出在偶然中遭逢的力與力的相互震盪與共鳴。

從形式而言,循著同一個軌跡行走是單調的,但若從身體作為力本身而言,每一次行走都呈顯出深淺不同的軌跡,就如每次與不同的他者相遇,共振的頻率也將隨之改變。這在行動中所體驗到的力與力的關係,以及在不同力之間彼此震盪所體驗到的共鳴或互斥,唯有行動者才得以領略差異性的紛雜以及偶然性的玄妙。而這樣的演出,也同時招喚著觀者的身體與生命力,引發觀眾渴望從中看出自己想要的答案,而不只是被動地等待現成答案的餵養。此體驗性的領會,帶著慾望理解卻又掌握不住具體內容的焦慮、不安與煩躁。這些感受是在無法簡單把握、無法輕易理解意義的當下所湧現的身體感。在如此的體驗中,演出者與觀者彼此遭逢了。在此氛圍下,觀者與舞台上活生生的生命力相遇,生命力的共振連結了演出者與觀者,存在的裂隙消失於音樂節奏的高昂與身體律動強度的逐漸攀升中,共同抵達如酒神祭般的狂熱。

從合於節律的運動,到突破形式限制的狂暴,身體與呼吸讚頌著生命。點燃生命之火的呼吸彷若存在的榮耀,展演著生命如《悲‧慾》。當狂熱消退,舞者們劇烈起伏的胸膛,顯示著生命力來往於一呼一吸之間,而身體,正是使呼吸可能的裂隙。

 樓主| 發表於 2017-4-10 16:06:29 | 顯示全部樓層

《悲‧慾》Tragedy 極致瘋狂的世紀末預言 - 人體舞蹈劇場藝...

《悲‧慾》Tragedy 極致瘋狂的世紀末預言
作者 ∣ 俞秀青 (樹德科技大學表演藝術系助理教授、人體舞蹈劇場藝術總監)


人類透過歌舞把自己表現為一種更高境界中的成員;他已經遺忘如何走路、如何說話,而當他跳舞時,便處於一種飛向天際,顯現出他受到蠱惑魅力的著魔姿態。
                                                   — 尼采《悲劇的誕生》


法國編舞家奧利佛‧杜柏(Olivier Dubois)出生於1972年,1999年他創作了生平的第一支獨舞《隱藏》(Under Cover)。他也曾演出過許多歐洲大師的作品,諸如:安傑林.普雷祖卡(Angelin Preljocaj)、夏爾.史雷安奇(Charles Cré-Ange)、楊.法柏(Jan Fabre)、多米尼克.博伊文(Dominique Boivin)丶莎夏.瓦茲(Sasha Waltz)及名聞遐邇的太陽劇團(Cirque du Soleil)等。四十多歲的奧利佛‧杜柏仍活躍在舞台上,他身穿內褲露出肥胖的肚子大跳性感鋼管舞,或身著肉色緊身衣演繹發情的牧羊神….。標新立異的奧利佛‧杜柏遠離古典舞蹈的標竿,完全顛覆一般人對專業舞者的想像,而以他個人的獨特風格和熱情來滿足觀眾。

2005年,奧利佛‧杜柏的創作《殘暴》(Féroces)受到矚目後邀約接踵而至,他為亞維儂藝術節創作《牧神》(Faune(s))丶蒙特卡羅芭蕾舞團編創《幽靈》(Spectre),以及國立馬賽芭蕾舞團創作《輓歌》(Élégie)等。2009至2012年期間,他陸續完成了三部曲《革命》(Révolution)《紅》(Rouge)《悲.慾》(Tragédie),從此奠定他在歐陸舞壇的地位。杜波伊斯曾獲獎無數,2008年他榮膺維也納歐洲花園獎(Prix Jardin d’Europe)的第一殊榮,2011年被「歐洲舞蹈雜誌」(Dance Europe) 評選為世界25位最頂尖的舞蹈藝術家之一。2014年,他萬中雀屏為北方芭蕾舞團(Ballet du Nord)的總監。

《悲‧慾》帶給觀眾的不僅是一個舞蹈作品,而是一個人對 「世界的感知」(Sensation of the world)。「走路」對於一般大眾而言是一個稀鬆不起眼的日常生活動作,但在這齣長達90分鐘的舞作中,走路貫穿全場一半,成為不同凡響的多重義涵。奧利佛‧杜柏透過各種身形丶循序漸進丶層次分明的堆疊手法,由簡入繁地將每一個出場丶轉身丶停止的時間速度及動作,皆如數學公式般的精密編排,看似重覆又催眠的走路,卻在每一次的細微轉換中,產生令人驚豔的層次變化。編舞家透過機械性的前進後退,帶給觀眾天馬行空的想像空間;彷彿置身汪洋大海的潮起潮落,在波濤洶湧的海洋中捲起浪花丶湧進沖散;又如同在規律中建構社會次序,再將秩序打破,表現失序的殘酷現實生活。《悲‧慾》隱喻生命中的輪迴,承載著歷史的軌跡,儼然是一部人類進化史詩 (Evolution)。

9位男人與9位女人建構了世紀初的原始身體狀態,在兩組人擦身而過時,留下亞當與夏娃的邂逅,開啟生命之泉源。《悲‧慾》中的裸體不帶種族歧視,也去除了歷史丶社會丶心理之干擾,純粹地以身體表現被解剖放大的變形慾望。人一生下來不是就註定要面對「悲劇」嗎?人類不變的定律是赤裸裸的來,然後面對生老病死與各種慾望,終究歸於塵埃;不論富貴或是貧賤,誰也逃脫不了這個命運鐵律。 奧利佛‧杜柏道出:人類存在的悲劇是,作為一個人若只是活在肉體的軀殼中,並不能張顯人性 (Humanity),唯獨透過有意識的自主性付出,才能發揮人性的光輝。舞終,台上男女全身痙攣的交媾,觀眾跟著經歷一場眩目迷惑丶肉慾橫流的解放演出;冗長又刺眼的閃燈與震耳欲聾的爆裂聲轟炸著觀者的感官,仿如一場世紀末的狂歡派對。被扭曲的慾望,在集體亢奮高潮後,進入失控的瘋狂崩潰,如同童話中的紅鞋女孩,在迷失中狂舞至死。

奧利佛‧杜柏自稱是一位詮釋者 (Interpreter),他顛覆傳統美學丶不按牌理岀牌,更而精確地處理非典型的舞蹈素材。他曾質疑地説:身體除了美麗的外形之外,難道没有其他要表述的嗎?美感是否只能通過某些教條的認知?舞蹈僅有一種特定的審美觀,還是有更多其他的可能性?具有批判精神的他,以最直接犀利的身體撞撃觀眾的視覺,透過他毫不矯飾的創作手法與激烈爆發的肢體能量,披露這個世界的脫軌失衡狀態,並觸動人類心底最深沉的感知。在這唯利試圖丶弱肉強食與充斥暴力恐攻的亂世中,希冀藉由這個赤裸大膽的舞作喚醒大眾良知,讓人們在自我警愓與省思中,祈求給未來人類一片淨土。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會員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小黑屋|廣藝基金會|Qbo 藝文頻道FB|廣藝 Qbo 表演藝術論壇  

GMT+8, 2017-12-11 17:11 , Processed in 0.144064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