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bo 表演藝術論壇

 找回密碼
 會員註冊
【觀戲指南】2017廣藝委創作品 火山大噴發
查看: 984|回復: 0

拎七口箱子,愛麗絲「出賣」卡夫卡 -香港愛麗絲劇場實驗室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6-9-12 18:55:11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拎七口箱子,愛麗絲「出賣」卡夫卡

文/洪瑞薇 圖/愛麗絲劇場實驗室提供



「來喔,來喔,來一份荒謬怪奇的卡夫卡!」

一群把臉塗得白白的人,拎了好幾口箱子,擺攤似的敞開來,就這麼佇在街邊不停地吆喝著。往來過路的,有人匆匆閃避,也有的,似乎被這群古怪的人撩起了興致,伸頭探了過來。無論遭遇什麼回應,白臉人們都照樣喊得很起勁。


為《卡夫卡的七個箱子》準備訪問功課的那個夜裡,剛剛收工躺下,大概就在夢的入口,我的腦中浮現了上面這一幕奇異的場景。

那群賣力攬客的人裡頭,有個男子特別具有一種領頭的範兒,也許是因為他擁有唯一一張沒有塗白的臉。我在夢寐之中認出那是陳恆輝,我準備要書寫的這個卡夫卡演出的起造者,香港愛麗絲劇場實驗室的導演。


彼時的那個小文青

陳恆輝記得很清楚,他是在16歲的那年碰上卡夫卡的。

八、九○年代,香港的地下文化方興未艾,彼時的這位小文青,可以成天取之不竭的抱著大量的地下刊物啃。他特別鍾意的是《助聽器》,這本在當地獨立樂迷心中地位不凡的雜誌主要引介另類、前衛的音樂,最後一頁有個叫做「Dinner Table」的欄位,專供刊物的作者們上菜——端出他們近來嗜食的唱片、書籍、電影等,和讀者們同享。陳恆輝便是在這裡撞見了卡夫卡。

刊在上頭的那幾條短短的引文,把這位正被「我是誰?」、「我是屬於甚麼的?」等人生大哉問糾纏的早熟少年引去了書店。「第一本買的是《蛻變》,然後是《審判》及《城堡》,當然還有《卡夫卡的預言與格言》。」


陳恆輝自招,「中學生時讀卡夫卡的作品,總覺得是一件很酷的事情。」不過,待年紀增長了以後再讀,「感覺就像讀『禪門公案』(編按:古代禪師們開悟過程的個別案例)一樣,充滿處世的智慧,而我們的世界和卡夫卡小說內的世界,根本是無二分別。」

後來的後來,這個小文青帶著他滿腹的文藝雜學,先做了一位中學戲劇老師,再成為一名劇場導演。他與好友陳瑞如等成立的團體起初叫做「愛麗絲教育工作室」,主要從事戲劇教育,後來受到一名送信郵差的刺激(他其實也不過就是問了句:「這裡是不是一個補習班?」),決定改稱「愛麗絲劇場實驗室」,開始推出自產的創作。無論是以前或現在,他們始終專注著前後團名裡明擺著的這兩件事情:教育和實驗。


從書架上長出來的戲

這劇團有個特性,不知道下一步該往哪走的時候,就往書架中去尋。起步的頭一齣戲,陳恆輝在自個兒房間的書架上隨意抽了一本書出來,就這麼決定了要做貝克特。

如此,當然也萬不可能錯過卡夫卡。

「2007年看了米高‧漢內克(Michael Haneke)改編卡夫卡同名小說的《城堡》之後,覺得香港的劇場很久沒有做卡夫卡,而年輕一代也對他非常陌生,所以就下定決心做一個有關卡夫卡的戲劇。」

世上有不少劇場創作者曾對卡夫卡發生過興趣,絕大部分是挑選他筆下的某個故事進行改編,然而陳恆輝則顯得更「貪心」,《卡夫卡的七個箱子》不僅包含卡夫卡筆下的好幾則故事,也縫入了他真實人生中的各路情感關係(友情、父親、愛情……)。就像他們每回上戲必然出一冊有如「讀書報告」一樣的場刊,這顯示了愛麗絲一貫的教育責任感:「因為我們要做一個劇場精讀版,提高年輕觀眾在離開劇場後,繼續閱讀卡夫卡作品的興趣。」

在發展這個作品的過程中,他們也首度採用了(如今已成愛麗絲招牌的)「編作劇場」方法,「我打開了演員的創意思維,讓他們不再成為導演的『木偶』,建立他們的獨立思考,他們不再『乖乖』了,他們變得主動,很多idea,我用的除了是加法,也用了減法,去將大家的意念集中於一個戲上。」在這種集體創作方法中,所有演員必須讀書、研究、寫詩、作文、發展肢體片段,並接受其它人直猛的批判。投入之深、壓力之大,據說當時全部人都患了某種程度的「卡夫卡症」,無法好好睡覺,常常病倒。


所幸這樣的痛苦沒有白挨,演出後的反應十分熱烈,更一口氣抱走了當年香港舞台劇獎和香港小劇場獎的九個重要獎項。接著不斷旅行,去到上海、北京、澳門等地,也將在今年十月的關渡藝術節,來到台灣觀眾的眼前。


出賣有理之開箱的目的

今天我們還能遇得見卡夫卡,大概都得感謝馬克斯‧布勞德(MaxBrod)。 當初卡夫卡是這麼跟這位好友交代的:

「我的遺囑非常簡單──只要求你燒毀一切。」

結果布勞德選擇「出賣」了卡夫卡。

這則臨終遺言是《卡夫卡的七個箱子》的創作起點,明明知道陳恆輝會怎麼答,我還是明知故問的拋出了這樣的問題:假如你是布勞德,當聽聞這樣的遺言,你會選擇與卡夫卡做朋友?還是與文學做朋友?

「我不會『燒毀』他的作品,因為他自己劃一劃火柴也可以啊!我覺得卡夫卡是說反語,他應該十分清楚布勞德的脾性。」

「那麼,」我纏人的追:「如果在劇中的七個箱子裡只能搶救下其中一只,你最希望可以保留下來的是哪個?」陳恆輝答得簡單俐落:「最後一個,夢與死亡之箱。」為什麼?他吊人胃口的說:「就讓大家入場看戲時尋找答案吧!」


「來喔,來喔,來一份荒謬怪奇的卡夫卡!」我在想,如果陳恆輝和他那幫有趣的演員們當真站在街邊這麼喊起來,我一點也不會覺得很驚訝。


然而更重要的可能是這句:

「不要忘記卡夫卡!」

這是陳恆輝早在2009年底、香港二度演出時就曾吐露過的,他真正的心底話。


2016關渡藝術節
香港 愛麗絲劇場實驗室《卡夫卡的七個箱子》
2016/10/7(五)-10/9(日)
北藝大展演藝術中心 戲劇廳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會員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小黑屋|廣藝基金會|Qbo 藝文頻道FB|廣藝 Qbo 表演藝術論壇  

GMT+8, 2018-1-22 02:43 , Processed in 0.122326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