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bo 表演藝術論壇

 找回密碼
 會員註冊
查看: 1447|回復: 0

《台北筆記》幕後進擊!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6-9-12 00:23:42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海外首演: 橫濱表演藝術節 (TPAM)/2017.02
台灣首演:2017. 09
導演:平田織佐
戲劇顧問:林于竝
編劇及製作團隊:盜火劇團

關於《台北筆記》

《台北筆記》是盜火劇團與平田織佐導演領軍的青年團共同合作的台日跨國製作。
將在2017年的TPAM,即橫濱表演藝術節,也是亞洲最大的表演藝術年會中,於2月15日,晚上七時於橫濱美術館進行海外首演。共在橫濱演出三場。並將在2017年9月台灣上演。

《台北筆記》是根據平田導演的作品《東京筆記》,再依據台灣的文化特性做調整的作品。他的創作概念則是改篇自日本導演小津安二郎所執導的電影《東京物語》(1953)。平田的舞台劇本推出後,至今已經譯成多種語言,在歐洲、亞洲共15個國家的舞台上演。

平田導演此行大略介紹了橫濱美術館的模樣。不能去日本看戲的話,也一定要來認識一下橫濱美術館啊!

橫濱美術館(Yokohama Museum

在1989年11月開設。除了7個展覽室以外。還有超過9萬本的藏書。横濱美術館主要收集既保存19世紀後半葉至現代的歐洲以及日本的美術作品,並定期每年舉辦4次繪畫展。横濱美術館收藏的作品有薩爾瓦多・達利、勒內・弗朗索・瓦吉蘭・馬格利特、西班牙超現實主義畫家米羅(Joan Miro)、畢加索、印象派畫家保羅・賽尚等世界著名畫家的名作,另外還有下村観山、横山大観等日本畫家的作品,收藏的藝術品範圍較廣。



(橫濱美術館照片。取自網路)


關於《東京筆記》

平田導演在工作坊中與演員分享,這個作品並不是所謂的反戰作品。因為我們目前居住的世界,並不會直接獲得世界其他地方正在打戰的消息。


以台灣來說,跟中國關係雖然不好,但不至於打起來。平田導演覺得,所謂當代的戰爭, 是遙遠的地方在打仗,我們卻置身事外。所以導演想知道,現代的戰爭是長什麼樣子。導演曾經有個作品在首爾製作,故事是說1909年住在首爾的日本家族的故事。日本在1910年時,把韓國當成殖民國家。在這個劇本裡,不會有政治家和所謂的壞人。

主角是一位賣文具的。賣文具的日本家族認為,把韓國人民當成日本的殖民地人民是一件好事。導演想要探討在這樣被殖民的狀態下,人類 的內心會如何扭曲。這才是戲劇要呈現的東西。這個劇本也曾在韓國演出。

平田導演強調,他並不是傳達 反對戰爭的訊息,而是想利用戲劇,去描寫人類內心更複雜的感覺。

排練:劇本篇

「跨國製作」聽來既浪漫又綺麗,但實際的執行過程則是有許多缺一不可的小細節所組成。

排練主要分成兩階段,第一階段即是9月進行的四天工作坊。第二階段則從2016年十二月底開始,排練六週,第七週即前往日本橫濱演出。


《台北筆記》是根據平田導演的原著《東京筆記》所改編的。日本的語法及語境,會因為文化上的差異而有不同的表達方式。尤其是平田導演的原劇作裡,有許多對話的內容跟日本當地的風俗民情與文化節日有關係。也正因如此,首要之事便是在工作坊初期,與演員一塊兒討論劇本的用字遣詞。舉例來說: 日文的語法相較於中文來說,是更隨意的組合。並不遵循「主詞+動詞」的文法。在日文裡,是很有可能先講一堆動詞,但是主詞最後才說。若翻譯時採直譯而沒有經過前後文語境與語氣的討論,是很有可能誤解文意與語意的。



排練:演員訓練篇

參與《台北筆記》的演員人數高達二十人。各個都是上上之選。
平田導演在工作坊中,特別準備了好幾個「平田式劇本」的段落,供演員練習。
所謂「平田式劇本」,即是作品裡,角色前會有不同的符號。如:


☆:和有白星標的臺詞同時說
★:蓋著前面臺詞的結尾說
/:被後面的臺詞打斷
○:說話之前稍微停頓
…:停頓(比○長一點)
▲:邊說邊下
△:邊說邊上

除了這些具舞台指示的符號,劇本中還時不時地有兩組,每組演員人數2至5人不等,同在一景裡各自對話。
交錯的對話與走位,實是反映出真實人生裡的風景。但這樣的劇本處理手法,卻不是舞台劇演員習慣的表演方式。
也正因如此,平田導演挑選了幾個劇本段落,讓演員能透過實際的坐位安排、角色情境的建立、增加角色動能(如傳接球),讓大家不旦更能體會《台北筆記》的節奏,也同時讓演員理解,身兼劇作家與導演身份的他,是如何用導演的眼睛寫劇本,又是如何在導演的位置中,建構出比平面文字更有立體感與生活感的戲劇時空。

平田看「跨文化」

平田導演有許多與歐洲各國合作的經驗。他利用戲劇練習,讓演員了解, 觀眾會因為原生文化與生活背景,對演出表現出不同的接受度與理解向度。這是在非日本境內做戲最有趣、卻也最困難的地方。

工作坊的練習中,其中一句台詞:「在旅行嗎? 」
平田導演表示,台詞雖然很短,但是百分之九十以上的日本學生沒辦法自然地講出來。因為日本人從小的文化養成,很少有機會主動跟陌生人攀談的情形。因此他們在遇見陌生人的情境下,要開口說話時,是很難自然詮釋得宜的。

平田另外舉了契可夫的劇本為例。 一個已經與我們相隔一百年的劇本,有些台詞是我們沒辦法理解的。好比角色會使用的銀製俄羅斯茶壺。這樣具文化特殊性的器物,若沒有看過,也就無從得知怎麼使用。更遑論演員得揣摩角色透過動作愈傳達出的戲劇氛圍。
這樣似乎表示,例子中的日本與俄國,因為文化差異的光譜弧度太大,所以很難合作。這是否也暗喻著:文化相近的國家,比較容易一起製作戲劇呢?

平田導演則用另一個生活例子來說明他的看法。

他舉了一個日本的生活習慣,即進玄關後,日本人會主動幫忙將客人的鞋子併排之外,還會轉方向,讓鞋頭朝外。日本人這樣做,是因為日本人覺得這樣做是很美的。若有人沒這樣做,日本人會覺得對方沒教養。

在歐美則沒有進房脫鞋的習慣。平田導演也曾聽過其它國家的人解讀鞋頭朝外的作法,反而讓客人心生怒意。因為對方的解讀為:「我才剛進門,你就急著把我趕走嗎?」

台灣人和韓國人有脫鞋的習慣。但是台灣人和韓國人並沒有把鞋子換方向的文化習慣。在這樣的情況下,日本人的普遍認知就會覺得:既然你們會脫鞋進門,那理應也會將鞋頭轉向室外。但是你們卻不做。看在日本人眼裡,就會造成日本人的反感。平田導演用了「脫鞋」與「放鞋子」的生活例子,說明「有時文化看似相近的國家,反而很難一起工作。」




(平田導演示範脫鞋進玄關時的動作)

平田導演的期許

密集地與台灣演員在初階工作坊結束後,平田集合演員,並表示:
「這四天的工作坊成果豐碩。做了很多很好的準備。請大家在十二月見面時,用最好的狀態進排練場。」


他也在最後,簡單懇切的表示他重視此次製作的心情:
「這是我為台灣戲劇界留下的一個財產。我也希望《台北筆記》可以不斷地在中國、香港等華文圈上演。這是我懷有的崇高目標。請大家加油。」




TPAM(橫濱表演藝術節)官網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會員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小黑屋|廣藝基金會|Qbo 藝文頻道FB|廣藝 Qbo 表演藝術論壇  

GMT+8, 2018-5-27 03:55 , Processed in 0.145394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