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bo 表演藝術論壇

 找回密碼
 會員註冊
2018剧院管理人才舞台技术培训班 招生中
查看: 5422|回復: 0

甘心樂意做一個收尾的人 - 高一華的迢迢劇場打燈路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6-8-16 14:40:29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甘心樂意做一個收尾的人
高一華的迢迢劇場打燈路

文/洪瑞薇 圖/高一華提供


高一華燈光設計作品:周先生與舞者們《重演》,獲選2013世界劇場設計展「燈光設計」獎。(陳又維攝影)

寒暄不算的話,高一華幾乎是一坐下來,就開始熱切的談起她未來想做的事情。一般情況,這類的談話通常會發生在訪問的最後一題,收尾用的,不過好像也沒有什麼關係,於是我們就這麼充滿理想的開始了。

後來我發現,似乎她在人生的許多重要節點上也頗有這樣的風格,比較不是摸摸索索、尋尋覓覓的那一型,而是老早就先把錨拋到了一個遠遠的地方,鎖定了方向以後,便頭也不回、篤定的往那裡去。

「雖然也不知道以後會怎麼樣,可是這個就是我想做的,所以我就去做了。」當年還是台大外文系大三生的她,怯生生跑到新舞臺去應徵舞台助理的時候,心裡就是這麼想的。

一試成真愛 燈光達人是這麼來的

外文系念著念著岔到劇場來的例子還真不少,畢竟課裡課外都有許多接觸戲劇的機會。不過像一華這樣獨鍾幕後的人就比較罕見些,那年頭在學校裡的戲劇公演,沒有太多人想搞那些不太容易被看見的事情,恰好「便宜了」對上台演出毫無興趣的她,樂得把這類的工作撿走。

高一華燈光設計作品:O劇團《再見,茉莉,花》(O劇團提供)

人生中的第一檔戲就是做燈光,這一碰便瘋狂栽了進去,打定主意非要成精不可。很快的,學長姊代代相傳的燈光知識便無法滿足她了,只好自力開挖資源:四處抓人請教,勤泡書店挖出好幾本相關原文書自學,同時在校內小劇場偷偷摸索那些管理工讀生也不熟所以誰都不許碰的設備……最後成了系上眾所皆知的燈光達人。

這事究竟哪裡吸引她?「劇場設計最好玩的是,在念劇本的時候,腦子裡頭一定會有一些想像,如果可以把那些想像真正呈現在舞台上,那不是一件非常令人興奮的事情嗎?!」而那些靠著滿腔熱血東拼西湊而來的燈光知識,在如願進了新舞臺之後,終於有了被好好的、系統化整理起來的機會。

從點工到舞監,一段勵志的旅程

雖然是眼巴著燈光而去的,在新舞臺前輩的嚴格帶領下,不論是舞台、燈光、音響通通都得扎扎實實的學。重複的裝拆、搬運、保養……那些細瑣耗力的工作非但沒能打退她,「反而覺得更有趣了,覺得可以鉅細靡遺的摸索那些東西實在是太好了,什麼都想要做。」

聽起來很快樂?可實際上是每每上工的前一天就開始緊張到肚子疼。抱著這樣「很想把事情做好、明天去不要再被罵『豬頭』」的戒慎心情,踏實的做了兩年的舞台助理。大學畢業以後留下來正職、升任執行舞監,再兩年後,實現心中老早就立下的願望,到美國去念燈光設計。

赴美留學期間,剛好碰到台灣團隊到她就讀的卡內基美倫大學演出,與參與的老師、同學聚餐。(一華為左起坐者第四位)

卡內基美倫大學(Carnegie Mellon University)的訓練是出了名的嚴格,做為班上唯一的外籍生,且大學念的又不是本科系,讓這位好學生一路繃緊了神經(同樣是既喜歡又肚子疼),犧牲了滑雪也錯過了公路旅行,把絕大部分的時間留給了劇場。支撐著她的是兩個大目標:「一個是把我沒有的基礎補起來,除了本科系學生該上的專業科目,也包含各類媒材繪畫與藝術史等美學課程;另外也想要看看那裡的人怎麼做劇場。」如此勤力的吸收了三年,飽飽的回到了台灣,再後來,回鍋新舞臺接任舞監,成為那裡第一位擁有從點工(計時工讀生)到舞監的超完整履歷的傳說中人。

把劇場的前台後台、裡裡外外都細細參與過一番以後,她選擇專注在她始終的最愛。這些年做為獨立的劇場燈光設計,一路不間斷的產出作品,觸角拓及現代戲劇、傳統戲曲、音樂劇、兒童劇、舞蹈、音樂會及演唱會等。她也熱切的投入相關教學,在北藝大開設課程,照看和她當年一樣聽到燈光就眼睛發亮的學生。

在新舞臺擔任舞監時,為舞台助理上燈光訓練課程。(郭力維攝影)

2013年,她以「周先生與舞者們」的《重演》獲選世界劇場設計展(World Stage Design)「燈光設計」獎。對於這「劇場設計界的奧斯卡」,一華並沒有期待什麼震撼性的發展,講來甚至還有點雲淡風輕:「得獎對我來說的意義是,它某種程度肯定了我現在做這個事、用我的方法是適合的,然後我可以繼續用這個方法做下去。」

高一華燈光設計作品:周先生與舞者們《重演》,獲選2013世界劇場設計展「燈光設計」獎。(陳又維攝影)

燈光設計=負責收尾的人

關於劇場裡的燈光設計,最粗略的分法,有一派講求自然出入不著痕跡,另一派則偏好搶眼突出、強化某種風格,那麼這位大獎得主的創作心法是什麼?「我不會用這個方式思考耶,它不會有『the』way of lighting,它其實是『a』way,就是有很多種詮釋的方式,要為每個製作找到最適合的那個a way,同時滿足你的以及其它設計的創作概念。」

「我覺得燈光設計是一個收尾的人。」燈光的影響之大,可能隨隨便便一打,就讓早早完工的舞台設計和服裝設計瞬間走了樣,反過來講,它也可以扭轉頹勢、創造逆轉勝的奇蹟。除了可以統合視覺,在聽覺上,燈光也能和音樂同步波動,製造某種共感染的力量。

高一華燈光設計作品:當代傳奇劇場《仲夏夜之夢》(郭政彰攝影)

是因為這樣,一華才會不停嘮叨:「有開會一定要跟我說喔!」這位在舞監時期以「沒在怕」出了名的果決女子,如今最害怕的就是人家開會不找她:「即使到現在,還是有很多人覺得燈光在製作後期再進來就好。如果他們前面開會不找我,我就不會知道作品最初的發想是什麼?舞台、服裝等其它設計們怎麼想?那麼我的設計理念如何同時支持大家、然後呈現出一個整體。因為我是收尾的人,所以一定要知道大家都在幹嘛呀。」

緊抓著最初的線頭

「讓我把我想做的事情講完好了。」
「第一個是我們好像缺少了一個劇場技術的知識交流平台,可以討論彼此在工作上碰到的疑難雜症,而不是過了、可以演了就算了……」

「另一個是,國外的劇場設計和技術業界已經非常成熟,所以有很多相關的電子報、電子雜誌等,台灣既然一時出不了這樣的東西,那我們是否有可能選擇性的翻成中文,幫助大家瞭解……」

「第三個想做的是,我覺得設計這件事情在台灣劇場其實還沒有被認真的對待,觀眾很難有機會認識,甚至不同領域的設計之間也缺乏對彼此的瞭解,那我們能否用某種方式,好好的告訴大家劇場的設計們在做什麼……」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從事燈光工作的緣故,我發現高一華有一種能力,就是不管再怎麼被我中途攪和,她總有辦法循著複雜的迴路找到最初的線頭,把她想要表達的事情認真的說完。

就像是這個以收尾為己任的人,始終牢記她最初想要做的事,沒有忘掉。



高一華燈光設計作品:雲門2春鬥2015《衝撞天堂》(雲門基金會提供,劉振祥攝影)


【BOX
據說每一章都有亮點的……
《At Full:劇場燈光純技術》
(高一華主編,台灣技術劇場協會出版)

最初是因為台灣技術劇場協會開辦了「劇場燈光技術技能職類測驗」,為了回應考生們的期盼,有了編寫參考手冊的計畫。這事到了高一華的手上,正好切中了她一直想做的「台灣劇場需要的某個什麼」,遂一口氣提升規格,號召有志一同的燈光工作者們,經歷了一整年嚴謹爬梳資料、伏案苦思的日子,共同完成了台灣現代劇場第一本由國人自行編寫、純粹談燈光技術的專書。


《At Full:劇場燈光純技術》是台灣第一本由國人自行編寫、純粹談燈光技術的專書。At Full指的是燈具全亮、亮度到滿的狀態,是主編一華對這本書的期待:讓讀者知識滿載。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會員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小黑屋|廣藝基金會|Qbo 藝文頻道FB|廣藝 Qbo 表演藝術論壇  

GMT+8, 2018-4-23 06:05 , Processed in 0.172718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