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bo 表演藝術論壇

 找回密碼
 會員註冊
【觀戲指南】2017廣藝委創作品 火山大噴發
查看: 2434|回復: 0

【Qbo狀況劇】劇場黑衣人,跨海工作的好眼淚與壞眼淚?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6-8-2 11:31:52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Qbo狀況劇】
請問劇場黑衣人,跨海工作的好眼淚與壞眼淚?

文/洪瑞薇與跨海黑衣人們      圖/VisualHunt.com

最近這些年台灣的劇場唉聲連連,四處都在吶喊越來越叩不到技術人員。這場令人憂心忡忡的「黑衣人荒」,一方面是由於國內的幾個大型劇院陸續建成,延攬了不少技術人才進館落戶,最主要的原因還是大陸的劇場環境正以難以想像的速度急劇成長,加以烏鎮戲劇節成熟、上海迪士尼開張等,大量挖走了台灣的技術人才。

而在這個趨勢當中漂洋過海到對岸短期接案或長期蹲點的黑衣人們,他們的處境又是如何?——恐怕用上一整本書的篇幅都談不完。雖然確切的感覺到這件事情似乎無法塞進這樣篇幅短小的簡答題裡,不過做為一種初步探查的功課,我們還是向黑衣人們拋出了這樣的問題:


Q:
請問技術人員們,跨海工作的好眼淚與壞眼淚?



斯建華
赴陸演出十餘年,主要擔任技術總監或技術指導

古有明訓:入境隨俗、強龍不壓地頭蛇,每個地方的工作習慣都是有它發展後存在的原因,許多台灣團隊到了大陸人生地不熟,總是用台灣習慣來做事卻往往處處碰壁事倍功半,其實在大陸的順口溜早就給了明確的答案:「有關係就沒關係」、「計劃趕不上變化,變化抵不過領導一句話」,對我而言,現今在大陸的每一個人都是歷經文革洗禮後的倖存者或是其的後代,都不是簡單的人,這點是台灣人應該要有的認知,因此,赴大陸工作我的原則只有一個,就是鐵鎚釘釘子,釘子釘木板,找到釘子事情就能解決,可惜多數赴陸的台灣人總是拿個鐵鎚猛敲木板,不得其門而入,舉例來說,我從不吼民工也不管民工,我只管民工頭,因為民工是聽他們民工頭的話不是聽我的,那我怎麼管民工頭?當然是請毛主席(人民幣)管啊,所有事情掌握此原則沒有不能解決的(找釘子不是只找毛主席)。

圖01:跨海工作大前輩的神原則:鐵鎚釘釘子,釘子釘木板,找到釘子事情就能解決!
                       


夜行動物
赴陸工作頻率每年1至3個月

跨海工作最怕的就是燈光系統的問題,因為陸方的工作人員缺乏劇場專業的觀念,常常是像台灣早期師父帶徒弟的狀態,系統發生問題時經常無法處理。這樣的狀況也發生在場館人員身上(除了沿海發展較高的城市的一級劇場例外),例如查燈時,燈具不亮或是不受控,在台灣會先查看是否為燈具本身問題,但在對岸卻要思考劇場系統是否有狀況?這樣顛倒的思考方式讓人有些不習慣,甚至覺得疑惑。另外還有個讓人不解的情況是,同一個場館的燈具迴路插頭並不統一,甚至需要四五種轉接線才可完成裝台工作。

而讓人對赴陸工作有動力的主要原因,是可以觀賞到許多外國團體的演出,因為對岸的經濟實力夠強,且願意將經費使用在表演藝術上,因此常會引進各種國際間知名團體的演出,我甚至還看過一代大師彼得布魯克所編導的《驚奇山谷》,在台灣則很難有這樣的機會。

圖02:明明是同一個場館,燈具的迴路插頭卻不統一,轉接線和心情一樣亂如麻。
                       


S小姐
舞台監督/演出製作,赴陸工作頻率:每2-3個月一次

最常碰到的問題是劇場管理問題,有些場館管理過於鬆散,像是廢墟,有些則是嚴謹到不合常理。譬如規定觀眾席的座位只有買票的觀眾可以坐,技彩排的時候,導演、工作人員們必須要另搬折疊椅坐在走道上,感覺是因噎廢食的作法。此外,不允許演職人員在後台休息室飲食,必須要走出劇院、在戶外露天野餐。站在劇場服務管理的角度,這都讓人感到荒謬及不合理,我們一直努力要提供的劇場服務管理絕對不是只有服務買票觀眾,理當包含所有進場館的各個演出團隊。

而對台灣的技術人員來說,起初到對岸工作的吸引力或許是所謂的市場潛力或是較優的薪資,但隨著當地軟硬體能力的提升,台灣工作人員的優勢逐漸減弱,薪資也不像過去那麼優渥,這也降低台灣劇場人到大陸工作的意願。

圖03:演職人員被拒於劇場門外的露天野餐,絕對沒有這般愜意。
                       


小刀
過去曾參與短期巡迴,目前於上海迪士尼擔任助理舞台經理

因為是外商公司,所以薪資待遇與工作內容都滿好的。一起工作的團隊也很專業。而且因為整個劇組除了演員,外國人比例高,所以其實真的很不像在中國工作。語言用詞當然是最直接的差異。其次是中國還有很多地方不夠專業,且對這樣百老匯長期演出類型也不熟悉,所以不管能力或是觀念上都有落差。要填補這些落差很不容易,也讓製作遇到更多困難。最後還是不得不提,中國生活真的跟台灣差很多。即使工作是開心,生活上也是各種辛苦。

圖04:上海迪士尼延攬了許多來自台灣的劇場技術人員。
                       


流浪藝人
燈光技術指導,今年到目前為止已赴陸參與四檔演出

在大陸工作,最有難度的可能是溝通。明明大家說的是同樣的語言,但彼此的見解卻可能天差地別。面對工作的態度與處理也相當的不同,特別是當時間緊迫,又有許多事物同時要處理的時候;再加上彼此溝通的問題,往往會讓台灣赴陸的工作人員焦頭爛額,忙得不可開交。在大陸,找當地技術人員配合,就像買樂透一樣,很偶然的,也會有幾次的好運氣。

圖05:讓我們期待這項樂透的中獎率越來越高。
                       


林家全
連續大陸巡迴六年,累積場次約有300場⋯⋯

美麗的部分就不多說了,直接來說說哀愁吧!應該說是憂鬱,很多場地其實本來不是給演出使用的,像是地方的人民大會堂或是電影院式的劇院。人民大會堂會有很多無法抗拒的事情發生,我就曾經遇過裝台第一天下午必須讓出兩個小時來給一個電影發表會,而且是全部清場的那一種,然後隔天早上還必須讓給領導們來開會,這些完全不能拒絕。也曾遇過在我們演出後兩個小時馬上有另個活動要進行,所以我們只好把地上東西先收好,等他們演出結束後再回來繼續拆台,對方的承辦人員還說,這是政府的活動,要是耽誤了,誰都不好過。

但是大環境的進步還是很明顯,尤其是硬體的部分,而軟體也慢慢在進步,工作也越來越順利,只是隨時還是會出現很多令人感到意外的狀況。

圖06:讓人「無法抗拒」的人民大會堂。
                       


Stella
赴陸工作頻率每年1至3個月

每到對岸工作總會擔心對岸的工作人員對劇場的熟悉程度,例如燈具有不亮的情況發生時,對岸的工作人員總是只想著換迴路,而並不一定會想燈具是否有問題或是場館的迴路是否有問題,更有甚者會一昧的換燈具換迴路,殊不知場館的迴路已經跳電或是燈具已經燒燈泡,這樣的狀況常常讓人看了為之氣結。對岸的場館租借跟台灣非常不同,常常裝台兩天就要演出,所以根本沒有時間讓他如此的測試。而這樣的演出環境仍讓人願意赴陸演出的原因,說穿了就是工作費用較高,也因為如此,可以看出對岸對文藝演出的重視是比台灣來得高很多。台灣補助演藝人員永遠比劇場演出來得多,而且多很多,常常是幾百幾千萬比幾萬的比例。赴陸演出也更容易讓人接觸到較具規模的大型製作,相對具吸引力。

圖07:燈亮或者不亮,that is a question。
                       


奇奇
舞台監督。每3個月赴大陸演出一次,每次約待2個月。

赴大陸工作可分兩個區塊來說,一個是大陸場館或是經紀公司邀演。首先比較大的技術問題,就是沒有完整的舞台技術資料(除非是比較大型的場館)。麻煩的還有,前期場館所承諾的器材設備,到了後期經常會發生出爾反爾的情況。為了避免這種無奈,建議被邀演團隊在訂定合約時就應該先釐清這些技術器材需求,否則演出呈現可能大打折扣或有安全疑慮。此外,許多場館缺乏專業的舞台技術人員,而招來的民工,各式各樣的狀況都有,因此如何帶領民工完成裝台,也讓台灣的各個技術統籌耗費不少精神。

另一個區塊是大陸的商業邀演。大陸的場租標準不一,如果是高知名度的演出常常會被變相加價,曾碰過4天的演出場租高達20萬人民幣!館方的素質也良莠不齊,有些甚至會向劇組要紅包、要演出票、希望你請吃飯,可以不回應他,但裝台時也許就找不到負責人了……

赴陸工作可能薪水比台灣穩定些,但相對也失去跟家人相處的時間,還要面對飲食的問題……食物太油太辣口味太重,常常拉肚子。好處是可以到不同的城市,看看真正的中國,但路上任何事都可能發生,出門就像打仗,完全不能鬆懈呀。

圖08:紅包給不給?左右都不是為難了自己。Photo credit: CoinDesk via VisualHunt / CC BY-NC-ND
                       


蕭豫耿
燈光技術指導與演出執行。多次參與中國巡演,最長時間約五個月,巡演大小劇院超過20個。

中國巡演必須要有一顆強壯的心臟來面對瞬息萬變的情況。由於文化上的差異,乃至於兩岸在工作習慣與邏輯上有很大的差距,這樣的差距反應在劇場工作中常常令人無奈或是哭笑不得。

首先是專業水平良莠不齊。中國地廣人稠,人海戰術是這邊常見的現象,但大量且不具備專業能力的人力(民工)不一定能增加效率,反而要花更多時間。從溝通(各地的方言口音差異)、工作認知不足只能被動的接受指令來執行工作、對於環環相扣的演出裝台來說都是延宕進度的絆腳石。

此外很多我們奉為圭臬的劇場觀念在中國並不受重視,取而代之的是許多因噎廢食的管理作為,諸如:後台嚴禁飲食,卻放任觀眾於觀眾席飲食,造成散場滿地垃圾。對於場館設備的控管有一套自有的邏輯:如要求於午晚場間的空窗進行斷電、限制演出團隊使用懸吊系統或場館其他設備、觀眾散場就開工作燈或從舞台走下觀眾席等等……這些看似費解的作為也常常造成我們心中的無奈與不快。

畫大餅式的前製作業態度也是很常見的戲碼,往往「沒問題」這樣爽快的應允會在進場時都變成了問題。前期作業時透過郵電往來確認各種細節,但即使重複確認多次,到了現場仍有變數。可能是器材數量的短少或場地租用的時間不正確,讓演出團體在現場面臨考驗。類似的情況可能發生在很多面向,充分反映了在前製上對演出團體的輕忽。

上述僅為個人的經驗,不代表每個劇場或合作邀演單位皆如此。我也相信隨著時間這些情況一定會改變。遇到能夠理解需求並給予合理協助的合作單位或是專業的工作伙伴,得到的感動真的會超越在台灣很多。將美麗留在心裡,哀愁則讓它留在風中。

圖09:面對飛速改變中的大陸劇場環境,且讓美麗留在心頭,哀愁留在風中。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會員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小黑屋|廣藝基金會|Qbo 藝文頻道FB|廣藝 Qbo 表演藝術論壇  

GMT+8, 2018-1-23 14:00 , Processed in 0.160361 second(s), 3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