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bo 表演藝術論壇

 找回密碼
 會員註冊
【觀戲指南】2017廣藝委創作品 火山大噴發
查看: 1236|回復: 0

《四情旅店》創作社兜出一旅店兩岸三地四導演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6-7-12 17:41:39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這會兒像蜜月,接下來可就難說了……
《四情旅店》=  一旅店兩岸三地四導演
文/洪瑞薇 圖/創作社劇團提供,攝影唐健哲

假如這個時候有個不明就裡的傢伙闖進來,搞不好會以為,這兒正在進行著某種特別的語言課。

創作社兜兩岸三地四位導演共同張羅一旅店。由左至右為李銘宸(台北)、陳恆輝(香港)、王子川(上海)與楊景翔(台灣)。

這頭是陳恆輝用他的港式中文慢條斯理的說著什麼;那頭的王子川,頭髮紮得跟荒野俠客似的,攢到了時機便捲起舌頭敏捷的拋出很逗的京味詞兒。夾在兩人之間梅花落坐的台灣代表楊景翔和李銘宸,不管對哪邊都充滿好奇,抓到新鮮的詞,還沒來得及弄懂呢,便先認真的複誦學舌一番。創作社的製作人藍浩之照看大夥慣了,不時好心的跳出來主持,幫眾人排解用語上的疑惑,真的解不了的時候,還得用上白板,中英文兼施的詳加確認。

分明都是說著中文呀,這種場面卻在他們這幾天的密集會面當中不斷地上演。可以說,創作社當初以「跨域合創」為目的,兜了兩岸三地這四位劇場導演共同創作一齣戲,就是巴望著這種文化衝擊——碰撞之後能否迸發什麼令人驚喜的花火?(當然,這巴望的不只有語言而已)

這個跨域合創計畫,為了折射出華文圈不同地域導演的創作光譜,採的是命題作戲的方式,讓生長背景、創作路數迥異的四人向同一個主題探鑽。製作團隊出的題目叫做「四情旅店」,「四情」是早早就定下的,來由是創作社行政總監李慧娜鍾愛的一部老電影《喜怒哀樂》。當年的港台四大名導李翰祥、李行、白景瑞和胡金銓,一人揀了一種情緒來做,原本是為了幫李翰祥解決電影公司財務危機的救急之策,竟意外促成了一部精采的實驗電影。

現如今除了想把這樣的點子搬進劇場來,更額外添加了進階的設定。首先,這計畫既然挑明了要合創,這「四情」自然不能段段分明各行其是,得要相互交融才可以;其次是要為這「四情」找個共同的落腳處,它們必須發生在同樣的空間裡。

琢磨了半天最終浮現了「旅店」這個場域。之所以做這樣的選擇,和華人的共通狀態有點關係,這個龐大的族群在久遠的歷史當中不斷地漂來流去,全世界哪裡都可以去攪和,但同時又有個共同的根,牢牢地緊抓不移。「旅行這件事好像是可以連結大家的一個方式,後來就聯想到旅行的停駐點,於是就有了旅店。」

說這話的是身兼策劃人的楊景翔,近年與創作社合作密切的他,是四位導演中最早入夥的,又是台灣的地主代表,自然得多擔一點事,被大家戲稱為小組長。

楊景翔《蜜月》
探測兩個人的孤單小宇宙

「好玩!」小組長最初聽聞這個「四合一」計畫的時候這麼想。「劇場的排練本來就存在著一種對抗性,演員、導演、設計、編劇、製作……,每個人都對作品有自己的想法,而現在是把這個對抗性拉到導演和導演之間。就是因為這種互相詰問、互相挑戰,才產生新的想法,所以我反而蠻期待這種對抗。」

在旅店這樣的設定下,他想著墨的是在這空間當中有別於日常生活的兩人關係。一對相愛的戀人關在旅店的小房間裡,沒有其它事情可以分心,既有一種「連動線都像是拉過走位般」的親密感,又存在著丁點小事就可以引爆衝突、莫名其妙的戲劇張力。外面的世界大事小事飛馳而過,好像都跟他們沒有太大的關係。擅長處理語言的楊景翔說,這回他想「自廢武功」,少一點對文本的依賴,多一點身體關係,連排練方法都做了大翻轉。

陳恆輝《三生三世》
關於自由與母親的奇幻追尋

曾在飯店打過工的陳恆輝,說實在對那樣的地方並沒有太多美好的想像。香港當地的一則新聞倒是久久盤據他的心頭,那事件裡有一個拒絕承認關係的母親、一個滿腹疑問的孩子。堅決不願認子究竟為了什麼?這個母親想要自由嗎?不如把探索答案的任務擺進這回的旅店裡。

以特殊的實驗風格橫掃香港小劇場獎項的他,這回繼續大膽開挖自己的內在潛能,三段以自由與母親為線索串成的奇幻故事,將分採不同的創作形式:「第一段形體多一點,第二段比較pop、流行,第三段則偏向Harold Pinter(哈洛.品特)。」不像去年來台的作品《十方一念》那麼寡言,這回要把中文、廣東話和英文通通用得盡興。和演員們共同編作則是向來的習慣,「好像是煮火鍋一樣,我給他們湯底,然後他們把不同的材料加進去。」

王子川《廢土旅店》
不做自己覺得沒勁兒的東西

雖說為了將來在大陸上演時可能面臨的審批,已經自動稍有收斂,《廢土旅店》可能還是會和原來想做的色情版本脫離不了干係,或者說,類似於性的那種原始驅力。被大陸劇評讚曰「天下掉下來」的王子川,笑稱自己做不了正經的戲,為了讓自己在做戲的過程當中常保熱情,「我喜歡讓我特別開心、特別嗨、特別興奮的東西。」

他在腦袋中搭了一半的旅店裡,有個慾望遭到壓抑的趕稿男子(由他自己出演),一個鎖在荒漠畫中的女人(吉普賽風格的),還有一隻具有神通的大鳥(長得像《神鵰俠侶》裡的那樣)。王子川並想在他們之間暗埋某種「通道」,引燃某些爆炸性的結果。那究竟是什麼?「不一定吧,說得太直白感覺沒有勁。」他吊人胃口的說。

李銘宸《客房服務》
甘心樂意成為大家的工具人

聽見要合創,唯一在一開始就露出苦惱表情的,反而是年紀最輕的李銘宸。常以視覺意象驚豔觀眾的他,在排練場上向來最在意的就是如何結構、如何過度的問題,因為忍受不了任何縫隙,非得把段落與段落之間處理得不著痕跡。

同時他在旅店裡相中的,也是這樣看不見但是非常重要的存在——客房服務。「你需要什麼、想要什麼,你order得到的都可以送進來。放在演出的情況裡,它就可以有很多不合理、不正經或蠻有意思的可能。」李銘宸形容自己處理的東西就像是「常備菜」,先做好了擱在冰箱裡,時機到了隨時可以取用,屆時「需要辣一點就把它弄辣一點,需要弄熱就把它弄熱,想要拆成兩半,一半拿去這樣、另一半拿去那樣也可以……」隨傳隨有的客房服務,一方面可以讓李銘宸發揮觀演式的創作可能,同時又能實際處理比較功能性的部分,有了串接、黏合這四情旅店的機會。


把背景分歧、脾性各異的四位導演湊在一塊,除了在進行視訊討論的時候,需要花點力氣排除通訊軟體的阻撓(按王子川的話說:「唯一的文化衝擊就是有人在牆裡,有人在牆外,有人出來是要翻牆的,有人直接走門就可以了。」)現下感覺起來顯然還處在一種蜜月期。

這回帶著各自發展的片段,在台北再度面對面聚首,更加強了彼此溝通上的信心。即使在生活中仍然因為語言的差異不斷地相互誤解、鬧笑話,小組長樂觀的表示:「雖然聊天的時候不太行,我們看彼此的片段呈現的時候,反而大家都沒有什麼理解上的困難,也在其中發現了不少似有若無的關係,以及共同關心的主題。到今天為止,這件事情在工作的過程裡一直有個開放性,走在蠻有趣的方向上。」

目前為止大抵算是一團和和氣氣,不過大家也很意識到、繃起神經準備迎接下一階段的融合╱磨合期。畢竟在蜜月之後,柴米油鹽的日常考驗才正要開始呢。



創作社第25號作品
《四情旅店》
楊景翔(台北)×陳恆輝(香港)×王子川(上海)×李銘宸(台北)
2016/8/25(四)-9/3(六)
水源劇場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會員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關閉

站長推薦上一條 /1 下一條

小黑屋|廣藝基金會|Qbo 藝文頻道FB|廣藝 Qbo 表演藝術論壇  

GMT+8, 2017-10-18 01:03 , Processed in 0.170358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