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bo 表演藝術論壇

 找回密碼
 會員註冊
查看: 1229|回復: 0

[公告] 當代傳奇《等待戈多》京劇「鬆下來」,虛無等出滿堂彩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6-5-10 17:50:32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當代傳奇《等待戈多》
京劇「鬆下來」,虛無等出滿堂彩
訪問/ 馬雋       資料提供/ 當代傳奇劇場
撰稿編校/ 李佳真

《等待戈多》不容易看下去,很多人看著就睡著了。吳興國看了一禮拜,也會睡。真正決心做這部戲,是因為想起母親。

吳媽媽1949年來臺灣,嫁給吳興國的父親,但是丈夫很早去世。小時候吳興國從戲校回家,總看到母親黃昏起就坐在竹椅子上,望著遠方直到天黑。再長大些才明白這漫漫的痛苦滋味。母親是西南聯大的大學生,夫死改嫁後命運卻越來越糟,她在等待中失去生之意志。

戰爭讓人無家可歸,這世界從沒少過這種慘像。當代傳奇劇場和臺灣劇場大師們,共同完成一次令人振奮的創作,也受邀到法國大巴黎劇院演出。法國國寶級劇團,陽光劇場導演 亞裡安.莫虛金為之折服:「這是當代傳奇劇場最好的戲,可留名現代戲劇史。」




京劇要有玩意,戈多得表現無聊......,這怎麼走啊?

20年前,臺北藝術大學戲劇學院院長鍾明德,也是吳興國的好朋友,推薦他看貝克特的作品。鍾院長對他說:「興國,在莎劇,希臘悲劇之後,你應該理解現代文學劇作。」

《等待戈多》是二十世紀戲劇史最難跨越的高峰之一。愛爾蘭劇作家貝克特以荒誕的劇情、無邏輯的對白,揭示人存在的根本處境,革命性地改變人們對戲劇的理解與想像。

如果你略懂京劇,也聽過荒謬大師 貝克特《等待戈多》,大概就可以想像「用京劇演貝克特」這件事有多難。

「京劇的表演,觀眾要求叫好,滿堂采,有玩意兒。等待戈多表現無聊,孤寂,荒蕪,虛無感,是陰陽兩面。要把這兩面翻轉,相生相尅,真的不容易。」

難的還不只這樣。貝克特版權中心授權書上註明「嚴禁任何形式的配樂。」京劇是當代傳奇主要表演形式,演出要是沒有配樂極難呈現。《等待戈多》除了起幕頭尾、幕間有古琴聲外,都是清唱。少了音樂,吳興國在動作節奏,角色音色的變化下足了工夫。


「剛開排時,真的很尷尬,怎麼走?怎麼說?怎麼動?都非常陌生。基本上,我每創作一齣戲都這樣令自己難受,再找方法去克服。」

「多虧賴聲川的幫助,以他的譯本通過演出版權。」後來吳興國又讀了另五個譯本,盡量按照原著,靠向中文的情感表達語氣。詞雖以白話文為主,仍講求合轍押韻,有詩的抒情。對白忽京忽韻,對襯表演遊走寫實寫意之間。

有人說,像吳興國這種人,是越痛苦,就越過癮。

「想起二次世界大戰的殘酷,千千萬萬人流亡放遂,生命耗去卻等不到幸福。」他看過身邊許多1949來台老兵甚為孤寂,母親芳華逝去,家鄉遠在天邊歸去不得,下定決心怎麼難都要演這齣戲表達心中的不捨。



金士傑:「8年了,你還在等!」自己忍不住也加入了

吳興國想為母親做這齣戲,但在請准演出的遞案過程中,某司認為「京劇演荒誕戲沒法想像」,竟無法通過公立劇場評審。1998年他們關掉了當代傳奇。

一直到2005年,他執著的遞案終獲通過。昔日想一起做這齣戲的老朋友金士傑和李立群都很驚訝:「8年了,你還在等。」

吳興國花了很長時間改編劇本。奇妙的是,腦海中不斷出現許多老生經典好戲的片片段段,後來,這戲說著說著就自然唱起來了。

排練雛型出來之後,金士傑來關心,忍不住就加入了。他說從「幹文藝青年起,就敬若神明般地愛著《等待戈多》」,喜歡劇中那些「極低俗卻也極高級的笑話」,字字句句背得熱騰騰地。

整整兩個月,金士傑貢獻了話劇的寫實心理層次、生活節奏,和默劇形體的精確度。「這齣戲把詩和劇融為一體,是我和金士傑合手的結果,也是演員努力付出熬出來的作品。」



從古典到當代:挖掘西方經典的普世價值

「我覺得等待戈多最挑戰的,是生活與思想之間,唸白與唱之間的即興。」改編莎劇偏向古典詩韻,詞藻較華麗,具音樂性。希臘悲劇用字求力道,原始儀式性強。

「1995年,紐約大學榮譽教授,也是環境劇場大師理查 . 謝喜纳為我們導《奧瑞斯提亞三部曲》時,我飾演的奥瑞斯用類白話文唱西皮流水,居然行得通。」這讓吳興國想起,其實樣板戲率先就把生活用語唱在京劇裡。那麼當代的作品,是不是也能來試試?

即使做了許多技法的實驗,對吳興國來說,任何經典改編不能只為用自己的技藝去重述故事,是以文化的觀点去挖掘普世的價值。「改編前,我會想,為何這故事感動我,有什麼前所未有的想法?」

吳興國會把表演結構先架設起來再去改编,一邊寫就一邊演,寫唱詞也一邊編腔,即興身段。「跟我是演員有關吧!但,如果,由劇作家,作曲家,編腔老師來寫,就得來來回回不断溝通,磨起來可辛苦。真感激他們容忍我。」



《等待果陀》,為什麼到大陸成了《等待戈多》?

台灣演出使用的劇名是《等待果陀》,「果陀」二字包含因果、佛陀之意。大陸譯名《等待戈多》這一改動,意味大變。東方佛教文化中的神,與西方的「上帝」對應,體現了一種更深層次的文化碰撞。

這不影響它是一部完整、成熟、有機的藝術品。在西方戲劇發展的脈絡中,貝克特寫於1952年、首演於1953年的《等待戈多》是一部由現代主義向後現代主義過渡階段的作品。「我思故我在。我誠實地用我的老莊哲學去詮釋對這齣戲的體悟。上帝為救贖重生,佛陀悲憫度世,我認為最高精神是一致的。」對吳興國來說,要「同時顛覆東西的戲劇傳統」,其實不是最初創作的意圖。



「我也想演曹雪芹,李白,蘇東坡啊。」

吳國興早期做新編戲曲:陰陽河,無限江山,金烏藏嬌……做過一些傳統老戲題材,但相比之下數量不多。綜觀當代傳奇的演出劇目,改編西方經典的比重很大。

「說實話,我還真喜歡這些作品。」連國光劇團藝術總監,也是台湾傑出劇作家王安祈,都不斷提起,為何不再復演。「我也想演曹雪芹,李白,蘇東坡啊。」但對吳興國來說,兩岸都有優秀的戲曲人在做新編戲曲,跨文化,跨界,戲曲的未來性還是較少人去探索。

「我還是想創作出世界劇場的作品。」

當代傳奇版的《等待戈多》發展出了一種目前還無以名之的全新表演語彙。在表演上融合了京劇、話劇、吟誦、舞蹈、默劇。與其說是綜合,不如說從傳統的京劇表演中「鬆下來」。這蘊藏著極高的難度,不單單演員們要有深厚的京劇表演功底,還要有京劇以外,諸如舞蹈、電影、話劇等多元的表演經驗,以及再創發的想像力,更要有承受可能失敗的膽識。


給以名字,不,無一物可以名之,
予以述說,不,無一事可以述說,那該怎麼辦,我不知道,我本不該開始。

—《等待戈多》


演出:當代傳奇劇場
原著:薩繆爾•貝克特
製作人:林秀偉
導演/改編:吳興國
戲劇指導:金士傑
主演:吳興國、盛鑑、馬寶山、林朝緒、羅允璐


觀眾好評

無可否認地,吳興國所展現的是非凡的大師級能量,他非常的傑出。
--《衛報》

這是當代傳奇劇場最好的戲,應在現代戲劇史注上一筆。
--法國陽光劇團藝術總監∣Ariane Mnouchkine

你們不僅搖撼了自己的傳統,也同時搖撼了歐洲的傳統!
--丹麥歐丁劇場創始人∣Eugenio Barba

貝克特的劇本是禪宗頓悟精神。
--舞臺劇導演∣賴聲川

極致美學,相當精采!
--臺北藝術大學戲劇學院院長∣鐘明德

好像貝克特為當代傳奇劇場寫的劇本一般。他們居然可以把兩種迥異的文化融合的如此巧妙,可以說是以一種文化詮釋另一種文化,帶來許多省思。
--觀眾∣Brigette Gauthier

我知道傳統的精緻和豐富。我要找西方,就找門當戶對的。
--導演、主演∣吳興國

演出訊息
時間:2016年5月15日 19:30
地點:北京天橋藝術中心
票價:680/480/380/280/180/99
購票熱線:400-635-3355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會員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小黑屋|廣藝基金會|Qbo 藝文頻道FB|廣藝 Qbo 表演藝術論壇  

GMT+8, 2018-9-20 04:45 , Processed in 0.113314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