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bo 表演藝術論壇

 找回密碼
 會員註冊
2019藝思塾 劇場技術人才培訓班 開始接受報名
查看: 1592|回復: 0

【劇場物裡學】搭帳篷,也是一種態度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6-4-29 14:30:11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搭帳篷,也是一種態度
劇場物「裡」學:誰說一定要大場館?

文/洪瑞薇 圖/海筆子TENT16-18提供

通常得要預留一段不短的時間,去接近海筆子的那頂「特設帳篷」。以四月上旬剛剛發生過的這次「行動」來說,出了板南線尾端的捷運站之後,還得往山裡走上二十多分鐘,才能到達那個名符其實的、叫做「『微遠』虎山」的基地。


台灣海筆子《蝕月譚》,於大直敬業二路旁綠地  (攝影:陳又維 )

在海筆子的概念裡,與其說帳篷劇是一種演出形式,更貼切的是做為一種行動的指稱(如同他們一再強調,「海筆子」並不是團體的名字,而是行動計畫的稱呼)。他們的「行動」通常發生在沒有門牌、難以述說的地點,也因此文宣裡往往不是簡單列上某路某號就能了事,還必須附註冗長的路線說明和地圖,頗有一種邀約尋寶的味道。


很多時候必須踩過泥濘、逼臨河邊、翻進山裡,非常偶爾也有容易親近的時候,譬如在美麗華摩天輪底下的那一次。海筆子的帳篷雖然帶有觀照邊陲的性格,但其實並不是非得要搭設在荒僻的地方不可,也可以浮游於城中,做為異質的突起物。可是這樣生性草莽的異物,要出現在高度治理的城市中心實在頗有難度(光是要找到一塊「無用之地」就很難,還得面臨法規限制、居民抗議等問題),因而往往不得不漂往城市的邊邊去。


台灣海筆子《蝕日譚》,於土城彈藥庫(攝影:許斌)

曾有人說,環境簡陋的帳篷劇場,沒有一般劇場稱作「前台」的那種過度空間(驗票後、進入表演廳前,可以買節目單、聊天交誼的地方)做為演出與現實的中繼,不過換個角度想,我們也可以覺得帳篷劇的前台簡直大得不得了,前往帳篷的一整個漫長路途,就是從城市日常逃逸出去的儀式般過程。


對於參與帳篷劇行動的成員來說,儀式開始得比觀眾還要早三、四個星期——那是真真正正的體力活兒,由身至心的勞動場。從整地開始,眾人合力用一根根的木條搭起結構,運用許多三角形拼接出直徑12公尺、高6公尺的圓頂帳篷;有時也會配搭以鋼管組合而成的方型帳篷。


不像一般劇組以專業分工,帳篷劇的所有成員幾乎無事不與,搭篷、守夜、製作道具、縫製戲服、輪班煮飯、排練演出⋯⋯合力使一切從無到有,再復歸於無。海筆子的所有行動堅持不收取任何官方補助,參與者不僅沒有報酬可領,還聯力貢獻經費和物資。


台灣海筆子《蝕日譚》,於土城彈藥庫(攝影:陳又維)

分隔帳篷劇場內外的僅僅只有一張薄薄的帆布而已,因而演出時內外部總會不停地相互越界。發電機的馬達運轉、不遠處的卡拉OK等,使得沒有麥克風的演員不得不採用能量全開的表演方式,於是有了經常被提到的「噴口水」特色。


越是不穩固也就越是充滿了可能性。帳篷環境看似簡單卻是機關重重,舞台可以前後移動和旋轉,頂部會突然盪下幾座鞦韆,側邊有可以升降的電梯,連卡車都能夠整輛駛進場。地底的泥坑會突然冒出人來,連現代劇場懼用的水火也百無禁忌,甚至曾燒光了牆、掀翻了屋頂,讓帳中的人們突然發現自己裸露在外,落坐在真正的現實裡,與之詫然相對。


台灣海筆子《蝕月譚》,於大直敬業二路旁綠地 (攝影:許斌 )

總之,進了帳篷就別想舒適安穩的待在位子上,至少會給蚊子貢獻幾個疱;另一種「癢」則是劇裡那些怪奇的角色挑起的,一向沒有來由也不知去向、幽靈似的他們,任務是搔起我們遺落的記憶,更進一步是揭穿那底下「痛」的真貌。





延伸閱讀:
關於帳篷劇的概念和歷史源由,可參閱關鍵人物櫻井大造之〈「帳篷場」是什麼?〉及〈帳篷劇場是什麼?
.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會員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小黑屋|廣藝基金會|Qbo 藝文頻道FB|廣藝 Qbo 表演藝術論壇  

GMT+8, 2019-11-15 11:21 , Processed in 0.175562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