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臺灣科技藝術節 - 潮 logo
首頁 關於藝術節 節目演出 媒體報導 歷年回顧 2015科技展示會 科技藝術旗艦計畫 Facebook 訂閱電子報 網站地圖 聯絡我們 2016臺灣科技藝術節 科藝裝置特展

策展論述

策展人 邱誌勇撰述

當代是一個「匯聚」(convergence)的世代,人們享受的是日常生活美學化(aesthetics of everyday life)的品味,發揮文化創意綜效(synergy)的時刻已經來臨!
「潮」— 有趨勢之意,代表著臺灣科技藝術獨特的發展景況。
「潮」— 有匯聚之思,意味著臺灣科技藝術跨域整合的樣態。
「潮」— 有動態之感,象徵著臺灣科技藝術接合國際的前瞻。
「潮」— 作為臺灣科技藝術節之名,表意著廣藝基金會的跨界團隊企圖藉由藝術發展之勢、彙整多領域之果,展現臺灣科技藝術在國際舞臺上的生動表現。


近年來,由於成長於數位科技快速蓬勃發展的年輕數位藝術家們,受到消費性電子產品對其日常生活產生影響,紛紛地與數位媒體科技激起火花。另一方面,各國政府在全球化與數位化雙重趨力之下,亦積極地制定與科技產業、電子化政府,及其強調「軟實力」之文化政策。儘管文化政策早已是一個在象徵層面和實用層面都已經存在的議題,縱使它也提供了一個促進改變的計畫動能,其卻猶如安吉拉.麥克蘿比(Angela McRobbie)所聲稱,文化政策是文化研究中「消失的議題」一般。 文化政策學者湯尼.班奈特(Tony Bennett)提出〈置政策於文化研究中〉(Putting Policy into Cultural Studies)的論點,亦點出國家政治、人民權利與文化治理之間的關係需要在文化研究中被突顯出來。班奈特的論點說明了文化政策與公民權利之間的關係,並進一步認為文化政策研究應該更側重在公共治理機制與人民日常生活間,以及國家機制與跨國機構的層次之上,扮演著型塑公共文化、公民素養與人民品味的角色,更進一步地建構公民社會的意識。易言之,一個執政者應當讓文化政策成為一種介入社會文化實踐的積極行動,並迎向關注藝術、文化與政府之間如何交互作用於社會場域之中。

倘若我們將這樣一個邏輯觀念映照到「數位藝術」與「數位表演藝術」此一新興藝術門類中,並從政府推廣文化創意產業的思維中回溯臺灣數位藝述的發展歷程,約略可以見到文化政策長期以來皆缺乏一個可以照料數位藝術發展,同時有可促使將之與人民日常生活緊密結合的文化政策。當數位科技以如入無人之境的姿態席捲全球之際,儘管政府意識到此趨勢的重要性,但在面對數位藝術的發展卻經常以缺乏長期擘畫的「計畫式」政策方針,來處理世界各國極度重視的數位藝術。以致,常常陷入資源被過度分散、又互相排斥的窘境,無法收其最大之綜效(synergy)。例如:2005年創設「TDAIC數位藝術知識與創作流通平臺網站」讓數位藝術創作人才雖得以在開放的網路平臺中進行國際性的交流,卻也因為計畫的經費而中斷多年,至2010年左右才又重啓週期性的維運執行。

又如文化部(前文建會)於2010年,提陳「科技與表演藝術結合旗艦計畫」,藉由「辦理數位表演藝術節、徵選表演藝術團隊創作跨界作品,以及成立表演藝術與科技跨界工作小組」三大工作項目培育跨界創作人才、推廣優質數位表演藝術、增加藝術欣賞人口,以及促進經驗觀摩交流。 然而,這樣一個應具有宏觀性且對數位藝術發展有相當助益的文化政策,卻也是以「三年」為計畫週期,轉變成為「數位表演藝術節」為執行形式,且規模日趨縮編的景況也隨著計畫結束而告終。此外,從2011年開始,另一個以「三年期計畫思維」推廣數位藝術的則是由國立臺灣美術館執行之「數位科技與視覺藝術共構發展計畫」,試圖結合國內科技藝術機構、相關科技企業及藝文創意團體,善用各個單位的優勢資源與專業能力,期能有效搭建各產業與藝術文化團體間創意共構以及資源共享的機制,提供國內數位藝術創作者更開闊而多元的發展環境。 今年(2015)年更以「科技融藝」再度啟動另一階段的多年計畫。

這些「計畫式專案」的執行可謂是掌握文化治理權的文化部當局,透過各執行單位進行文化政策的落實,讓當代臺灣數位藝術創作者得以在此網絡化的機制下,藉由文化資源的下放,讓具體的創作實踐得以成為可能。此一關係網絡與連結形式的建立固然對臺灣數位藝術領域的創作者而言,猶如一場如久旱逢甘霖的「即時雨」,充分對創作者有立即性的助益。然,鉅觀地反思此文化策略便可知道,現代的文化行政已經迷失在各種計畫的制定當中,文化行政者、藝術創作者,乃至各領域的執行者開始著手追求任何目標之前,皆必須先制定一個合適的計畫,才有機會獲得政府或公家機構的批准,或取得執行計畫的資金。在這種情境之下,社會中所有成員無不持續全神貫注在設計、討論與屏除無窮盡的計畫之中。在此無窮盡的循環中,評估報告必須被撰寫、績效必須接受檢核、預算申請書必須精心考量。 此一扭曲變形的樣態也讓計畫原始的精神流於理想性,而具體落實的文化實踐又必須接受計畫結案的龐大壓力,致使創作失去足夠時間精雕細琢,成就完美創作。易言之,專案計畫結束之後往往便無法延續,分項計畫補助之藝術創作又常因缺乏整合平臺而產生互斥現象,讓補助變調為「懲罰性」補助。

然而值得驕傲的是,臺灣科技藝術在世界上有著顯著的地位,過去除了科技藝術家(團隊)獨自打拼努力之外,本團隊成員也在「數位表演藝術節」、「科技與表演藝術媒合服務中心補助」、「臺灣數位表演藝術國際續航計畫專案」,以及「國立臺灣美術館之數位藝術知識與創作交流平臺」等專案計畫上累積了豐碩的成果與經驗。更甚之,團隊策展人也曾代表臺灣將科技藝術引薦到西班牙、波士頓、香港與中國大陸等國家。依此,本團隊希望能夠透過「潮—臺灣科技藝術節」,彙整了過去政府文化政策補助(包含:表演藝術結合科技跨界創作補助作業要點、科技與表演藝術媒合服務中心補助、臺灣數位表演藝術國際續航計畫專案、國立臺灣美術館之數位藝術知識與創作交流平臺)下傑出的科技藝術創作團隊的傑出作品,並彙整各計畫之資源,邀請眾多科技藝術創作團隊,以期展現一個優質的文化治理思維可成為文化的制度性調節機制,並引導文化策略實踐的契機。

具體而言,本「潮—臺灣科技藝術節」相信「跨界」不因歸納而設下一個固定的範式(paradigm),而是一種「個人創意巧思的獨特表達」(individual interdisciplinary project),執行團隊的任務在於讓彼此的創意相互激盪,開創更多的想像與可能性,並試圖結合劇場、舞蹈、音樂、流行時尚與新媒體科技藝術等不同領域之特色,展現不同於過往的科技藝術饗宴。「潮—臺灣科技藝術節」中主要的「科技藝術表演」,由聯合策展人陳鎮川企畫統籌開幕演出《潮派對》揭開序幕,是一場具有時尚流行風格、結合科技與藝術、展現當今生活與科技相融姿態的演出。由安娜琪舞蹈劇場的《Second Body》新作思考科技與身體之間的辯證關係、台南人劇團蔡柏璋創作《Solo Date》新作展現人與科技(Siri)之間的愛情紀錄、山豬影像工作室製作的《Animate立體書劇場『小王子』》以說故事的方式帶領觀眾進入影像世界,以及黑色流明表演藝術團隊的《X_Xrooms》發揮獨特的視覺變化魅力,結合街舞與塗鴉展現街頭文化,以及邀請國外知名的丹麥Click藝術節推薦其藝術節中代表作品,希望帶給臺灣觀眾嶄新視野。表演節目廣納戲劇、舞蹈、與數位影音表演,表演作品內容更涵蓋藝術性、科技性與親民性,受眾群亦廣布科技藝術領域之愛好者與一般群眾。

綜上而論,「潮—臺灣科技藝術節」站在科技之趨、匯聚之勢,以藝術性為經、以親民性為緯、以結合藝術展演與科技創新為基石、以資源整合為前瞻,創作一個大平臺的科技藝術展演盛宴。



節目檔期、場地

2016臺灣科技藝術節